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四章 14-1 雷鸟(3)

当卡车驶出仓库,鲁笑看看手表,才过去二十分钟,可在这幽暗的洞穴里,感觉像过了两个小时。他再次查看手机,信号很清楚,肯尼五分钟发来的信息是“一切如常。”

集装箱卡车虽然体积庞大,但地盘出人意外地平稳,虽然高速跑在高速公路上,车厢里的人很难察觉。鲁笑看着手机上的GPS位置显示,知道快要进入第一个收费路段。他关闭脚边的灯光,在黑暗中静静地等待。

尽管信心十足地说服肯尼,计划的可行性,鲁笑心里依然紧张。收费站是第一道门槛,也是可能发生变数的地方。他研究过联邦调查局的行动案例,也接触过联邦调查局的特工,知道他们的思维方式。

胡迪尼是一名重要线人,能提供偷渡客情报。墨西哥进入美国的毒品和走私网络四通八达,不仅吸引很多美国百姓参与,很多执法人员更是从中渔利,美国政府无力也无心干预,又担心恐怖分子混入,所以愿意对胡迪尼这类人网开一面,甚至默许他继续做生意。如果鲁笑一上车就被抓,显而易见是胡迪尼告的密。为了保护胡迪尼,美国联邦调查局自然不愿大张旗鼓,最好的办法就是中途装作例行检查,拿下鲁笑。鲁笑判断美国人会在卡车行驶一段时间再动手,一是减少胡迪尼的嫌疑,二是让鲁笑疲倦,笼子里空间局促,很容易让人丧失警觉性,反应迟钝。这段时间多长,很难判断,鲁笑猜测半天到一天时间,这种行动涉及到很多人,不可能持续时间太长。

卡车减缓速度,似乎遇到堵车,不停地启动和刹车,每一次都会让密集的箱子改变方向,冲击着钢架。黑暗中,钢管发出毛骨悚然的声音,鲁笑忍着开灯的冲动。

卡车刹车发出哀叹声,引擎突然熄火。鲁笑凝神聆听,虽然几分钟前肯尼发来信息,后面一切正常,没看到大批执法车辆冲上来包围,但鲁笑还是紧张起来。他听到模糊的脚步声,声音时大时小,像是皮靴踩在坚硬路面上的沙沙声。霰弹枪和手枪装在包里,鲁笑没有触碰。如果美国人在这里动手,他没法反抗,除非想要自杀。

外面,脚步声消失,一阵难熬的静寂之后,引擎轰隆隆地运转,卡车缓缓加速。鲁笑暗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胸前的衬衣被汗水浸湿。他换上干衣服,小窗户拉开一道缝,清新寒冷的空气冲进来。他打开微弱的灯光,拿出背包里的东西。

按照计划,行动在第三座收费站前发生。可手机突然发出哔哔的声音,鲁笑打开一看,是肯尼发出紧急信号,行动将在两分钟后发生。鲁笑急忙戴上头盔,穿上橄榄球员穿的保护衣,把背包在钢架底部用背带固定住。他坐在地上,抱住膝盖,像飞机上准备硬着陆的乘客一样迎接接下来的冲击。

卡车先是颠簸一下,像是压到什么东西,鲁笑可以想象,肯尼正在向卡车轮胎发射自制的剧毒溶液,悄悄腐蚀轮胎。听卡车行驶动静,一个轮胎已经报销,导致轻微的倾斜,但集装箱卡车是巨无霸,配备20个车轮,不会因为一个车轮爆胎而出事。卡车晃动一下,随即恢复平稳,继续前进,似乎一点不受影响。鲁笑正琢磨是否肯尼搞砸了,突然间,卡车剧烈地摇晃,车厢像是被一只巨大的手摔出去,侧翻过来,与路面剧烈地摩擦。

等一切静止,微弱的灯光还亮着,鲁笑爬起来,活动一下酸痛的肩膀,卡车翻滚时,他结结实实地撞在钢架上,若是没有保护衣的保护,至少要断两根肋骨。他解开背包,拿出霰弹枪,脱下头盔和保护衣,放进背包,取出防护镜和防毒面具戴上。他把五块金条大小的燃烧弹,固定在集装箱的一面箱壁。集装箱厢体是用耐候钢制成,耐候钢的坚固程度介于普通钢和不锈钢之间,耐热性能不超过一千两百度,而以氧化铝为主要成分的燃烧弹可以很快达到两千度的高温。

鲁笑点燃引火索,立刻躲在角落,用两条高温防火毯盖住自己,闭上眼睛。即便如此,他还是感觉热浪涌来,像靠近高温熔炉,汗毛竖立,汗水流淌。他默默数到三十,扔掉毯子,见集装箱箱壁出现几个脸盆大小的窟窿。他拿起霰弹枪,冲着箱壁连开了几枪,踹了两脚圆圈内的箱体,箱壁终于支撑不住,出现一个大洞,

鲁笑钻出来,发现自己站在雪地上,距离高速公路有二十米远,几辆汽车停在路边,三个男人正试图打开驾驶室门,救出被困在里面的司机。他们惊讶地瞪着鲁笑,目光集中在他手里的霰弹枪。

远处响起警笛声,鲁笑快步跑向停着的汽车,跳进一辆“雷鸟”双门跑车。一个年轻白人高喊,“哥们,别动我的车,那是我新买的!”

“我希望你找了一家好保险公司!”鲁笑关上车门,发动汽车,强大的引擎发出砰砰的巨响,他换档后试探着加油,“雷鸟”飞快地射出去。他瞥了眼后视镜,车主气急败坏地大骂。

鲁笑没时间同情车主,后面已经出现警灯,联邦调查局的人到场速度惊人,难怪肯尼选择提前动手。他没费心去找肯尼,卡车出事时,肯尼已经第一时间溜走。

“雷鸟”跑车速度惊人。联邦调查局的车辆通常配备大功率引擎,跑赢普通汽车,可遇到“雷鸟”就吃瘪了,很快鲁笑遥遥领先,把联邦调查局的三辆越野车甩得远远,但他不敢松懈,距离目的地还有30公里,余下路段不会轻松。

果然在10公里处,三辆警车和两辆越野车堵住了道路,警察和联邦调查局探员躲在车后,手持长枪向他瞄准。鲁笑放慢速度,换上抵挡,拨打方向盘,冲上高速公路之间草地隔离带。土地松软,汽车轮胎吃力不够,速度顿时减慢。鲁笑用最低档,油门踩到底,歪歪斜斜地开上对面车道的减速带,贴着路边,逆行行驶。对面汽车司机慌忙躲闪,因为太过吃惊,忘了按喇叭抗议。

拦截的美国执法人员,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几个人举枪瞄准“雷鸟”,但无人开枪,他们很清楚击中鲁笑的可能性不大,误伤其他司机倒是很有可能,将不可避免地惹来一番调查和法庭诉讼,弄不好还要承担民事赔偿。

鲁笑看路障已被远远甩在身后,离开逆向行驶的公路,再次穿越草地隔离带,回到正确的道路上。两辆高速公路州警的警车从后面逼近,鲁笑油门踩到底,几乎达到“雷鸟”速度极限。汽车引擎吃力地吼叫着,车身飘忽,此时方向盘任何一点闪失都会造成车毁人亡。警车不知道是害怕出事,还是无法匹配车速,渐渐落下。不过,鲁笑并未有机会庆祝,因为天空出现直升飞机,而且不是一架,两架直升飞机从一片树林后升起,高速从“雷鸟”上方飞过去,左右转弯,降低高度兜回来。机身两侧各坐着一名戴着黑色头盔、穿着防弹背心的反恐特警队队员,他们握着的自动步枪指向鲁笑。

鲁笑暗叹美国人太看得起自己,他本来以为只会出动一架直升飞机,两架同时出现实在夸张。他知道不可能冲破拦截,如果他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冲上去,和直升飞机相撞,美国人一定开枪,直升飞机驾驶员也会避开。他瞥了眼手机屏幕上的地图显示,驶下高速公路,穿过草地,开向北方的树林。

草地坑凹不平,雷鸟上下颠簸,速度大减。直升飞机很快追上来,大概认为他无处可逃,并不紧逼,有人用扬声器大喊,“停车,我们是联邦调查局。如果不服从命令,我们将开枪!”

鲁笑毫不理会,紧盯着前方树林,接近树林时,他绕着边缘向右行驶,直到找到了那条狭长土路。这时候车身猛地一跳,车头向右边急转,他用力抓住方向盘,才没失去控制。他从后视镜看到右后胎爆胎,知道这辆车支撑不了多久。

开出树林,他终于看到围起来的铁丝网。他加速撞上去,系着铁链的大门崩开。里面是一座废弃的矿区,有好几座巨大的砖石建筑,他冲向左边最小的建筑物。在门口急刹车,他抓起背包和霰弹枪,冲进楼里。

不到五分钟,两辆警车和两辆联邦调查局的越野车赶到,直升飞机在空中绕圈盘旋,显然担心他从后面逃跑。鲁笑等警员下车后,开枪射击,打烂了一辆警车警灯。警察和联邦调查局的人不再客气,猛烈地开火还击,但都小心躲在汽车后面,鲁笑精准的枪法让他们非常忌惮。

半个小时后,院子里几乎停满了联邦调查局的车辆。美国人不停地高声劝降,同时一辆反恐特警队卡车也开到院门口,十几名全副武装披着厚厚防弹衣的队员有意亮相。

鲁笑知道没法再等,他再次射击,还击的火力如同刮风一般。当射击停止时,火苗出现,没过多久,火势蔓延,爆炸声响彻云霄,一个巨大的火球冲上天空,冲击波让几名靠的太近的联邦调查局探员摔倒在地。

大伙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附近城镇的三辆消防卡车赶到,才扑灭了火焰。一直等到深夜,联邦调查局探员才能进去搜查,在一角倒塌的砖瓦下,他们发现现一具烧成焦炭的尸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