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三章 13-2 新瓶旧酒(3)

华盛顿,中央情报局总部

 

窗外阳光明媚,秋天的树林如同莫奈的油画,大红大紫,灿烂明艳。

威尔 西德尼望着窗外,眼里充满了渴望。他热爱户外,清新的空气,雄伟的山峦,翠绿的树林,让他感觉蓬勃生机。

可眼下,他还要忍耐一个小时的无聊会议。大会议室内,桌首的中情局副局长塔夫特正喋喋不休地讲述着最新政策,三十几名围坐着的职业官僚,神情严肃地听着,有些人还飞快地记着笔记,浑然不顾所谓的新政策不过是新瓶旧酒,局长的众多智囊改头换面,在旧报告里加上一些时尚词汇,就成了最新成果。

西德尼听说过华盛顿的的无聊,可一旦亲历,还是大吃一惊。一群智力出众的成人竟然能违心地玩文字游戏,溜须拍马,相互踩来踩去,为了爬上高位无所不用其极。他忍不住再次怀疑自己决定是否明智?一年前,为了晋升高管,他同意作为高级行动顾问来中情局总部镀金。虽然理论上,他只需在华盛顿住半年,可他已感觉度日如年,不晓得如何熬过剩下的五个月。

更糟糕的是,他不确定即便完成半年任职,将会发生什么?中情局人员调动频繁,当初支持他的副局长,已经扫地出门。

“西德尼!”

西德尼见副局长塔夫特正看向自己,不禁暗暗奇怪,塔夫特是从情报分析部门升上来的新一代高层,他们彼此不过听说过对方,可没什么交情。

“中国情报机构的威胁越来越大。昨晚联邦调查局,在波士顿一起刑事案件现场,发现几份美国机密情报,显然是中国间谍所为。作为局内首屈一指的行动专家,你的履历是传奇,不如你来介绍一下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心得。”

众人目光齐齐看向西德尼,不少人还特意转过身来看,难怪他们好奇,多数人听过他的名字,却没见过他本人。

西德尼暗骂塔夫特,他坐在最后排,就是不想引人注意。塔夫特明显在作秀,倘若真想征询他的意见,绝不会公开询问。这种会议不过是华盛顿政治圈的把戏,就像国会天天制定各种法案,名义上为民众服务,事实上民众毫不知情细节,唯有各利益集团欢呼雀跃。

“我上一次去中国是多年之前,可不了解最新动态。我听说这一届中国政府作风强硬,咄咄逼人,他们间谍盗取美国情报已经很多年了,毫无疑问我们应该更积极地挖掘中国间谍。但这件事应该小心,我记得我们曾经给联邦调查局提供过一些线索,可不知怎么搞砸了,还损失了我们在中国政府内部的一名间谍。塔夫特副局长应该比我清楚这事。对了,顺便说一句,我们一线行动人员向来依赖后勤支援,这份感激之情一直埋藏心底,请允许我代表他们向各位表示感谢!”西德尼以日本人的方式地鞠躬,连续三次。

西蒙尼的举动立刻赢得众人好感。“西德尼,谢谢你!”“总算有人认可我们了!”“这是我第一次从行动人员嘴里听到感谢!”……

塔夫特咳嗽两声说,“我们各部门是一个完美运作的团队,所以中情局才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

西德尼暗笑,塔夫特以为他还是当年的愣头青,殊不知他已经学会几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会议结束后,他愉悦地走向行动部,背后有人喊,“西德尼!”

他不情愿地停下脚步,不必回头,他已经听出是谁。果然,高级主管伯尼 库克斯过来热情握手说,“嗨,老朋友,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西德尼感觉像被毒蛇咬了一口,退后一步说,“谢谢问候,我还好。我应该恭喜你,听说你是晋级部门主管的强力候选人!”他视线掠过库克斯脚上昂贵的意大利鳄鱼皮鞋。

“谣传而已,信不得。”库克斯故作随意地摆手,还是难掩内心得意。“最近我们和中国关系很糟,战争随时可能爆发,白宫已经发话,塔夫特副局长正在筹备一个特殊单位,专门对付中国,我特意推荐了你!”

“难怪塔夫特会议上找我发言!”西德尼恍然大悟。“我不合适吧,我离开东亚部门时间太久,不了解最新动态。再说,我现在负责的南亚事务将出现关键突破,不能就这么放下。”

“哥们,你可能不知道,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库克斯做作地扭头张望,“塔夫特副局长是下一任局长的大热门,你跟着他将会前程似锦!”

“你想过没有,可能有些人并不在乎什么前程似锦!”

库克斯脸上笑容消失,“西德尼,我把你当朋友才这么说!”

“对不起,我可没要求你这么做。而且,我朋友够多,不需要新朋友,尤其背后捅刀子的那种!”

二十年前,西德尼和库克斯是中情局同班学员,可没什么深交,毕业后西德尼去了行动部门,库克斯去了分析部门,接触更少。五年前处理中国间谍案,两人合作,结果库克斯搞砸了调查,打草惊蛇导致间谍逃脱,却把责任推到西德尼身上。西德尼百口难辨,受降级处分,差点被踢出中情局。

“哥们,以前我对不起你,是我的错。你不知道我多么痛苦,这些年它一直腐蚀我的良心,每次看到你,我都觉万分惭愧。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取得你的原谅!”

西德尼看着满脸诚挚的库克斯,却感觉眼神依然冰冷,知道这位昔日的同学已修炼成仙,语言是他随意摆弄的工具。

“很高兴听你这么说。我还有事,有空再聊。”

“等等。”库克斯拉住西德尼的胳膊肘说,“两年前在巴基斯坦的一次秘密行动里,你和一个中国特工合作过,你们还有联系吗?”

西德尼心里一惊,那起案子涉及美国重要人物和巴基斯坦军方,非常机密,美国国内知情者寥寥无几,中情局甚至没有官方记录。

库克斯看出他的疑惑,得意笑笑说,“你别紧张,我好歹是高级主管,有权接触最高机密,想要调查的事总能找到些信息。你放心,我是奉令行事,塔夫特副局长下令让我查询这件事。”

“哦,你说的那个中国特工。我和他接触次数有限,实在了解不多,他名字好像是刘、劳,还是楼,反正字母L打头。你知道中国人的名字很复杂,我不太确定。”

“鲁笑,我没说错吧?”库克斯冷笑说,“让我再告诉你,他已来到美国,他肩负中国政府的机密任务,希望你能好好想想,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鲁笑来了美国?”

“对!”库克斯紧盯着西德尼说,“我们需要知道他的情况。”

“嗯,我们当初就接触不多,时间过去这么久,我更不记得了。这样吧,我回去想想,想起什么再通知你。”

“行,我会告诉塔夫特副局长你的配合。”

西德尼回到办公室,立刻关上房门,用中情局内部网络,搜寻鲁笑的名字,他用了两种不同的名字拼法,并输入鲁笑用过的化名,没有显示任何结果。他推开屏幕,脑海里思考库克斯是如何知晓鲁笑?看库克斯的笃定神情,显然还掌握更多内情。

电话铃声打断西德尼的思绪,他看了眼号码显示,拿起话筒。

“嗨,西德尼,我是霍比特。”

“你好,霍比特。”西德尼热情地说。约翰 霍比特是技术部门的资深专家,也是他见过最聪明的人,屡屡帮忙。

“我听说你现在很有人气,副局长都在会议上点名让你发言。等你当上局长,别忘了哥们!”

“得了,别逗了,你还不了解我,我不是坐办公室的料!”西德尼干笑两声,“你消息够灵通,没去开会就立刻知道内容,不是安装了什么特殊装置吧?”

“嘘,别害我,这话可不能乱说。”

“你找我有事?” 西德尼知道霍比特不是闲聊的人。

“没啥事。”霍比特拉长声音说,“今晚‘猫头鹰’酒吧来了一个不错的乡村歌手,有兴趣去听听?”

“乡村音乐不是我的—”,西德尼突然醒悟,“啊,听听也好,反正我最近挺无聊的。几点钟?”

“八点?”

“好,八点见。”

“猫头鹰”酒吧位于马里兰州立大学附近,以啤酒、炸鸡和初出茅庐的歌手出名。

西德尼走进酒吧,在一个角落找到霍比特。他坐下后习惯性地巡视周围,见客人多半是学生、白领,有些吵闹,但看着还正常。

“放松点,这里很安全。”霍比特不满地瞪西德尼一眼,扬手招来女招待,自作主张点了两大杯啤酒和两份炸鸡。

西德尼瞧着霍比特火红颜色的衬衫,举重运动员一样宽阔有力的肩膀,有种错乱感,这家伙更像是祸害地方的恶棍,而不是中情局的网络系统高手。

酒吧另一端有一小片演出场地,一个长发男子正唱着乡村歌曲,好象感怀逝去的青春,看那模样实在令人费解,如果青春这样在酒吧度过,应该没啥忧伤的。西德尼却很专注地听着,还时不时地打着拍子。

女招待送上啤酒和香气扑鼻的炸鸡,霍比特一口气吃了两个鸡腿,咕噜噜喝下一半啤酒,见西德尼还坐着,“你不喜欢炸鸡?”

西德尼目光扫过油渍渍的鸡块,不置可否地说,“你啥事现在能说吗?我来可是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

“库克斯成立了一个专门针对中国的小组,从其他部门调用了十几个情报分析员,还从技术部要了五个人。”

“哦。”

“库克斯得到一份情报,据说是我们策反的中国情报部门的间谍拷贝了一些机密档案,包括你的朋友,鲁笑。”

“他不是我的朋友!”西德尼下意识地回答。

霍比特耸耸肩膀,“这份情报说,一个中国间谍得到一项美国核心技术秘密,据说此技术非常关键,能改变中美战略力量对比。中国间谍身份保密,中国在美国的大使馆都不知情,他不能离开美国,无法送出到手的技术,所以要求北京派人来。中国高层怀疑我们在中国内部的‘鼹鼠’得知这一情报,所以让鲁笑来和间谍联系,一是取得技术秘密,二是查明美国‘鼹鼠’身份。”

“你怎么知道的?”

“你忘了我是干啥的?他们小组不管多保密,正常程序还要走,我是鉴定这份情报技术真伪的专家。”

西德尼明白中情局对情报来源有一套严谨的鉴别程序,中国政府使用的电脑系统和网络有独特的技术参数,技术部门需要对比来确认情报不是伪造的。

“我现在负责南亚,中国的事情和我没关系。”

“得了吧,这话糊弄别人行,别想糊弄我!”霍比特直视西德尼说,“听着,我相信这帮家伙要么是心甘情愿地被人骗,要么是故意制造假情报!”

西德尼思考片刻,不情愿地说,“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我都知道库克斯是什么货色,他根本不是好鸟,还记得当年他发展的间谍可是中国情报机构有意安插的双重间谍?上面有人保他,压下这事。现在他为了配合白宫成立这么个部门,立刻就得到一份重量级情报,还突然得知中国的王牌特工 – 鲁笑的档案?我做这行二十多年,可从未见过这种奇迹!”

“奇迹偶尔发生。”

“我们是中情局,不是教会,信奉奇迹!”

面对朋友的责难,西蒙尼低下眼睛。

“你得管这件事!”库克斯咄咄逼人。

“我不能插手。”

“西德尼,你他妈说什么呢?你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这伙鸟人,制造假情报来达到政治目的?”

“霍比特,”西蒙尼说,“你高估了我的能力!”

霍比特自顾自地说,“等这事曝光,比当年伊拉克核武器的假情报还要糟糕,中情局将彻底失去公信力,美国民众将认为我们都是骗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