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三章 13-2 世界拳王(2)

菲律宾,棉兰岛

 

几股黑烟从村子里升起,刺鼻的臭味随着西南风,越过铁丝网和高墙,在秘密基地里蔓延。

美国海豹突击队队员,特劳禄普上士,闻到熟悉的臭味,下意识扭头望去。当地人又在用汽油焚烧垃圾和粪便,他想戴上防毒面具,烟雾里含有毒化学物质,长期呼吸将导致各种健康问题。他抗议过几次,可菲律宾政府似乎拿周围的贫民毫无办法。

特劳禄普回头见他训练的六名菲律宾士兵也注意到浓烟,全然忘记他们正在训练。

“谁他妈的让你们停下?冲,向前冲!”

菲律宾士兵们奇怪地瞧着美国教官,似乎不明白他的愤怒。特劳禄普呵斥了两遍,他们才懒散地冲向目标,没有半点特种部队的军容。

“停!”特劳禄普大步流星地走到最右边的菲律宾人面前,扯着他的手臂做举枪动作。

“告诉他,他必须时刻瞄准九点钟到十二点钟的方向,否则敌人会对小组造成杀伤!”特劳禄普冲着翻译大嚷。

翻译说完,菲律宾人耸耸肩膀回复一句。“他说他举着枪呢!”翻译说。

“他是这么举枪!”特劳禄普一把抓过菲律宾人的步枪,枪口朝天。他瞪着菲律宾人,重新做了个标准动作,两臂收紧,肩膀绷紧,眼睛紧盯着枪口准星。“这么做!”他狠狠地把步枪推进菲律宾人怀里。菲律宾人倒退了两步,不满地瞪着他。他凑近一步,几乎贴着脸,想挑衅对方动手,菲律宾人明智地避开他的眼神。

特劳禄普抓着左边菲律宾人肩膀,让他和最后面的人交换位置。这家伙不情愿,不停地说No。特劳禄普告诉翻译,他速度太慢,拖慢整个队伍。菲律宾人辩解说他很强壮,还有意鼓起粗壮的手臂。特劳禄普忍着不看他软榻榻的肚子,以免一拳放倒他。

“告诉他,如果他做不到30公里急行军,上了战场只是拖累战友的一堆肥肉!”特劳禄普对翻译说。

翻译说完特劳禄普的话,短粗的菲律宾人情绪激动,哇啦哇啦说了一大串。翻译微笑说他以后一定努力减去体重。特劳禄普勉强能听懂几个脏字,晓得翻译又在和稀泥。他一把抓住菲律宾人的衣领,轻松地拎起来,用蹩脚的菲律宾话说,“狗杂种,再说一个脏字,我掰断你的脖子!”

菲律宾人可能没听懂他的话,可毫无困难领会他的杀机,恐惧地说,“No,no!”

特劳禄普推开菲律宾人,食指狠狠戳着翻译的胸口说,“下次你再敢篡改翻译内容,我打掉你所有牙齿,把你留给穆斯林,他们会阉了你!”

“我是你的朋友,特劳禄普先生,你误会了。” 翻译假笑说。

“记住我的话!”特劳禄普推了他一把,“绕圈跑五公里,三十分钟内跑不下来的,休息五分钟后重跑!”

特劳禄普大踏步走回教官休息区,没和坐在躺椅上的另外美国教官打招呼,从冰柜里抓出一罐可口可乐,一口气喝下,随手把易拉罐攥成一团。

“牛仔,你火气不小啊!”布朗上士说,他手里拿着一瓶冰镇啤酒,悠然地小酌。他来自美国乡村歌曲之城,性情随和。特劳禄普来自德克萨斯州,所以绰号牛仔。

“一个愤怒的南方白人,不满联邦政府,又性欲压抑太久,难免失控!”肖恩朗上士是个玩世不恭的纽约客,喜欢胡诌八扯,但战场上却是不可多得的海豹队员。

“这狗屎天气,让人抓狂!这些木头脑袋不开窍的土著们,更让人沮丧。我不该在这里,我应该在战场上!”特劳禄普眺望翠绿浓密的山峦,尽管已经来了一个月,他还是很难习惯当地的潮湿。

“嗨,士兵,提醒你一句,菲律宾棉兰半岛是伊斯兰恐怖分子的活动地区,也是美国反恐战争的战场。”布朗说。

“狗屁,这是菲律宾的内战……”

肖恩朗打断说,“不好意思,战略家先生们,十分钟之前,‘伟大冠军’先生请特劳禄普上士去他的办公室。”

特劳禄普脸色更加难看。基地美国指挥官泰森 布莱克本少校,是个只会拍马屁的黑人,对上百般献媚,对下苛刻专横。他极度崇拜前世界拳王泰森,觉得泰森纵横拳坛无敌手,是离散最伟大的黑人,所以坚持别人喊他泰森。

“有事?”布朗关切问。

“谁晓得?早些时候我看他和菲律宾少校贝内迪克拖在一起,也许菲律宾人不太满意牛仔的作风。”

特劳禄普系上解开的领口,戴上帽子,走向指挥官办公室。

“小心点,别和泰森冲突!”布朗背后说。

特劳禄普敲了两下屋门,没等回答,就推开门。一个当地女人赤裸地趴在办公桌上,裤子退到脚踝的泰森,奋力地撞击着她的屁股,她含糊地呻吟着。

“你找我?”

“操你妈的,你瞎了眼?没看我正忙?滚出去,十分钟后再来!”泰森头也不回地说。

特劳禄普握紧拳头,让屋门敞开,走到走廊另一端的健身房。他做了五十个引体向上,卧推十二次一百五十公斤的杠铃,又抓起三十公斤的哑铃,锻炼手臂,直到肱二头肌肌肉着火般酸痛才罢手。

“你这个狗娘养的王八蛋,我应该揍你一顿!”泰森站在门口说。他穿上军裤和军靴,赤裸上身,胸大肌和腹肌线条清晰,一串串汗珠顺着黝黑的皮肤流淌。

“欢迎你尝试!”特劳禄普不屑地说。泰森虽然比他高十五公分,重三十磅,可一身肌肉都是健身房练出来的,吸引女人目光还凑合,上了战场可一钱不值。

“你们德州白人,都是他妈的3K党,受不了黑人发号施令!”

特劳禄普懒得浪费口水,“你说的对,我们德州人都是种族主义者。你什么事?”

特种部队自成体系,官兵之间经常直呼名字,不像陆军等级森严。泰森是美国培训菲律宾特种部队项目的负责人,海豹突击队员来做教官,彼此不是直接上下级关系。

泰森冲着墙角坐着的菲律宾管理员说,“出去!”

菲律宾人顺从地离开,泰森关上屋门,拖了把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说,“贝内迪克拖少校向我抱怨说,你的训练方式太粗暴,要求过于严格,你带领的菲律宾士兵受伤严重!”

“这里不是托儿所,我是来训练这个国家最精锐的士兵,如果他们受不了,可以退出去。你们陆军可能不理解这个常识,让我重复一遍,特种部队是精挑细选的精英,不是人人都能干的!”

“去你妈的特种部队,美国政府派你来,是帮助我们的盟友菲律宾政府训练士兵,打击恐怖分子。你的首要任务是维持美菲友好关系!”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以你为榜样,同菲律宾女人保持床上友谊?”

“多射几次精液,好处多多,尤其对你这样压抑的白人!”泰森为自己的幽默狂笑。

特劳禄普注视泰森片刻,走向屋门。加入军队时,他承诺为国献身,可面对这种军官,一个人如何不怀疑,牺牲是否有意义?泰森违反《军官行为手册》条例多处,海豹队员数次向上级举报,不仅毫无效果,还招致官方训诫。

“士兵,把你白屁股给我坐下!”泰森大吼道,见特劳禄普不为所动,冷笑说,“你们海豹突击队总觉得自己多牛逼,是杀了本拉登的英雄,是美国民众的偶像,可你我都心知肚明,那都是吹嘘的,骗骗老百姓的,对不对?”

“如果我们海豹是吹嘘出来的,你们陆军连吹嘘的本钱都没有!”

“我承认我没有你的狂热,白人小子!”泰森点点头,“特劳禄普上士,我有个任务,明天晚上菲律宾特种部队将执行一项机密任务,武力夺回中国人占领的南中国海岛屿,你们三人将带队执行!”

“布莱克本少校,特种部队指挥部的命令,白纸黑字,我们的任务是训练菲律宾人,不是和他们一起打仗!”

“放明白点,现在不是特种部队指挥部管辖你们,我是这个项目的指挥官,你必须听从我的命令。让我透露一点内情,菲律宾人这次夺取南海中国岛屿行动至关重要,提前请求美国支援。上面大人物已经同意。你们既然训练了菲律宾人,带队行动理所当然。所以我需要你们自愿报名参加!”

“我没听错,你命令我们自愿报名?”

“假如你一定这么理解,也未尝不可。” 泰森露出雪白牙齿说,

“伟大的拳王先生,谢谢你的澄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不会报名,布朗和肖恩朗也不会报名。你想帮菲律宾人打仗,最好自己上阵,假如你有这份胆量的话!”

泰森凶狠逼近特劳禄普,“牛仔小子,你最好眼睛放亮一点,你在和美国陆军一名少校军官讲话。就凭你刚才这番话,我就能把你送上军事法庭!”

“是吗,你起诉我什么?贪污公款?乱搞女人?上班喝酒?”特劳禄普直面壮硕的黑人军官。

泰森指着特劳禄普胸口说,“你这个没种的白人怂包,让我告诉你,我早就知道你们海豹背后捣鬼,告我黑状,想把我撤职。可惜啊,美国已经变天,白人为所欲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黑人不再是你们的奴隶。作为项目指挥官,我命令你和你的小组准备执行任务!”

“去你妈的,你和你的狗屎命令都见鬼去吧,我不会参加任何行动,更不会报名南海战争!”特劳禄普暗下决心,只要泰森的手指头敢碰到他,他会打爆泰森的狗脸。

泰森退后一步说,“那我们就走着瞧!”

特劳禄普回到教官宿舍,见两个同伴躺在铺位上,气冲冲讲述了发生的事情。

肖恩朗和布朗对视一眼,“哥们,泰森有贵人相助,据说他已经在等候晋级中校的名单上。你不该和他斗气!”

“是的,我也听说相同消息,这家伙很可能当上将军!”布朗说。

特劳禄普感觉到两人态度摇摆,怒气更盛。“去他妈的将军,告诉你们,我不会报名参与菲律宾人和中国人的战争!”

当晚,特劳禄普接到美国本土特种部队司令部的电话,一名叫道格拉斯的上校明确地告诉他,如果他不报名,美国政府将提前解除合同,让他退役。

“上校,我为这个国家贡献了十年青春,受伤流血,多次执行任务差点送命,你们就这么把我踢出军队?” 特劳禄普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抱歉,特劳禄普上士,我知道你是个好战士,可美国军队在好几个国家打仗,每个人都要做出牺牲。” 道格拉斯毫无歉意地说,“对了,还有一件事,如果你退役的话,军队将停止支付你前妻和女儿的医疗保险。”

“我女儿早产,体弱多病,三天两头去医院,不能没有医疗保险!”

“抱歉,规定就是规定,人人都得遵守,没有例外!”上校放低声音说,“放聪明点,这事上面已经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