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四章 14-1 战争残疾(1)

波士顿

 

波士顿北站地理位置方便,靠近中国城、波士顿港口和金融中心。它是长途汽车和火车站站点,人流拥挤,尤其上下班高峰期间。

下午五点钟,鲁笑走进北站大门,他穿着西装,风衣搭在胳膊上,左手拎着一个鼓鼓的皮包。他经过擦皮鞋服务区,突然停住脚步,桌上高高的椅子。满脸皱纹的黑人老头放下手里的报纸,缓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你好,先生!”

“你好!”鲁笑看着黑人老头的膝盖,“风湿吗?整天弯腰可不容易!”

“先生,生活哪有容易的?”老头深吸口气,坐在小板凳上,挽起鲁笑的裤脚,插上保护板,开始擦鞋。他几乎自言自语说,“我参加了第一次海湾战争,战场上没受伤,可回国就不舒服,腿脚经常疼痛,医生找不出原因,说我伪装,拒绝批准我申请战争残疾。上帝作证,我每一天都在挣扎,有时候忿忿不平。可看看周围,谁又过得轻松?”

“你不介意我问你的年龄,先生?”

“一点不介意。我今年六十二。”老头抬头看着鲁笑,大眼睛散发着友善的目光。“先生,一般人都是上班前擦鞋,因为在家没时间。”

一群下班族匆匆走过,两名警察跟在他们后面,黑人警察走过来,拍拍老头的肩膀说,“你好啊,乔治!”他瞥了眼鲁笑,鲁笑好奇地看着他。

“晚上好,马龙警官!”

“你今天感觉好吗?”

“还过得去,有饭吃,有房住,老婆还跟着我,一个男人还能要求什么?”

“说得好!我们今天有点忙,回头聊。”

“好的,你们小心。上帝保佑你们!”

黑人警察走开,他的白人同伴始终没正眼看乔治,像是没听到他的祝福。

鲁笑看着他们的背影,问道,“警察忙什么?我以为他们就是忙着吃甜甜圈!”

乔治嘿嘿笑笑。他麻利地擦好一只皮鞋,开始擦拭另一只。

鲁笑没再说话。他看到大厅里有四名警察,他们分散站在各入口,注视着进出的年轻男子。

乔治擦好鞋,手捂着膝盖,慢慢地站直。鲁笑递上二十美元,让他留着零钱。

“谢谢你的慷慨,先生。上帝保佑你!”

“再见,乔治!”鲁笑拿起风衣和皮包。

“先生,今天不是个出门的好日子,政府派了很多人在火车和汽车上搜查。我相信你是守法公民,可有时候出乱子,他们喜欢动不动开枪,被伤着不值得!”

鲁笑停住脚步,回头看去,可乔治已经坐下,拿起报纸。

鲁笑走进候车室,经过一排坐满人的长椅,在甜点柜台买了杯咖啡和两块点心。他拎着食物袋走出侧门,穿过宽阔的大街,站在一家繁忙的华人超市门口,慢慢喝着咖啡。

当看到学生装扮的肯尼走出北站,鲁笑快步走到医学院停车场,驾驶越野车驶过中国城匾门路口时,他脚踩刹车,肯尼迅速地坐进来。鲁笑迅速加速,向南波士顿驶去。

“车站满是警察和便衣,我刚才有点担心你会上长途汽车。”肯尼说。

鲁笑望着后视镜里的一辆灰色丰田汽车,拨动方向盘急转弯,丰田没有跟上来。他看着后视镜说,“你买了去纽约的车票?”

“买了。你觉得他们会相信我们去了纽约?”

鲁笑努努嘴,“我相信他们通过某种方式监视我们。”

“听起来不太妙。”肯尼问,“我们现在做什么?”

前面出现一个候车亭,几个黑人和西班牙人坐在长凳上等公交车。

鲁笑在路边停车,扭头看着肯尼说,“最后的机会,这里搭车,你可以安全离开。如果警察拦下你,说出实情,他们不会找你麻烦!”

“不,我留下,这群混蛋要为马歇尔付出代价!”

“他是局内人,明白游戏规则,他肯定不会要求你为他报仇。”

“我要微他报仇!”肯尼迎视鲁笑说,“你也需要个帮手,两个人怎么都要比你一个人成功的可能性大些。”

鲁笑深深地看一眼肯尼年轻的面孔,脚踩油门,向93号高速公路开去。他们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一个小时,在95号高速公路接口处,离开高速公路,进入附近的小镇,找了一家位置偏僻的汽车旅馆。

鲁笑停车在停车场远端,坐在车内,肯尼下车走到亮着红色招牌的旅馆前台,三分钟后他拿着钥匙走过来,打开最末端的房间。他敞开门,进屋检查。当他从卫生间出来时,门口站着一个过于丰满的白人女人。“需要服务吗?100全套,50吹箫。”

“不需要。”肯尼用身体把对方逼出房间。

“嗨,宝贝,我可以给你便宜十块钱。你绝对不会后悔,我一定会把你伺候得天天想念我!”女人浪笑着说。

“请让一下。”鲁笑拎着行李走进屋子。

肯尼砰地关上屋门。女人外面骂道,“操你妈,一群烂屁眼的相公!”

“我没看到她。”肯尼歉意说。

“她一直盯着你。你一开门,她就从对面房间出来,她的皮条客应该在屋里。你没见到她正常,她靠这一行谋生,擅长悄无声息地接近。”鲁笑手掌按了按床板,放下行李,进浴室洗澡更衣,出来时,肯尼已经打开电视。

午夜时分,鲁笑睁开眼睛。肯尼惊讶地看着他说,“你怎么做到的?我发誓你刚才在睡觉!”

鲁笑站起来伸展筋骨,看着电视上的时间显示说,“你可以打电话了。”肯尼深吸口气,拿起手机。

“去卫生间打!”鲁笑说。

肯尼皱眉走进卫生间坐在马桶上。鲁笑跟进去,打开水龙头,出去带上门。他站在门口,听肯尼通话。淋浴声嘈杂,他只能听个大概。

“斯特恩先生,我是肯尼。很抱歉这么晚打电话给你,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

“……”

“是的,那家伙和我在一起。他正在睡觉。”

“……”

“我看新闻说他是中国间谍,才知道涉及国家安全。我热爱美国,从未想帮助一个中国间谍,那天晚上的事情纯属意外。我看有人追杀他,还以为他是好人呢。我发誓,如果晓得他的真实身份,我当时一定不会救他!”

“……”

“我们在93号和95号高速公路交界处的一家汽车旅馆。他想逃到加拿大……,不用担心,他睡的很死,我在卫生间说话,开着淋浴龙头,他听不到。”

“……”

“好的,我听你的话。”肯尼停顿一下,问道“斯特恩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抓住他,我能拿到那笔赏金吗?”

“……”

“太好了,谢谢你,斯特恩先生,马歇尔先生生前说你可以信赖!稍等,外面有动静。”

鲁笑一脚踹开屋门,吼道,“你他妈的给谁打电话?”

肯尼惊慌地说,“一个女朋友。”

“狗屁,王八蛋,你出卖我!”鲁笑举枪射击,三发子弹打在墙壁上,尽管他提前倒出一半弹壳内的火药,枪声还是震荡耳膜。

肯尼噗通从马桶滑落到地板,手机也啪地摔在地上。

鲁笑骂了句,“你这个蠢货!”随即踩碎手机。他见肯尼要站起来,竖起手指放在唇边,肯尼会意,静止不动。

医药柜里放着一个医用塑料袋,装着提前提取的200 CC肯尼的血液,鲁笑打开袋口,把血液洒在肯尼脸上、身上和地上,然后把空塑料袋放进胸前口袋,拉上拉链。他蹲下身,抓着肯尼的身体,扛在肩头,两腿发力,站起来。肯尼体重超过八十公斤,扛着并不轻松。

鲁笑调整重心,走到门口,打开一条门缝,观察周围。旅馆前台还亮着灯,但玻璃窗内没有值班员的身影。停车场很安静,空无一人。他快步走到越野车,用遥控开启后备箱,把肯尼放进去,关上后备箱。他跑回房间,抓起皮包和外套,没理会桌上肯尼的钱包、一堆硬币和押金单。

他上车没有开车灯,急踩油门,冲向公路。开出停车场瞬间,他从后视镜看到有人出现在停车场,看着越野车。

“嗨,我还要一直躺着吗?”肯尼从后备箱问。

“我建议你躺着休息!”鲁笑的语气没有多少建议的味道。

“我真不敢相信斯特恩这么快背叛马歇尔,马歇尔战场上救过他不止一次,他赌咒发誓说他们是兄弟!”

鲁笑瞥了眼后视镜,“肯尼,我们行动还没结束!”

肯尼翻了个身,含糊地嘀咕两句。

鲁笑顺着95号高速公路,开了二十分钟,在一个标志观光景点的出口下去,按照GPS的指引,找到一条没有标志的小路,在颠簸的土路上行驶半个小时,看到一条大河。月光下,水波轻漾,像一条白色绸缎。他打开后备箱,肯尼跳下车。

鲁笑掉转车头,换档到倒车,用一根木棍轻轻压住油门。他在越野车开进河水前跳下。看着汽车渐渐地沉没,只露出车玻璃,河水推着汽车,往下流冲去。

他们顺着土路折回,走了一公里,找到隐藏好的红色福特越野车。肯尼开车,高速公路上数量警车闪烁着警灯疾驰,远处天空传来嗡嗡的螺旋桨声音,直升飞机上的红灯一闪一闪。

一个小时后,他们回到安全屋。睡觉前,他们查看互联网和电视新闻台,尚无汽车旅馆枪击案的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