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三章 13-1 安全屋(2)

鲁笑走出公园前,回头见兰多夫依然坐在长椅上。他回到车上,肯尼立刻发动汽车。

离开小城,驶上93号高速公路,肯尼才说,“新闻已经报道了枪击案,警方悬赏通缉你。刚才我看到一辆警车绕着公园转悠,有点担心。”

鲁笑不以为意,美国警察大部分时间四处巡逻,像游乐场、公园这样的地方是巡逻重点。他回想着同兰多夫的谈话,马歇尔已经意识到危险,却敢于坚持,勇气可嘉。兰多夫同样勇敢,不为外人左右,勇于坚持自己信念。他们代表了美国精神最伟大的一面。

“他告诉你什么?”肯尼催促说。

“马歇尔让兰多夫保存一个U盘,我们先回去看看上面有什么内容。”鲁笑不想影响肯尼心情,决定暂时不透露更多马歇尔的事。

肯尼似乎觉察到这一点,面色黯然。“马歇尔是我遇到过的最正直、最诚实的人!”

“所以他们喜欢利用他,这样的人容易被利用!”

肯尼转头看鲁笑一眼,目光复杂,“你还要追究下去?美国所有执法人员都在找你,如果你决定离开,先避避风头,我可以理解!”

鲁笑苦笑一声,他怀疑此时,逃避已不是选择。

肯尼行驶到所住的街道,一个坐在门廊的邻居招手示意。肯尼停车,打招呼说,“你好,莫里斯先生!”

“嗨,肯尼,你什么时候放弃摩托,开起越野车?”

“一个朋友的车,借用两天。你太太身体还好吗?”

“很好,他在屋里看真人秀。我没法忍受那种弱智节目!”

“如果我是你,莫里斯先生,会小点声。”肯尼笑说,“回头见!”

“等一下,肯尼。”莫里斯走下台阶,来到车窗旁,好奇地看着鲁笑。

鲁笑礼貌地招呼说,“你好,莫里斯先生!”

莫里斯视线在鲁笑脸上停留片刻,对肯尼说,“今天上午一辆贴着电力公司标志的白色面包车停在你家门口,两个工人下车,查看线路,走进你家后院检查一番。”

“邻居有人报修线路问题?”

“他们压根不是电力公司的人,我在煤气公司工作二十年,从未见过像他们这样一尘不染的汽车,好像是刚开下汽车生产线。而且,他们打扮太正规,像是演员上台表演。你明白我的意思?”

肯尼快速地看了眼鲁笑,“谢谢你,莫里斯先生!”

“不客气,你是个好小伙子,去年那些流氓找我儿子的茬,你帮助他的事,我一直记得。”莫里斯又看了眼鲁笑,拍拍越野车棚顶说,“你们去忙吧。”他慢悠悠走进房内。

“我们掉头吗?”肯尼问。

“一直向前开。”

肯尼咬着嘴唇,驾车经过他家门口,穿过下一个路口,在两条街外转弯。两人才意识到刚才太紧张,摒着呼吸。

“他们怎么他妈的找到我的住处?马歇尔都不知道我住在这儿!”肯尼说。

“别说话,我们还没脱离危险!”鲁笑紧张地扫视街上每一辆停着的汽车。

肯尼保持镇静,以正常速度,开出居民区,驶上一条交通繁忙的主干道,融入车流中。“现在去哪儿?”

“去波士顿,麻州民众基础医院的停车场。”

路上用了四十分钟,肯尼忍耐不住,再次问起鲁笑他们如何追踪到他家。鲁笑叹口气,说追踪手段太多,很难猜测。

肯尼似乎被鲁笑提醒,看着窗外,想知道是否有无人机在追踪他们。他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国最喜欢玩的把戏就是释放嫌疑分子,然后使用无人机跟踪,被跟踪的人浑然不觉,常常把美国人带到有价值目标的藏身处。

鲁笑看了眼窗外天空的云层,懒得指出肉眼不可能发现高空的无人机。他怀疑在美国城市上空,情报机构是否有权使用无人机,但政府监控的手段太多,已经有卫星、直升飞机、街上的监控镜头,防不胜防。

他们数次回头查看后面车辆,记住车牌号码和驾驶人的面部特征,但高速公路上汽车很多,多数都是开往波士顿,很难发现跟踪者。

麻州民众基础医院是波士顿最繁忙的医院,每天接收很多患者。肯尼开进停车场,一路驶到最顶层才找到空位。肯尼背着吉他盒子。他们乘坐电梯来到连接停车场和医院大楼的四楼走廊,电梯里人很多。

他们在医院门诊部分开,鲁笑顺着楼梯走到急诊室,在拥挤的等候区域里找了个位置坐下,拿了本杂志翻看了半个小时,从大门离开。他搭乘公交车,坐到市中心的商业区,走进一家大型商店,买了些衣服和生活用品,放进一个大背包。

他背着包走到中国城的一家24小时停车场。他找到停放的汽车,先在周围转了一圈,趴在地上查看底盘,肉眼检查一番,才打开车门,把背包放进去。他发动汽车,从座位下找出停车卡片。在出口付费时,中年墨西哥女人扫描卡片,用口音浓重的英语说,“先生,你停放了三天时间,90美元。”

鲁笑心里一动,递过去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用西班牙语说,“小姐,你好。我有点麻烦,不知道你是否认识什么人,能帮我一个小忙?”

墨西哥女人停止找钱的动作,皱眉说,“这是医院停车场,不是教会!”

“我的一个亲戚有点麻烦,他要去德州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但不能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你认识什么人能让他搭个顺风车?”

墨西哥女人审视地瞪着鲁笑,似乎不理解他在说什么。

鲁笑感觉有戏,加重筹码道,“我们懂得感恩,不会忘记帮助我们的人!”

“多少钱?”

“一千美元!”

“别逗了,没人为了这点钱惹麻烦!”

“价格可以商量,你能介绍我和你的朋友认识?”

一辆日本三菱汽车从车道上开过来,停在鲁笑汽车后面,亚裔司机嘴里叼着香烟,漠然地注视着他们。

墨西哥女人紧盯着鲁笑说,“我丈夫病了,没法上班,我们欠着房租,下个月会被房东赶出来。你出两百美元,我介绍我的朋友帮你!”

鲁笑明白对方在试探他是否懂行,“两百美元介绍费?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

后面的亚裔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

墨西哥女人冲着亚裔司机大喝道,“嗨,你耐心点,我要先帮这位先生解决完问题!”

“臭娘们!”司机用福建话骂道。

“你个烂仔,我揍扁!”墨西哥女人愤怒地嚷道,她的广东话不太规范,可也表达得清楚。

福建司机瞪大眼睛,显然为汉语普及程度之广而惊讶。

“明天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我会告诉你去哪里见面!”墨西哥女人递给鲁笑一张停车场名片。

栏杆升起,鲁笑瞥了眼墨西哥女人握在手里的十美元钞票,晓得没希望拿回来。

鲁笑在麻州大街上看到肯尼,他站在“新英格兰医疗中心”连接大街两侧建筑的走廊下面,换了身打扮,穿着草绿色的军队冬装,背着一个军队的背囊,看上去很像一个穷困潦倒的退伍军人。鲁笑尚未在路边停车,他已经注意到,快步走过来拉开车门,抱着背囊坐进来。

备用安全屋位于布莱顿,虽然与哈佛大学所在的剑桥只隔着一条河,却宛如两个世界。多数房屋破败潦倒,缺乏维修。

鲁笑把汽车停在车库前。肯尼下车打量着堆满积雪的院子,“这有点不像你的风格,我以为你带我去河边的豪华公寓!”

鲁笑用钥匙打开后门,再掀起后车厢,抓起背包和一个装满罐头食物的纸箱子,拿进屋内。肯尼抱着另一箱日用品跟进来,他在厨房餐桌上放下箱子,看着墙壁和窗户贴着的锡纸,不禁瞪大眼睛问,“你什么时候准备好这间屋子?马歇尔怀疑你可能有备用的安全屋,但是我们从未没发现你来过这里!”

“现在不是答疑解惑的时候,你最好去二楼的洗手间,把衣服和鞋子全部换了,仔细检查一遍,看有没有跟踪器。”鲁笑站在客厅,转动墙壁上的中央空调控制器,地下室的锅炉开始运作,发出轰轰的响声。

肯尼欲言又止,不太情愿地打开行囊,找出替换的衣服。

鲁笑打开客厅衣橱门,找出杂物堆下的铁盒子,取出两只小口径手枪,检查一下弹夹,一把别在腰间,另一把放在单人沙发下。他回到厨房,打开冰箱上的电闸盒,取出手机大小的无线电信号接收器,拿出里面芯片,插进一张新芯片。他把笔记本放在厨房柜台上,把芯片放进读卡器,连接到笔记本上,开始播放过去48个小时的录像。他在房屋的前后门附近都安装了小型摄像头,通过无线连接,储存在芯片上。

他先调出过去十二小时的录像,以十二倍速度查看,图像显示都是静止的画面,前门偶尔有人步行经过,但没人停留。中午时分,一名邮递员走到门前塞进来一些信件。录像放完,鲁笑稍微安心,安全屋暂时还安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