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四章 14-2 职业素养(3)

南中国海

 

特劳禄普喜欢大海,没有什么地方能比大海更让他自由放松。此刻他坐在贝尔412直升飞机上,看着周围,只是偶尔瞥一眼海面,确定飞行高度安全。他左侧的直升飞机载着肖恩朗的小组,再远处的直升飞机则坐着布朗的小组。三架涂着迷彩伪装色的直升飞机没有按照美国特种部队习惯的方式纵向直线飞行,而是横向齐头并进,在彼此视距范围之内。这是无奈之举,因为菲律宾驾驶员水平不太让人放心。

机舱内的六名菲律宾士兵倒没觉得什么不放心,他们一半在玩手机,另一半兴高采烈地讨论好莱坞电影,似乎毫不在意即将来临的战斗。特劳禄普惊讶地看着,尽管他在阿富汗驻扎过两年,还是很难理解亚洲人的思维方式。他们是身经百战已置生死于度外,还是麻木至极?不管是哪种答案,他都不想知道。他只知道,战场上任何事都可能发生,任何人都没有免死金牌。

这个教训是他用半条命换来的。一年前,他在阿富汗执行一次例行抓捕任务。类似任务,他参加过数百次,虽然遇到过凶险,可从未受伤,他天真得以为自己受到神佑,刀枪不入。但那一次,他刚下直升飞机,就被一颗不知从哪飞来的子弹射中大腿,打碎了他所有的幻象。子弹并未击中动脉血管,他得到了及时的战地抢救,被空运到德国做手术。手术很成功,他身体也恢复得不错,三个月后他又回到战场。但第一次执行任务,他就发现异常,他不再是从前那个无坚不摧的战士,从身体到精神他都明显脱节,跟不上队友的节奏。开始一个星期,队友还表示理解,可很快他就感觉到压力,好几个队友公开表示,他不应继续留在队伍里,他们不愿因为他的错误而送命。他拼命地训练,找心理医生咨询,和受过伤的队友交流,但都无济于事。最后,他不得不接受现实,退出一线作战。

他的经济压力很重,需要支付赡养费和女儿的医疗费用。退役做私人保安,收入固然高,但家人的福利待遇差,赚的钱大部分支付医院账单,还不说工作的危险,他考虑后觉得不适合自己。队伍里的军官很照顾他,没逼他退役,而是给他找了一份好差事 – 来菲律宾做教官,轻松舒适。他还享受这份工作,直到狗娘养的泰森出现。

对这次任务,特劳禄普有非常糟糕的预感。他并非出于恐惧,而是既不相信菲律宾人的能力,更怀疑背后的阴谋。菲律宾奋起反击中国的侵略,夺回被霸占的岛屿,听起来冠冕堂皇,可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没有美国人背后支持,菲律宾人怎么可能如此胆大?这事沾满美国中情局的指纹,也能解释泰森行事的肆无忌惮。但中情局做事和海豹突击队不同,海豹突击队从不放弃队友。特劳禄普不知道,关键时刻中情局会怎么做?

“十五分钟到加油点。”耳机里传来驾驶员的声音。

“收到!”特劳禄普命令菲律宾人检查武器,准备战斗。他重复两遍,他们才执行命令。看着他们懒散的样子,他恨不得一人两记耳光。

贝尔412直升飞机航程有限,必须中途加油。菲律宾空军没有加油机,“伟大的泰森”就想出中途降落货船加油的主意。昨晚,特劳禄普、布朗和肖恩朗三人一致反对,要求中情局提供加油机,在阿富汗战场他们多次见过贴着神秘标志的中情局飞机。可泰森逼着他们采纳这一方案。

远处海面出现一艘货轮的轮廓,货轮甲板中央画着一个白圈,两个船员挥舞彩色旗帜,指挥降落。按照事先制定的计划,特劳禄普的飞机最后加油,驾驶员飞过货轮,向正南方飞行到一公里,监视周围。

特劳禄普命令菲律宾人负责一侧,自己拿着望远镜负责另一侧。海面浩瀚辽阔,海水反光,背景又单调,很难发现速度快、吨位小的渔船,而情报显示这一区域时常有中国渔船出没。特劳禄普打起精神,仔细观察,但他心里很清楚,只要一艘中国渔船出现,就可能导致整个行动失败。

今天很幸运,一直到他们加油时,海面依然空空荡荡,没有不速之客。这艘货轮尺寸不算大,看上去不超过四千吨,和遍布马六甲海峡的巨型货轮相比,小得可怜,不过它的甲板足够宽敞。直升飞机驾驶员在船员彩旗的指示下,降落在甲板上。

特劳禄普命令菲律宾人携带装备下机,飞行员也关闭螺旋桨,跳下飞机。海上加油远比陆地危险,如果起火,你绝对不想靠近。特劳禄普告诉菲律宾小组长确保缆绳固定住直升飞机,海浪虽然不大,可颠簸起伏很容易损伤飞机。他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后,问船员船长在哪里?孟加拉国船员随手向后一指,船舱阴影处站着一名粗壮男子。他走过去,吃惊地发现对方不是白人,而是一名东亚人,中日韩皆有可能。

“你负责这条船?”

“你有什么事?”男子说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神情冷漠。

“他们告诉你在这里等多久?”

男子看着直升飞机,两名船员已经设置好油管开始加油。“你们走了,我们就离开。”

“不行,你们不能走。你们必须等在这里,否则我们没有足够燃料飞回去!”

“那是你的事,我帮不了你!”

特劳禄普怒火中烧,昨晚他特意强调,如果夺岛失败,直升飞机必须要再次加油才能飞回基地。泰森嘴上同意,却虚与委蛇。“谁是你的上司?泰森?”

男子耸耸肩膀,蔑视地看着他。

特劳禄普拔出手枪,顶在男子脑门上。“如果十秒内,我听不到你上司的声音,你的脑浆会溅在甲板上!”

“别吓唬人,我不是小孩!”

特劳禄普扣动扳机,子弹贴着男子脑袋飞过。特劳禄普用发烫的枪口顶着男人下巴,喝道,“你再说一遍!”

男子面色煞白,立刻拨打腰间挂着的卫星电话,接通后,他简单地说了两句,就把电话递给特劳禄普。话筒里传来泰森的声音,“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保持通讯沉默吗?”

“告诉你的人,今晚守在这里,明天天亮才可以离开,否则行动取消!”

“士兵,不要忘了你的身份,这里轮不到你发号施令!”泰森继续他一贯傲慢的风格。

“很好,你想发号施令,欢迎你来带队。我不干了,我不会再上直升飞机!”

两人相互吼了足足一分钟,泰森才不情愿地告诉手下停留等候。特劳禄普收回手枪之前,警告对方若是不守约定,他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他算账。

特劳禄普回去查看加油进程,很快感觉不对劲。他拉了拉系在起落架上的缆绳,四根绳子有一根没系紧,他稍微用力就拉下来。他喊来菲律宾组长,质问怎么回事。组长看着松垮的缆绳,轻描淡写说手下没上心。

特劳禄普差点再次拔出手枪,这群家伙没有起码的职业素养,害人害己。他命令组去系好缆绳。组长感觉到他的怒火,没像平常讨价还价,而是利落地执行。他等组长做好,低声耳语说类似事情再发生,他将亲手阉割他。组长愤怒地瞪大眼睛,当接触到他冷峻目光,明智地走开。

油料加满,因为没有加油站的自动关闭装置,一些柴油溢出,在甲板上形成桌面大小的油渍。船员视而不见,踩着油渍收取油管。特劳禄普走近油罐,见上面的标识是普通柴油,而非高效能的航空燃油。海平面飞行,对引擎性能要求不高,普通柴油也能应付,可他忍不住怀疑,中情局的人还会做些什么来省事方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