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三章 13-2 国际航海自由(1)

马六甲海峡

 

海风呼啸,巨大的浪头一个接着一个撞击着船舷,英国“勇敢”号驱逐舰乘风破浪,冲向黑黢黢的大海。“格雷漫游者”号补给舰跟随在安全距离外,舷灯闪烁。再远处,新加坡港口璀璨的夜景隐约可见。

“勇敢”号军官会议室坐满了人,除了本军舰的军官,还有“格雷漫游者”号的舰长科尔中校和一名少校。桌首的劳伦斯上校正襟危坐,他瞟了眼墙上时钟,清清嗓子说,“先生们,根据国防部长亨尼希爵士授权,我宣布舰队改变航程,返回南中国海,穿过中国非法控制的区域。”

众人大吃一惊,英国舰队去而复返南海争议海域,再次挑战中国人,势必引发南海战争。上次损失一架直升飞机,这次将会如何收场?

劳伦斯上校无视众人表情,“关于几天前发生的事,事出有因,且情势特殊,国防部已决定不追究任何人责任。让我重申一遍,过去的已经过去,我本人不会对拔藤中校和其他人抱有怨恨,也不希望舰队任何人再提及此事!”

他顿了顿,似乎给众人时间消化,“因为从现在开始,意外随时可能发生,我决定重新编制指挥体系。如果我失去指挥能力,科尔中校将接手舰队指挥权。科尔中校之后,哈里斯中校负责,然后是拔藤中校。再往下,按照军衔执行。”

众人心里一凛,劳伦斯嘴上说不追究,可实际上把拔藤贬低两级。拔藤原本是副舰长,也是舰队第二号人物,现在却变成第四人。哈里斯军衔同为中校,可一个月之前才得到晋升,按理说应该排名其他三名中校之后,劳伦斯把哈里斯排在前面,有意羞辱。

拔藤中校面无表情,他坐在劳伦斯上校右手边,身体笔直,专注地盯着油画像。不少人心里同情他,但没人会在这时候支持他。

两天前,舰队抵达新加坡港口,国防部任命拔藤中校为代理舰长和代理舰队司令。没想到当晚英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的武官来到军舰,和拔藤、劳伦斯密谈半个小时,然后召集所有军官,宣布恢复劳伦斯舰长和舰队司令的职务,拔藤中校依然担任副舰长。武官面色阴郁,没做任何解释,就匆匆离去。

劳伦斯重新执掌舰队后,表现还正常,他取消水兵上岸休假,命令舰队所有人加班加点工作,整理装备,补充燃料和各种补给,准备四十八小时离开新加坡。虽然他暗示舰队返回英国,可大多数军官已从互联网上了解到《泰晤士报》的报道,和英国民众的强烈反应,嗅到了战争的气息。

“劳伦斯舰长先生,我们要和中国人打仗吗?”斯通少校问道。

“英国皇家海军是在维护国际航海自由通行的权利,无意与任何国家发生战争,但是,任何国家的阻拦都将面临强烈反击。中国人侥幸击落我们一架直升飞机,但挑战‘勇敢号’将会是他们最大的错误!”劳伦斯嘴角出现残酷的冷笑。

“中国人有主场优势,他们在岛屿上有机场、导弹,附近天知道还有多少艘军舰,我们仅一艘驱逐舰和一艘补给船,怎么打仗?即便当年鸦片战争,英国也派出了好几艘军舰!”斯通少校质问道。

“我们不是去打仗,如果中国人胆敢袭击我们,他们将冒着天下之大不讳,受到整个自由世界的谴责!”劳伦斯眼中光芒闪烁,“各位,请相信国防部不会弃我们不顾,皇家海军最先进的两艘核潜艇已经受命赶来,最迟将在明天中午前抵达!”

“司令官阁下,”科尔中校慢吞吞地开口说,“一对一,或者军舰对军舰,我们不怕任何人,可你我都清楚战争从来没有公平可言。中国海军的实力摆在那里,飞机、军舰和潜艇都以百位数计算,我们两艘军舰加上两艘核潜艇,不可能战胜他们。”

劳伦斯不悦地看着科尔,自己刚刚任命的舰队继承者,似乎科尔辜负了他的期望。

“我同意科尔中校的意见。如果国防部想要和中国打仗,我们舰队需要整个皇家海军的支援!”一名军官附和说。

“听着,各位,首先,我们是英国皇家海军,我们的职责是执行命令,保卫大英帝国的利益,公海自由航行是皇家海军几百年来捍卫的权利,我们绝对不能容忍中国人单方面决定哪里可以来,哪里不能去!”劳伦斯的声音铿锵有力。他环视众人,试图要把他坚定意志传递到其他人。

“我可以告诉大家,重返中国岛屿的决定,不是来自国防部,而是唐宁街十号,是首相先生深思熟虑后的决定!请相信,国防部仔细衡量过力量对比,他们不会把我们送去执行自杀任务。而且,我们不是单独面对红色中国的威胁,整个自由世界都注视着我们,很多国家已经通过正式和非正式的渠道主动提供援助。菲律宾海军的军舰已经开往这一水域,美国海军的军舰也在赶过来!”

劳伦斯最后一句话立刻让众人安心许多,有人低声说,“感谢上帝!”他的话引起一阵哄笑,但所有人都意识到压力一下子减轻许多。

“我还有一个问题,”斯通少校说,“如果中国人用渔船、货轮或者军舰拦截我们通航的道路,怎么办?国防部给予我们什么样的授权?”

“国防部授权在危险时刻,有权利用一切手段保护英国水兵生命!”

屋内一阵静寂。科尔中校咳嗽一声,问道,“中国人在那一海域的实力如何?南中国海舰队基地距离不太远,同时出发的话,能在我们前面赶到!”

“两个小时前,他们派出了两艘小吨位军舰。我们和美国人的卫星正在时刻监视那一海域和中国的海军基地,中国人所有动向我们都能第一时间得知!”

“我希望中国佬脑袋发昏,不自量力地拦截,给我们狠狠教训他们的机会,这些黄猴子,需要隔三差五教训一番,才能懂得规矩!”一个军官说道。

如果他希望引起同仇敌忾,他肯定失望了,因为没人附和他,相反,看来的目光并不友善,他不服嘟囔说,“他们本来就是黄猴子!”

劳伦斯起身说,“会议到此结束。好好休息,睡个好觉。先生们,拿出你们最佳状态,明天将是我们青史留名的时刻!”

众人不太情愿地走出屋子。拔藤快走到门口,听到劳伦斯的声音,“拔藤中校,请你留下。”

拔藤僵硬地站立着,视线落在墙壁上的女王半身像,女王一身白裙,戴着王冠,面容冷峻,望向远方,目光坚毅。

“请坐。”劳伦斯命令道。

拔藤别扭地坐下,目光看过劳伦斯头顶。

“我已经取消了纳尔逊水手长的职务,任命鲁尼接替。”

拔藤面颊微微抽搐,首次直视劳伦斯说,“纳尔逊是整个皇家海军最优秀的水手长,他只是做了一名水手长认为正确的事情,我是罢免你的责任人,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你不该惩罚他!”

“正确?”劳伦斯冷笑两声,“你他妈的胡说什么?你认为我是气量小才撤他职?你们这些伦敦人一贯傲慢自大,把别人都当成愚蠢无知的乡巴佬!”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拔藤,眼睛里燃烧着兴奋的火焰,“拔藤,假如你稍微有点谦逊之心,听进去一点我的话,就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你说的对,司令官阁下,倘若我们服从你,整个舰队已被中国人击沉,现在都躺在海底,成为鱼虾的食物!”

“我真他妈的不敢相信,现在的军官都是怎么培养出来的?没有一点胆量。你难道还看不明白,中国人绝对不敢和整个自由世界为敌,你只要表现稍微强硬点,他们就软了,他们绝对不敢开战!”

拔藤视线从劳伦斯脸上转移到女王画像,他暗想明天此时这一切是否还能存在?

“我让你感觉无聊?”

“不,司令官阁下,我在等候你的吩咐。”

劳伦斯面色缓和说,“拔藤,你我都知道你在皇家海军的职业已经结束,这一点已无可挽回。但你可以悄悄退役,在军工业找个舒服的工作,享受富裕安静的生活。当然,前提条件是你这几天不要给我制造麻烦。你听懂我的意思吗?”

拔藤脸色通红,他克制着自己,才勉强以平稳语气说。“劳伦斯上校,我是皇家海军的军官,以前从未做过,现在和将来,也不会做任何玷污军人荣誉的事!”

劳伦斯讥讽地看着拔藤,正要说什么,他身后的电话突然响起,他拿起话筒,一个惊慌的声音说道,“劳伦斯舰长,有情况,请立刻来指挥室!”

劳伦斯和拔藤对视一眼,立即起身赶向指挥室。劳伦斯推开指挥室的门,“什么情况?”

布莱尔上尉回答说,“二十分钟前,我们发现一艘不明国籍的潜艇,在舰队后方跟随。但两分钟之前,一艘中国集装箱货轮从附近经过,潜艇突然消失。我们怀疑这艘潜艇,利用我们技术弱点,从九点钟方向进入了舰队的防御圈!”

“是中国潜艇吗?”

“不确定。有些参数像是,但声音、速度和频率都不符合我们记录在案的中国潜艇参数!”布莱尔想了想,补充说,“可能是他们的新式潜艇,美国人去年曾说发现中国新潜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