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五章 15-1 世界是关联的(1)

  1. 美国,波士顿

 

矿井逃亡后第二天一早,鲁笑和肯尼又出现在波士顿北站,乘坐开往纽约的高速列车。大厅里警察少了一半人,神态也松懈很多。

鲁笑肯尼坐在一等座车厢,座位相隔十几米远。一等车厢内几乎满员,多是西装革履的白人。列车正点出发,很快列车员过来验票。轮到鲁笑时,他有意拿出车票时对着列车员微笑,列车员也友好地笑笑,随即目光转向下一乘客。

鲁笑悄悄观察周围后,稍微安心些,拿出报纸翻阅。《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波士顿环球报》、《洛杉矶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报道内容决定民众关注点。没有一家报道昨晚高速公路车祸与矿井爆炸的消息,也没提抓捕中国间谍。

鲁笑很意外,他知道但凡出现中国间谍之类的事情,美国政府鲜少放过利用媒体大肆渲染的机会,为什么突然沉默?

中美分歧不单单因为意识形态,价值观上也南辕北辙。美国人考虑商业利益时不代表一定在原则问题上妥协,美国政府可以随时渲染中国间谍无孔不入,这种宣传对取证的要求远低于法庭,你可以根据执法人员一面之词写一篇洋洋洒洒的报道,而不用给嫌疑人申辩的机会。美国媒体的沉默表示,更重要的事情发生,对鲁笑的关注被排在后面。

鲁笑这段时间关注追踪雅各布,没关注时事。他翻阅头版新闻,没发现什么大事,直到他注意到《华尔街日报》的社论,《美国政府必须以实际行动支持受到我们亚洲盟友菲律宾》,其他报纸都在社论上刊登类似文章,用词强烈程度有微妙区别,可口径相当统一,反对中国在南海的军事扩张,要求美国政府有所作为。他恍然醒悟,美国主流媒体在暗示民众,美国政府决心在南海下手。

中美战争意味着一场世界性浩劫,鲁笑毫不怀疑这一点。两国就像一条街上的两个流氓分赃不均,对峙很久,暗暗准备动手。鲁笑明白冲突不可避免,但还是难以释怀。中国人和美国人从某种意义上讲,都生活在相互独立的世界里,并不理解对方思维和行为模式,都过于轻视对方的决心和能力。一旦战火点燃,就很可能失去控制,最后变成一场生死决战,而到最后,没人记得开战原因。

万般念头转过鲁笑脑海,他目光突然停在《波士顿环球报》地方新闻版的标题 -“橡树果”基金会沉痛悼念员工意外去世。在阅读内容前,鲁笑已经预感不妙。果不其然,文章报道金泰勒在昨晚发生的一起交通事故中丧生,现场目击证人说他驾驶的“沃尔沃”汽车突然失去控制,冲进对面车道,撞上一辆旅游大巴,当场死亡……。

鲁笑合上报纸,不需要再读下去,他已明白发生了什么。金泰勒已完成使命,他们不能容忍一个知情者活在世上。绞索越来越紧,留给鲁笑的时间还有多少?

“朋友,你没事吧?你脸色有点难看!”对面的黑人男子说道。

“我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 鲁笑勉强笑笑。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都无法彻底摆脱过去。”黑人若有所思地注视着鲁笑,“你看着很脸熟,我好像见过你。”

鲁笑感受到危险,知道必须小心应对。有些人直觉惊人,能注意到常人忽略的蛛丝马迹,串联起来,找到真相。他坦然迎视黑人说,“你可能把我和别人混淆了,我很确定没遇到过你。”

“可能吧。”黑人的目光依然停留在鲁笑脸上。

鲁笑打量着黑人,他身材略有些发福,但任何人看一眼都能感觉到他的强壮,他的胳膊如同平常人的大腿,衬衫袖子被撑得鼓鼓的。

“我叫约翰逊。”黑人主动伸出厚实的手掌,尺寸比寻常人手掌大两个尺寸,像是熊掌。

鲁笑握手时再次感受到约翰逊惊人的力量,有意开玩笑说,“你不是洛杉矶湖人篮球队的著名约翰逊强森吧?”

“当然不是,他比我有名气多了。而且,他出门乘私人专机,我挤火车。”

“很多人羡慕一等座。”

约翰逊耸耸肩膀,“我是职业橄榄球联盟的球探,经常各地跑,商务舱、一等座是工作福利,不需要自掏腰包,否则我会很高兴坐二等座。”

鲁笑了解职业橄榄球联盟(NFL)是最受欢迎的美国职业体育,但所知不多。他想起波士顿橄榄球队的名字,“你是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球探?”

约翰逊用巨掌捂住嘴,还是传出一阵有冲击力的笑声。“我是纽约巨人队的。”他看鲁笑茫然表情,补充说,“巨人队和爱国者是死对头,我们彼此憎恨!”

“听起来很严肃,像是战争。”

“很多人会告诉你,橄榄球就是战争!”

“嗯,可惜我不是橄榄球球迷。”鲁笑视线转向报纸。

“我觉得你能做一个很好的橄榄球跑锋。如果年轻十岁,你甚至可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是吗?”

“是的。”约翰逊兴致勃勃地说,“我以前是一名职业橄榄球运动员,现在做了十年球探,了解一些优秀运动员的特点。你走进车厢时,我就注意到你。你空间感觉很好,平衡感和协调性非常出色,我们握手你前臂和手力量十足,所以我很确信你具备一名橄榄球运动员的身体素质!”

鲁笑的兴趣被点燃,“你认为我能打职业橄榄球?我的体重和身高可是逊色太多!”

“我认为你有成为一名职业橄榄球运动员的潜质,你的身高和体重不是问题,有些优秀的跑锋甚至比你还矮小。很多人具备潜质,可绝大多数人失败,整个世界只有不到两千人能成为职业橄榄球运动员。能否成功取决于决心、毅力、头脑和运气,而这些东西都是没法量化的,所以球探的工作很困难,和赌博差不多!”

“橄榄球看似简单,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学问。”

“你是说,没想到一个五大三粗的黑人能条理清楚地阐述一件事情,对吗?”

面对约翰逊锐利的目光,鲁笑坦然说,“我关注橄榄球不多,不太清楚大家对黑人的认知,但我确实知道亚洲人能进入职业体育圈子的很少,能打橄榄球的更是少之又少!”

“你说的对,确实很少亚洲人玩橄榄球,可我认为种族和基因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文化,现实生活中,美国黑人脱离贫困的机会不多,唯有职业体育和乐透彩。最后能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是十万分之一的幸运儿,绝大多数人不仅梦想破灭,还伤病缠身,教育程度有限,只能在社会底层挣扎。如果由我决定,我宁可黑人永远不碰职业体育,老实上学读书,安稳过中产阶级生活。”他眼睛里似乎燃烧着火焰,深邃炙热。

鲁笑暗暗好奇这场谈话的走向。美国人性格率直,通常很容易和陌生人敞开心扉。鲁笑不怀疑约翰逊的真性情,但约翰逊身上有种疏离感,属于那种谨慎观察外面世界的人。

“抱歉,我还不知道你名字。”

“乔纳森,摩托车修理技师。”鲁笑本可以随便说个职业,但不知怎地,觉得必须说点真话。

“你可能好奇我为什么和你说话。职业橄榄球这个圈子很小,因为竞争激烈,到处是鲨鱼或者别有用心暗藏目的的人,所以你很难相信其他人,很难建立真正的友谊。而且,我们工作时间太长,橄榄球赛季大约六个月,我可能每个月能回家四五天,其他时间都在路上。这种生活,容易思维固化,只关注这个人造的气泡,脱离现实生活。所以我喜欢和圈子外的人交谈,做朋友,让我能在这疯狂的世界保持一点理智!”

“和圈外人交流对你的工作有帮助?”

“当然,世界是关联的,你不可能人为隔离。职业体育现在薪水高得离谱,成了一个脱离现实的气泡,但就工作本质来说,和其他行业没区别,只不过竞争更激烈!”

鲁笑隐约感觉到什么,他凝神细想,却很难捕捉到具体的想法。他慢慢地回想约翰逊的话,“世界是关联的”这句话一下子触动他,这段时间一直困扰他的问题 – 韩国人做事的动机,他找到了答案。敢于在巨人之间,火中取栗,不是审慎的做法,可韩国人和日本人一样,骨子里有敢于搏命的冲动。而且,韩国人认为世界是关联的,中美任何冲突都会牵扯到韩国,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主动引发呢?至少韩国人能提前准备。

鲁笑抬头见约翰逊正好奇地注视自己,“抱歉,你的话让我想到一件事。”

“什么事呢?”

“我认识一名音乐大师,他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觉得音乐人的职业要求他们应该专注内心的成长,可公众的关注和演出的压力让他们很难和外界隔离,世界是关联的!”联系急中生智,搬出霍洛维茨。

“我同意,生活永远充满了矛盾,想出人头地,就必须放弃很多外在东西,专注内在的成长。”

列车缓缓地减速,约翰逊瞥了眼窗外,掏出一张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有空联系我,我们可以找个酒吧聊聊天。我在这站下车,很高兴遇到你,乔纳森。再见!”他拎着一个棕色手提行李包离开。

剩下的旅程,谢天谢地,没人坐在鲁笑对面,他调整座椅,闭上眼睛,睡得很香甜,列车进入纽约车站才醒来。他和肯尼分别乘坐出租车去哥伦比亚商业圈,住进两家不同旅馆,但距离很近。他们在两条街外一家土耳其餐厅碰面,点了一桌丰盛的食物,羊肉居多,吃的满嘴流油。饭后喝着香气扑鼻的土耳其咖啡,鲁笑低声说了他的想法,肯尼听后问了几个问题,鲁笑一一回答,肯尼没有异议。付钱后,他们离开餐厅分头行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