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五章 15-1 李尔王(2)

雅各布 斯特恩不是一个低调的人。他在美国各地有房产,纽约的公寓位于中央公园大道15号,曼哈顿最豪华的区域,邻居有美国广播电视公司的新闻主持人、对冲基金经理、银行高管、证券公司高层、律师楼合伙人或者亿万富翁的继承人。鲁笑查到他的地址时,看到这些名字,暗暗咂舌,作为出身普通的退役军官,能和这些名人摩肩接踵,雅各布的军火生意实在利润惊人。

中央公园大道紧靠着中央公园,当初曼哈顿开始建立,就是以附近几条大街为核心。路面非常宽阔,绿树成荫,如果撇开现代豪华汽车,环境和一百年前相差无几。

鲁笑跟在一群游客后面,缓步走在人行道上。先前他乘坐出租车来回转了两次,感觉很难下手。走近看,更是如此。这里没有明显的戒备措施,游客和行人可以随意地走在人行道上,但你能感觉到无形的界限。每一栋大楼门口都有门卫,当陌生人靠近时,他们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你。街道上空和建筑物本身安装了很多摄像头,电子眼记录着你的一举一动。街道两边停着警车,任何事情发生,警察可以在一分钟之内赶到。即便能在不引起警察和门卫的注意下,进入建筑物,又如何进入雅各布的公寓?鲁笑不必查看,也能猜测这些富翁对个人安全不会吝啬,必然安装着顶尖保安公司的警报系统。

鲁笑走到中央公园大道15号时,路边停着一辆豪华礼车,一名衣装鲜亮的金发女子款款走出来。鲁笑停住脚步,让她先走,她没有任何表示,径直走向汽车。肥胖的门卫急步跑过来,弯腰打开车门,献媚地说,“苏珊小姐,希望你在巴哈马玩得开心!”

苏珊面无表情地坐进汽车,门卫关上车门,豪华礼车缓缓启动。门卫直起腰,注视礼车开远,脸上笑容消失。

鲁笑继续走路。他眼角余光注意到15号建筑物旁边的公寓大楼,安装着两个类似军队使用的感应器。他走了十米,借着避让一个UPS卡车司机推的小车,抬眼看去,确认是红外线探测器,看检测的方位是对着15号大楼室外安装的消防楼梯。他不禁感到些许沮丧,15号的防备情况超出他的设想,后门的保安措施比前门还要严密。

走过两栋建筑物,鲁笑装作欣赏中央公园的风景,回头见一辆警车正停在15号门口,门卫和车内的警察谈笑风生。他没再停留,在街口转弯,从侧门走进中央公园。沿着人行道,他走到一片开阔的草地,看看周围,坐在一棵树下。他从包里拿出本书,装着看书,实则观察周围。附近除了几个晒太阳的年轻人外,还有两个游手好闲的黑人青年,他们注意力全放在来往的行人身上,不时过去打招呼,像是招揽生意的毒贩。

鲁笑换了个位置,背对着人行道,拿出小望远镜,观察15号楼房的屋顶。如果无法从地面进入,可以考虑屋顶。但看到的景象,让他很快放弃这个主意,临近的建筑物屋顶设立有直升飞机降落台,而15号屋顶则设立着不同形状的金属,似乎有意防备任何人试图从屋顶降落。

中央公园两侧的高层建筑居高临下,可以看到更好地观察15号。可鲁笑路过这些高层建筑时,瞥了一眼就知道安保系统严密,不容易进入。想想就能明白,美国的巨富愿意大隐隐于市,肯定很在意个人安全,花大钱购买各种安全保障。

鲁笑走进51街大都会美术馆对面的星巴克,肯尼已经靠窗坐着。鲁笑看着收银台前的长队,耸耸肩膀,转身离开。他走进不远处的“星期五”餐厅。肯尼进来时,他已经点了两大块牛排、土豆泥和西兰花,一下午的奔走让他饥肠辘辘。

肯尼正想说话,鲁笑微微摇头。年轻女招待送上咖啡,视线在肯尼脸上稍做停留。等她走向下一桌客人时,鲁笑看着她栗色长发说,“你不准备要她的电话号码?”

“你认为她能看上一个被警方通缉的逃犯?” 肯尼不屑地撇嘴。

“严格说,你是失踪的犯罪知情人,没人指控你犯下任何罪行。再说,警方没公开搜捕你,等几年,这事就淡了。你俩可以找个小地方,结婚生子,幸福生活!”

“这是你的梦想?”

鲁笑沉默片刻说,“我太老了,已经没梦想了。”

肯尼好奇地打量着他。窗外人行道上,两个警察拦住一个像是中东人的青年男子,要求查看背包。男子顺从地打开背包,脸上表情淡漠,可眼睛里暗藏愤怒。警察查看背包后,又要求出示证件,才放男子离开。

肯尼和鲁笑对视一眼,失去聊天兴趣。他们默默吃完牛排,女招待送上甜点又对着肯尼妩媚地微笑,肯尼有些动心,张开嘴唇却没说什么。女招待失望地转身。鲁笑旁边看着,暗暗好笑,喊住女招待说他们是游客,她能否推荐附近一些值得参加的活动。她眼睛顿时亮起来,介绍两个小剧场,说明天晚上就有莎士比亚的《李尔王》演出。鲁笑没来得及问她是否参与,经理黑着脸喊她过去。

鲁笑选的乳酪蛋糕味道浓重,他只吃了一半。肯尼吃光自己的冰淇淋,又把剩下的蛋糕吃掉,似乎还意犹未尽。鲁笑问是否再来一份甜点。肯尼不忿说下午跑路太多,消耗太大。

肯尼下午去了雅各布的保安公司,它在下城区的联邦大楼,占据了整个二十八层,内外安保措施严密,没有证件很难混进去,混进去也很难在楼层之间移动。鲁笑说别无选择,只能在雅各布的公寓动手。肯尼问为什么不等几天?如果雅各布离开纽约,路上的安保措施不会这么严格。鲁笑摇头否定,时间赶不及,雅各布这件事很可能和今天的中美紧张局势有关系,拖延下去等两国兵戎相见就晚了。

肯尼离开“星期五”餐厅,在街对面的小花店买了一捧耀眼的红玫瑰,坐进停在路边的豪华礼车。鲁笑下午付了五百美元订下这辆礼车。肯尼报出地址,司机听说是公元大街15号时,从后视镜上下打量肯尼,说那里不容易停车,警察经常来赶人。肯尼感谢他的建议,但他没开口询问。司机耸耸肩膀。

15号路边停着一辆AT&T电话电报公司的维修卡车,礼车停在卡车后面。很快门卫走来,说这个空位只能暂时停车下人,不能占据。肯尼放下半截车窗,说在等一位女性朋友。他坐在远端,门卫看不清楚他的脸,但看到了那捧红玫瑰。门卫理解地点头,让司机向前开,停在一辆电话公司的卡车后面。

等了一个小时,肯尼也没看到进出15号大门的男人中有雅各布的身影,不禁通过耳麦问鲁笑雅各布是否独自驾车进入车库。鲁笑说可能性不大,这些富翁早已习惯被人伺候,让肯尼耐心等候。鲁笑藏身于路口的一座老公寓楼楼顶,可以看到中央公园大道的来往车辆。肯尼坐在车内视野有限,鲁笑用望远镜来回观察,提前预警。

“该死,警车过来了!”肯尼说。

“镇定点,你是个追女孩子的大男孩,没犯法!”鲁笑通过望远镜,看着一辆警车停在礼车后,两个警察下车从两侧靠近。一个警察和司机说了两句后,走到后门,敲敲窗户。肯尼放下窗户。

鲁笑从耳麦听到肯尼说,“晚上好,警官先生。”

“晚上好,先生。你知道这个区域禁止停车?”警察声音低沉。

“我在等一个朋友,她住在15号,今天是她生日,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你朋友叫什么名字?门牌号多少?”

“呃,我只来过一次,没记住门牌号。”肯尼拖延说。

“她叫苏珊,住7B。”鲁笑通过耳麦,告诉肯尼。

“你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警察的声音多了些质疑。

“苏珊,好像住在7B。”

警察吹了声口哨,挥手喊来门卫,询问是否有苏珊住在7B。门卫说苏珊小姐确实住在7B,但已经去巴哈马度假,要五天之后才能回来。警察幸灾乐祸说,“听到了吗?你最好五天之后再来试运气!”

肯尼没理会警察,让司机开下一个街口。他下车前把红玫瑰送给司机,顺着第五大道走了一个街口,才联系鲁笑。

鲁笑让他原地等候,说看到一辆豪华轿车停在门口,一个类似雅各布的男人独自走进公寓楼。肯尼咒骂警察坏事,若是再有十分钟,他就能亲眼看到雅各布。

十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在街边,鲁笑招呼肯尼上车,黑人司机在手机聊天,哇啦哇啦地大嚷,毫不顾忌乘客感受。肯尼询问去什么地方,鲁笑反问收到花朵的礼车司机说了什么,他咧嘴说司机是巴基斯坦人,有老婆还有女朋友,准备把鲜花送给女友。他随即醒悟,瞪了一眼鲁笑,不再说话。

下了出租车,鲁笑突然停住脚步,看着斜对面AT&T电话公司的巨大标志,露出笑容。肯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问他是否真懂如何修电话线路。

他们坐在电话公司前的公共汽车候车亭,等了一个小时才看到先前停在公园大道15号门前的卡车。卡车没进停车场,而是直接停在路边一块空地上。两个身穿制服的电话公司员工下车,快步走进公司大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