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二章 12-2 历史的教训(3)

“走吧,年轻人,我们要去一个地方。”

赫伯惊讶地看了眼手表,凌晨三点钟去哪里?他疑惑地望着萨姆龙,后者已经走向门口。

他们乘坐专用电梯下到车库,两辆黑色防弹轿车停在门口,两个司机都出来打开后车门。萨姆龙迈出一步,突然停住,问赫伯选择哪一辆?赫伯说第一辆。他们坐进去后,司机关上门。两辆车行驶在空荡的特拉维夫大街上,速度很快,大约开了十五分钟,驶进一个小巷,通过两道电子门,进入一座普通建筑的后院,院子里有一块鲜花盛开的土地。

司机打开门,萨姆龙下车深吸了几口氤氲的花香,走向后门。房内散发着烹饪食物的味道,萨姆龙穿过厨房,沿着走廊,来到书房。一名神情严肃佩戴武器的年轻人打开门,赫伯看到屋内书桌后坐着以色列总理,本杰明 内塔尼亚胡。他穿着浅灰色的条纹睡衣,戴着老花镜,正阅读一份文件。灯光下,他身体僵硬,头发花白,比电视上苍老许多。

内塔尼亚胡听到动静,抬头从眼镜上方看过来,鹰隼般的目光在赫伯脸上停留了两秒钟,转向萨姆龙说,“你凌晨三点吵醒我,我希望你有一个非常好的理由!”

“总理先生,你要求我找一个能够分析亚洲局势的人,你的原话是‘十万火急’,我遵循你的命令。倘若你觉得有点早,我们可以中午再来。”萨姆龙一本正经地说。

“我让你带人去总理办公室,不是闯进我家!”内塔尼亚胡看向赫伯,“你是谁?”

“总理先生,很荣幸见到你。我是国防军大卫 赫伯上校。”

“大卫 赫伯上校,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们‘弯刀’部队对付‘哈马斯’恐怖分子功绩卓越。”内塔尼亚胡的目光在赫伯脸上逡巡片刻,“你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对吧?”

赫伯耸耸肩膀。

“你能解释怎么回事吗,萨姆龙先生?”

“当然。总理先生,他最适合回答你的问题,我筛选了上百份档案才找到他!”

“请告诉我他合适的原因。”

“赫伯上校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还精通越南语和英语。他在日本、台湾和中国生活了三年,又在传统越南华人家庭长大,东亚文化在他血液里流淌。同时,他受过西方最好的教育,获得加州理工大学博士学位,他能够精准地把握复杂局势,做出正确判断。”萨姆龙用几乎是慈爱的目光看着赫伯,似乎他们有血缘关系,他为赫伯骄傲。

“以色列有很多天才的博士。”

“他们都在实验室里,同‘哈马斯’战斗的前线,唯有赫伯博士!”

“以色列也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军人。”

“总理先生,这就是我们今天的问题,军人和科学家分隔为两个不同的世界。以色列建国时,可是全民皆兵,每一个男人都肩负同样的责任!”萨姆龙见以色列总理不以为然的神情,暗叹口气,指着赫伯说,“我推荐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是局外人,不论在以色列还是亚洲,他都保持着距离,能不带偏见,理性地看待问题。其他所谓中国问题专家,或者情报分析家,都是体制内中人,有着根深蒂固的信仰,不可能给你一份客观的分析报告!”

“你认为赫伯上校能够给我客观的专业分析?”内塔尼亚胡的“专业”一词略微加重语气。

“百分之百相信!”

内塔尼亚胡深深地看了眼摩萨德首脑,示意赫伯坐下。他揉了揉鼻梁,“赫伯上校,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说服萨姆龙先生。我只希望他没看错人。”

赫伯不安地瞥了眼萨姆龙,说道,“总理先生,我什么都没做,我是从加沙行动现场被突然喊来的。”

内塔尼亚胡面露微笑,“我听说当年那艘船上不少船民离开了以色列,去欧洲或者北美定居,留下的人,也多数从事和亚洲的贸易,常年定居亚洲。为什么唯独你选择军队?我知道你不愁工作,很多公司抢着高薪聘用加州理工大学的博士!”

赫伯暗暗惊讶内塔尼亚胡对细节的精确掌握,大多数政客早就忘了船民这回事。

“简单说是犹太人救了我和我的家人,我想报恩。复杂点的答案是文化基因的传播,我们没有种族上的连接,可我接受和认同犹太文化。从文化上说,我是一个地道的犹太人,这里是我的家园。”

“但是,你认为你的家园也应该有阿拉伯人一席之地,是不是?”

赫伯意识到内塔尼亚胡读了他的档案,他耸耸肩膀,没有回答。

“赫伯上校,有些人认为这种理念是对以色列的背叛!”

赫伯清楚这些人中包括内塔尼亚胡本人。他扫了眼萨姆龙,萨姆龙面无表情地坐着,似乎毫不关心。

“总理先生,请恕我直言。犹太民族能够流亡千年而顽强存活,依靠的从来不是武力,而是信仰。作为被上帝选择的民族,我们坚信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我们的斗争是为了反抗暴君和暴政,我们追求的是上帝的教诲,是人性的光明。可是,我们现在已经迷失,我们迷信武力、暴力和镇压,忘记了历史的教训。看看加沙地区,在我们控制之前,埃及人统治了20年。再早些是英国人,30年的占领。他们之前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400年。追溯过去3000年,统治者名单很长,有十字军、哈里发、拜占庭、罗马人、马其顿人、波斯人、巴比伦人、亚述人、犹太人。今天的以色列没有创造历史,而是陷入轮回,总有一天,我们将步前任们的后尘,被赶出加沙!”

“这是失败者的论调!”

“请原谅,这是我的真实看法。”

内塔尼亚胡面无表情地凝视赫伯半晌,瞥了眼一旁静静观看的萨姆龙,展颜笑说,“赫伯上校,我不同意你的政治观点,但我很高兴你选择做犹太人。而且,我祈望能有更多像你这样的人。你可知道每年有多少土生土长的犹太人,选择离开世界上唯一的犹太人国家,去其他地方定居?”悲哀爬上他的面颊。

赫伯知道他应该保持沉默,总理不是真的询问他的意见。

内塔尼亚胡摇摇头,似乎要驱散不快的念头。“你一定听说了前几天发生在南海冲突,英国人和中国人发生冲突,一架英国直升飞机被击落,英国媒体通篇累牍分析英国海军应该如何反应。我们得到确凿消息,奥巴马政府已经做出决定,秘密派出舰队配合英国舰队返回出事地点,维护航海自由。二十四个小时之内,舰队将到达中国岛屿。中国人尚不清楚这件事,还在公开警告英国不要挑起南中国海战争。专家们都告诉我,不必担心,可我的职责就是担心。以色列是个小国,如果美国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不能继续提供保护和支援,以色列立刻陷入危险。”他看着萨姆龙说,“我们可能真的被阿拉伯人,赶下大海!”

“我认为,最危险的还是波斯人,他们将是以色列最危险的敌人!”萨姆龙说。

内塔尼亚胡不置可否,看向赫伯说,“我需要知道,中国的可能反应?中美战争的可能性?”

“我不是预言家,这也不是数学题,能精确计算出可能性。但我很确定,中国和美国必将爆发战争。即便这次不会发生,下一次在不同的地点也会因为其他理由爆发,他们两国已经把彼此当作敌人很长时间了,我很惊讶和平能保持这么久!”

“你这么确定吗?美国控制着海洋和天空,一旦开战,中国人胜率很小!”

“以色列有飞机坦克大炮,巴勒斯坦人有石块和步枪,没人认为他们能赢,可过去七十年他们从未停止过战争!”

内塔尼亚胡不太情愿地点头,“有道理。可中国隐忍美国这么多年,也从中获利甚多,为什么不继续隐忍呢?毕竟战争只会带来毁灭,难道中国人这么蠢吗?”

“总理先生,你不了解东亚的历史,孤立地看待这些国家。要想理解中国,必须先看看日本的过去。美国人认为,日本人偷袭珍珠港打响了太平洋战争。而日本人认为,1905年日俄战争后,美国人就处心积虑地围剿日本,比如要求英国不能和日本结盟,不对日本产品开放美国市场,限制日本政府从华尔街借款。美国精英判断,日本人不敢反抗,只能乖乖地退回本国,而日本人用偷袭珍珠港回应。虽然日本最终战败,可美国人很清楚,倘若双方实力差距不那么明显,战争胜负就很难说。今天,历史在重演,只不过日本人换成了中国人。西方媒体大谈政治体制、价值观、民主理念的争执,而中国人坚信美国在一步步剿杀中国。中国的退让,换来的不是美国的善意,而是战略空间日益缩小,周围邻国肆意挑衅。像日本海军元帅山本五十六所想,在这场战争里,中国不需要打败美国,只要逼着美国重新谈判就可以。”

萨姆龙插话说,“假如中国惨败,岂不是连谈判的筹码都没了吗?”

“中国人历来自豪,把自己当作世界的中心,再加上他们政府这些年的宣传,让他们不相信会惨败。我觉得中国人认为美国人软弱,受不了大规模的伤亡。他们在朝鲜战场上已经和美国人较量过,又在越南战场警告美国人不能入侵北越,最后导致美国越战失败,所以他们内心对美国有种优越感。”

“我们的情报说,美国军队这些年一直准备与中国的战争。美国空军和海军占据绝对优势,中国最繁华的沿海城市都在美国飞机轰炸范围内,美国制定了各种计划。加入真的爆发南海战争,中国人将尝到伊拉克人被密集轰炸的滋味!”

赫伯耸耸肩膀,“如果轰炸能够解决问题,就不会有‘哈马斯’和‘伊斯兰国’了!”

“我们能不能把话题范围缩小?我需要的是对中国的分析!”内塔尼亚胡面露不悦。

“抱歉,我仅仅阐述一个观点。”赫伯脸上毫无歉意,“不管怎么说,如果美国人认为轰炸能让一个国家屈服,那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就白打了!”

“所有中国问题专家都给我同一个意见,中国经济非常危险,中国政府为了转移国内不满情绪而对外扩张,希望借助民族主义来保持政权。但是中国人不会冒险去和美国人打仗,中美战争会以中国人的惨败收场!”

“我不是中国问题专家,但是我知道一点,战争从未按照所谓专家的意见进行!”

以色列总理脸上出现阴霾,显然不习惯一个上校的顶撞。

萨姆龙警告地看了眼赫伯,打圆场说,“赫伯上校,你认为中国人藏有某种秘密武器?”

“我不知道中国人有什么,但美国人太自以为是,以为可以唯我独尊,对所有人都颐指气使。可他们想过没有,即便打败中国,还有俄国、德国、日本、印度等潜在对手,难道他们能轰炸所有国家?”

“不要走题,我不需要你来分析美国!”内塔尼亚胡严厉说。

“总理先生,假如你想听中国惨败的分析,我相信专家学者比我更擅长。我不否认这个可能性,但胜败与否不改变未来的走势。这不是零和游戏,很可能没有赢家,中国失败不代表美国的收获。美国人将会发现,他们处在英国二战后的位置,赢得了战争,却输掉了昔日的帝国!”赫伯犹豫一下说,“我认为,世界将重新布局,亚洲将出现巨变。”

“我没听明白,亚洲如何巨变?”

“中国、日本将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构建一个政治经济的联合体,韩国很可能选择加入,至少不会排斥。而越南、菲律宾、泰国等东盟国家将自愿或者不自愿地靠拢。用不了二十年,东亚将形成类似欧盟的地区,美国将会发现越来越被排斥在外。说穿了,亚洲人信奉的不是文化基因,而是血缘和肤色,他们都是黄种人!”

“你也是黄种人。”

赫伯耸耸肩膀,“我是以色列黄种人。”

内塔尼亚胡看向摩萨德首脑说,“萨姆龙,你同意他的分析?”

萨姆龙瞥了眼赫伯,慢腾腾地说,“总理先生,我不是亚洲问题专家,没法评判赫伯上校的看法。但是,我的人生经验是 – 最艰难的决定最好由最优秀的人来做,而最优秀的人只能在艰难的经历中造就。我想不出,在以色列,还有谁的经历比赫伯上校的更艰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