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五章 15-1 保险箱(3)

鲁笑肯尼又等了半个小时,期间一辆公交车驶来。黑人司机善意地停车。肯尼摆手拒绝,对鲁笑说这里距离公园大道不过五公里,确实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环境破烂,没警察巡逻。鲁笑说,金钱和权力向来狼狈为奸,相对而言,美国弱势群体还有些保障。肯尼不像被说服,他目光注意到三名年轻黑人男子,他们穿着套头的运动衫,嘴里大声说唱,摇摆着身体,不像在走路,更像舞台表演。他们注意到肯尼和鲁笑,一个竖起两手中指,另两个哈哈大笑。

电话公司的卡车车门几乎没锁,很容易撬开。鲁笑用了五秒钟发动引擎,之后才发现卡车竟没配备警报系统,不禁哑然,电话公司很在意节省成本。卡车后面挂着两套工作制服,可只有一套是正常尺寸,另一套是100公斤的胖子穿的。鲁笑穿上制服,给肯尼戴上一顶有电话公司名字的硬壳帽。

肯尼把卡车停在早先停车的位置,两人各肩挎一个工具箱,走向15号大门。门外注意到他们,没有理会,而是为一对出门的老年黑人夫妇开门,并热情地招呼说,“晚上好,史密斯太太,史密斯先生!”

史密斯太太罔若未闻,史密斯先生庄重地点点头,目光扫过鲁笑和肯尼,没有表现丝毫的兴趣。

门卫等黑人夫妇乘车离开,才面对鲁笑和肯尼说,“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刚刚修好?”他语气平和,职业态度很好。

“我们不清楚,好像有人打电话抱怨线路有问题,上面急着派我们过来。你看,我应该半个小时前下班,还有一场约会,结果来这里!”肯尼说。

门卫瞧着肯尼一身休闲装,显然不以为然。“谁打的电话?按理说,这种事应该先通知我们。”

肯尼翻着维修笔记本,找到先前的维修记录,“好像是16C的帕金斯太太。”

“呃,”门卫做个鬼脸,“她脾气不太好,难怪这么晚把你们找来!”他拉开门,把两人带到通向地下室的楼梯门口,“线路箱在下面。如果还需要什么,我在前门。”

“服务电梯能用吗?我们可能要上去看看。”鲁笑问。

“我们晚上九点就关闭服务电梯,你们上去只能乘坐住客电梯。记住一点,这里住着很多名人,非常在意隐私。如果你们和他们同乘一部电梯,不要盯着看,也不要搭讪,否则他们可能投诉!”

“放心,我们不是来崇拜名人的,绝对不会打扰他们!”肯尼说。

门卫却依然望着鲁笑,目光闪烁着好奇,“你是谁?我的意思是你是韩国人、古巴人?”

“不,我是智利人,很小来到美国。为什么你要问这个?”鲁笑镇静地问。

“前几天,联邦调查局的好几个探员一直守在这里,好像担心一个恐怖分子威胁一个住户的安全,今天上午才离开。他们贴出来的恐怖分子照片,脸部轮廓和你有点像。”

“你说我像恐怖分子?”鲁笑装出愤怒的样子。

门卫拍了拍鲁笑的肩膀,哈哈笑着说,“我知道你不是。联邦调查局的人说他已经被打死,这些狗娘养的混蛋想在美国捣乱可不容易!”

鲁笑咧咧嘴,见门卫背后的肯尼挤眉弄眼。

地下一层空间巨大,除了可以用作防空洞的停车场外,还有七八个房间,一个屋门上贴着“大楼管理办公室”的字样,另一间写着录像,鲁笑怀疑是监控房间,因为这里每一寸空间都在摄像头的注视下。他看了眼门锁,是一个大众品牌,不难打开。

电话线线路板在拐角的房间里,屋门虚掩,估计前面工人修好时,大楼管理员已经下班,没人锁门。鲁笑先看了会儿图表,再拿出手电筒仔细地照射着密密麻麻的线路,找到两条没有标记却颜色略浅淡的线路。他从挎包里拿出一个三叉接头,一个测试线路的电子仪器,把一条线路快速拔出插进三叉接头,再把接头插进原来的接口。电子仪器读出线路连接的电子地址,他输入数据库查看,果然是曼哈顿一家保安公司的号码。他不担心瞬间的中断会引起保安公司的注意,电子设备总有各种问题,一线员工早已学会先等等,看问题是否自行消失。

鲁笑取下测试仪器,把一个砖头大小的仪器连接上,这是市面上公开流行的商业通讯器材,不为人知的一个功能是阻碍警报器信号的发送,当然还需要一个专门的软件才能使用。鲁笑并不是什么电子科技的奇才,但他每年都要参加欧洲最顶尖的理工大学的公开讲座,追踪最新监听、监视技术的发展,还花大钱请一位专家私下传授一些像今晚所用的技巧。科技进步驱动着每一行业,任何不想落伍的人唯有积极参与,鲁笑的行业与其他行业相比,失败的后果最为严重,他不敢松懈。

肯尼静静地看着鲁笑干活,直到鲁笑说可以行动,他才问道,“你从哪里学到这一套?我以前在军队,提供后勤支援的都是一群奇怪的家伙,胡子拉碴、不修边幅,老远你就能认出来,可你一点也不像!”

鲁笑回答说如如果今晚能活下来,再坐下来讲故事。肯尼表情变得黯淡些。鲁笑处理好警报器,用透明胶布把后门门锁粘住,虚掩上。接着他来到录像室,撬开门锁,但容易程度让他警觉。他站在门口,仔细观察,发现装着数据储存器的柜子暗藏着一道红外线报警器。他解除了报警器,再次巡视周围,确定没有其他陷阱,才打开柜子。他卸下数据存储器的硬盘,连续三次格式化,再拿到卫生间,浸泡在水里,日后有人若是想从硬盘里找到今晚的录像,得做出些科技突破才行。他把损坏的硬盘重新装好,设置好红外线报警器,锁上屋门。

走上楼梯时,鲁笑看了眼手表,肯尼抢先说,“二十三分钟。”鲁笑微微皱眉,不太满意自己的速度。门卫看到两人,又要搭讪,但看到有住户下车,忙过去帮着开门,他们趁机走向卡车,驾车回到原来停车的地方。他们小心地把借用的物品一一归位,如果不细看,车钥匙插口处的痕迹不容易被发现。

因为时间还早,他们走了三条街,到林肯中心旁的电影院买了一张电影票,灯光黯淡下来,两人就开始打盹,终场结束才醒过来。他们乘出租车在51街和中央公园大道的街口下车,找到15号建筑的后门,拉开屋门,取下透明胶布后再关门。他们没搭乘电梯,爬楼梯到十一层,站在门口等了几分钟,再打开消防门。大楼分布是每层楼四个公寓,雅各布住在十楼。

鲁笑把一条登山保险绳索打好结,一端绑在腰间,另一端绑在水管上。他打开走廊的小窗户,小心爬出去,慢慢地沿着墙边不足两寸宽的棱走到去,在墙角的地方小心地借助摩擦力,慢慢地把自己放下去。他站在雅各布的窗台上,推开一扇半敞开的窗户,爬进去。他解开绳索,用力拉了三次,肯尼得到信号,收回绳索。

雅各布的公寓有三间卧室、两间半洗手间、一间书房和一间敞开式厨房,宽敞的客厅摆着一架钢琴。鲁笑进的房间是书房,他取下夜视仪,让眼睛适应黑暗后,慢慢地找到大门,门上安装了警报系统,但没有打开,省了他一番手脚。他开门放进肯尼,两人慢慢地搜索整个公寓。其他房间无人,雅各布在主卧室,独自睡在一张巨大的床上。

肯尼关上卧室窗户,拉上窗帘。鲁笑打开台灯,戴着眼罩的雅各布浑然不觉,他身材高大健硕,茂盛的体毛钻出敞开的睡衣,躺在那里像是一头黑熊。鲁笑拍拍雅各布肩膀,他翻了身,依然酣睡。鲁笑不再客气,粗暴地扯下他的眼罩。

雅各布睁开眼睛,目光散乱,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什么,但很快清醒。他惊恐地瞪着鲁笑说,“是你? 他们说你死了!”

“别相信流言蜚语,很多人喜欢夸张。”鲁笑晃晃安装消音器的手枪,“既然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那就痛快点。”

“你想要什么?我家里有钱,足够你们出国藏起来!”

“你认为,我们是来打劫你?” 鲁笑问用枪口戳了一下雅各布的胸口,“谁策划这次行动?”

“我不能说,说了和你一起送死。你根本不晓得他们势力多么庞大,这个国家发生的所有事情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倘若他们全力以赴抓捕你,你不可能活着出曼哈顿!”雅各布晃了晃双手,“我能不能坐起来,我不习惯躺着说话。”

“你再动一下,我折断你一根指头!”

鲁笑的声音不大,却如同一盆凉水浇在头上,雅各布身体僵硬地躺着,唯有眼珠转动。他像是害怕,哀求说,“请不要冲动,我可以帮你们。我保险箱里有五十万美元现金,都给你们!”

“雅各布,我再问你一次,谁策划这次行动?”鲁笑手枪枪口顶在雅各布的右膝盖。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是政府负责这类秘密行动的人,他和我签了一份合同,雇佣我监视你。”

“合同在哪儿?”

“在我保险箱里。”

“保险箱在哪儿?”

“在我书房墙壁的油画后门,密码是17 19 24。”

鲁笑把手枪交给肯尼,“他敢乱动,立刻开枪!”肯尼点头。

鲁笑找到油画后的保险箱,没贸然触碰,而是仔细地观察周围,把手上沾着一层薄薄的灰尘,密码键盘上也有一层灰尘,保险箱至少一个星期没人用过。联想到雅各布的过分热情,他小心地放回油画,搜索书房其他部分。旁边的书架后面有一道活动门,里面是一间富人喜欢的安全屋,从地板到墙壁都是厚厚的钢板,一旦关上很难打开,除非使用工业钻头或者炸药。这应该是雅各布的避难所。

见鲁笑回来,雅各布平静问,“你找到保险箱了?”

“那是陷阱。你最好开始说实话!”

“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想要的在保险箱里。”雅各布语气变得强硬。

“最后的机会,谁策划这次行动?”鲁笑拿过手枪,枪口对准雅各布的右膝盖,“如果三秒钟之内我听不到答案,我打烂你两个膝盖,然后两只胳膊,最后其他敏感部位,你觉得你能撑多久?”

“你想做什么,随便,但别想我会背叛我的国家!” 雅各布闭上眼睛。

鲁笑手腕微微移动,手指扣动扳机,子弹几乎贴着雅各布的膝盖射进床垫。雅各布身体颤抖一下,硬邦邦说,“我上过战场,受过伤,流过血,你用不着客气!”

鲁笑瞥了眼肯尼,肯尼面无表情。鲁笑手指贴着班机,犹豫不决。他并非在意雅各布的膝盖,而是不愿意被人牵着鼻子走。

雅各布睁开眼睛,嘲讽说,“很难下手,是吗?”

鲁笑心头火起,让肯尼绑住雅各布的手脚,自己去厨房找来塑料袋,套在雅各布脑袋上,扎紧袋口。雅各布很快呼吸完袋里的空气,开始缺氧。他眼睛瞪大,嘴巴张开,脸色铁青,身体晃来晃去。

鲁笑等了十秒钟,看到雅各布眼睛翻白,才扯破塑料袋。雅各布一边剧烈咳嗽,一边拼命呼吸,涕泪直流。鲁笑等他稍稍平静说,“你想告诉我,还是再来一次?这次我会让你昏过去,你能不能醒来,可不一定!”

雅各布眼睛闪过恐惧,嘴上依然强硬说,“去你妈的,我不会出卖美国!”

“你想杀身成仁,我就不阻拦你。”鲁笑把塑料袋套在雅各布额头,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愿意为欺骗美国的韩国人送命?”

“什么韩国人?”

“韩国人收买你们,故意制造事端,挑起中美战争!”

雅各布诧异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指派任务的是中情局的高级经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