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二章 12-2 前美国总统(1)

美国,俄亥俄州,克里夫兰机场

 

最新式的私人喷气式客机姿态优美地着陆,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颠簸。它一路滑行到停车坪前。年轻漂亮的空姐打开机舱门,微笑送别客人,当轮到前美国总统比尔 克林顿时,她用妩媚性感的声音说,“再见,总统先生,希望还有机会为你服务!”

神情有些恍惚的克林顿,似乎一下子惊醒,露出招牌式的笑容,“甜心,太谢谢你!”他老练的目光迅速扫视她的身体。那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赤身裸体。她身体微微颤抖,不得不抓着扶梯,克制自己投怀送抱的冲动。

克林顿似乎想要说什么,舷梯下有人说,“总统先生,你的汽车来了。”他遗憾地看她最后一眼,缓慢走下舷梯。

她目送他坐进联邦秘密特工驾驶的黑色林肯轿车,心湖泛起一阵涟漪。她听说过他的不少风流韵事,曾经鄙视过他,可今天亲眼见到他本人,才领略到他的男人魅力,无需金钱、权力、英俊、年龄等外在条件,他的目光就能让她融化。她暗下决心,下一次再见到他,她不会再被动等待。

林肯轿车驶出私人机场入口,克林顿望着窗外凄凉的景色,不觉皱眉。此时加州温暖如春,倘若不是为了希拉里的总统竞选,他绝不会来俄亥俄州。抓紧时间的话,也许他能午夜前办完所有事情,搭乘飞机回洛杉矶。他不自觉地想到娇嫩欲滴的空姐,机舱宽大的皮椅,能帮助他更好地认识她。

“需要冒险吗?”他半真半假地思考着,现在敏感时刻,无数人等着抓他丑闻,若被曝光,后果将非常严重,甚至可能影响希拉里的选举。可这种禁忌,是多么的刺激!

“总统先生,你没事吧?”

“呃,我很好。”克林顿有点恍惚地看着对面的玛丽莲 黑尔,她是希拉里总统竞选委员会当地的负责人,正神情肃穆地瞧着他。

“你知道今晚会谈的安排吗?今晚州长请你去州长官邸晚餐,然后你们一起去克里夫兰商会演讲。九点有一场私人宴会,都是希拉里的支持者,捐款数目超过十万美元。他们希望得到你的鼓励。十一点希拉里召开竞选策略会议,她希望你能参加。”

克林顿微微皱眉,提前离开的计划正式泡汤。希拉里是个工作狂,十一点开会,不到一两点钟不会结束,两人还得单独谈谈,凌晨三点前能上床就算幸运。

“我妻子人在哪里?”

黑尔看了下手机屏幕,“她正在辛辛那提市中心的黑人高中发表演说。然后,她要去参加三个小城的选民会议。这些天来她为了得到本州民众的支持,像个钢铁女战士一样马不停蹄地到处演讲和开会,我们都为她自豪!”

“我们也很感谢你们为她竞选总统的辛苦劳作。”克林顿见黑尔表情没有因为夸奖而开心,反而眼睛里闪过怀疑的阴影。他心里暗暗不爽,希拉里竞选团队很多人不喜欢他,觉得他的道德缺陷是阻碍希拉里当选总统最大障碍。这帮混蛋,全然忘记是谁带领美国走出衰落,享受史无前例的经济繁荣。

克林顿遵照黑尔的安排,一晚上与各色人等不停地握手、寒暄、说笑。等终于回到希拉里的酒店套间时,他因为站立时间太久,脚底疼痛难忍,不得不换上拖鞋。总统竞选委员会的几名重要人物到场,希拉里本人却不见踪影。直到午夜后,她才姗姗来迟,进屋后勉强拥抱一下克林顿,就让众人开会。

克林顿静静地看着希拉里和顾问们商议竞选策略,心里涌起一股柔情,虽然她已经华发覆盖,满脸皱纹,可在他心里,她依然是耶鲁法学院那个戴着厚厚眼镜、热情真挚、有着一颗朝圣者灵魂的年轻女孩。

毫无疑问,希拉里能够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总统。她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她的直觉超乎寻常地敏锐,她的意志坚韧,不亚于任何男人。加上他的帮助,她能够实现梦想,改变美国,青史留名。但是她个性里有非常执拗的一面,她的竞选策略最近出现问题,面对共和党人凶狠的攻击,她的反应过于软弱,导致她的支持率有所下降。但他决定在她征询他的意见之前,不会主动说出建议。

自从他2000年离开白宫,他们的关系就很微妙,他们彼此心知肚明,他身体无法保持忠诚,女人是他生命所剩无几的亮点,他没法舍弃。不过,他以一个男人能够爱一个女人的最大程度爱她。她清楚这一点,很多时候需要他的爱,可同时又深深鄙视他,他数次考虑离开她,每次都最后关头却步。把他们维系在一起的,除了女儿切尔西,更多是政治考量。没有克林顿的支持,希拉里不可能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而没有希拉里,克林顿不可能再次入住白宫。

凌晨两点十五分,会议结束,众人散去,屋内只剩下克林顿夫妇、黑尔和霍克尼,后两人是希拉里最信任的助手。希拉里疲倦地说,“我头痛得厉害,谁有止痛片?”

“亲爱的,你得悠着点。距离最后投票还有二十几天,你可不能倒下,否则你不仅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总统,还会成为第一个被抬进白宫的总统。”克林顿有意开玩笑说。

希拉里面若寒霜,她吞下助手药片,看着丈夫,终于发泄出积聚的怒火,“你他妈的做什么?昨天你就应该来这里,我本来安排好了两场附近小城市政府的集会,不得不临时取消,你知道这会让我损失多少俄亥俄州的选票吗?”

克林顿为她强烈的语气惊讶,他瞥了眼面无表情的助手们,“我电话里不是解释了吗?中国休斯顿领事约我在洛杉矶秘密见面,我没法拒绝。”

“狗屁!比尔,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陪你在洛杉矶的女朋友,所以扯出中国人。”

克林顿心里一惊,“第一,我在洛杉矶没有女朋友。第二,我说的是实话,中国人因为南中国海的事情,想要我和奥巴马说和。”

“他们可以随时随地与你见面,你完全可以邀请他来克里夫兰,为什么一定要在洛杉矶见面?”希拉里指着克林顿说,“你最好系紧裤腰带,如果媒体曝光你老二游荡在哪个婊子的身体里,搞砸我的总统竞选,我发誓我……”

“尊敬的总统女士,”克林顿打断说,“中国人答应全力动员各地华侨组织,投票日那天绝大多数美国华人将支持你,你至少能多得一百万选票!”

黑尔插话说,“这未必是什么好消息吧?如果共和党人知道中国政府背后的运作,一定会爆料给媒体,美国选民已经怀疑我们和中国政府走得太近,这类负面报道只会让我们损失更多选票。而且,中国人聚集的纽约、加州、麻州原本就是我们能拿下的选区,他们投不投票都不会影响结果。”

“第一,希拉里不能仅仅满足赢得足够的各州代表团,这是历史留名的时刻,她需要得到美国大多数选民的支持,票数越多越好。第二,中国人已经分散到迈阿密、伊利诺爱、明尼苏达,包括克里夫兰这些民主党和共和党争夺的州,他们的选票很可能决定某个关键选区的得失!”克林顿首次看向黑尔,毫不掩饰目光中的怒火,这娘们难道忘记谁是屋内最有经验的专家吗?他克林顿可是赢过两次总统选举。

他用手指指着黑尔说,“你还需要记住一点,小女孩。想成为总统,除了考虑选票外,还要知道如何像总统一样做前瞻性思考。奥巴马把中美关系弄得一塌糊涂,给我们留下一个烂摊子,希拉里入主白宫,要想做出成绩,必须得到中国人的配合!”他不愿意公开顶撞希拉里,可绝不会容忍她助手的嚣张。

黑尔望着克林顿的手指,气得满面通红,她加入希拉里竞选团之前,是纽约顶尖律师楼的最年轻合伙人,从来没人敢对她如此无礼。她正要反唇相讥,希拉里平静地说道,“玛丽莲,比尔说的没错,没人比他更懂得如何行使总统权力,这就是为什么他是肯尼迪之后最受欢迎的民主党总统!”

黑尔勉强说,“我还以为那是奥巴马的头衔。”

克林顿模仿奥巴马的声音,“这个头衔,我很愿意让给他。我们要勇于梦想,敢于改变。我们能做到,能做到!”他举起手臂,耷拉脑袋,做出黑人民权运动的标准姿势。

他的声音惟妙惟肖,很有奥巴马演讲的韵味,惹得所有人大笑。克林顿夫妇和奥巴马关系紧张是民主党内众人皆知的秘密,克林顿曾经全力帮助奥巴马连任成功,奥巴马的亲信却在民主党选举候选人期间表态支持希拉里的竞争对手。希拉里赢得民主党候选人资格后,双方关系稍微缓和,但心病犹存。

“中国领事找你做什么?”希拉里眉宇舒展一些。

“还不是南中国海的破事?他们听到些风声,希望我给奥巴马传话,不要支持英国人的冲动,避免南海冲突。”

“你怎么回答?”

“我自然说我对奥巴马的决策没有影响。中国人太自以为是,我早就警告过他们,在南中国海和东海要收敛些,不要逼得所有国家联合起来,一直对付他们。他们听不进去,现在闹出事又开始到处拉关系。我听小布什说中国人也找过他,说什么避免南海战争!”

“他们习惯暗箱操作,热衷人际关系,不碰个头破血流不会改变思维方式。”希拉里思考片刻问,“奥巴马准备做什么?有人告诉我他要派航空母舰过去。”

“这肯定是他考虑的方案之一。如果他任凭军方牵着鼻子走,很可能擦枪走火,导致中美战争。军方那些人,尤其太平洋舰队的家伙,早就想找机会教训中国人!”

“奥巴马没打电话给你?”

克林顿不屑地哼了声,“他以为他已经学会怎么做总统,不再是被人瞧不起的哈佛黑鬼!既然他想青史留名,就让我们看看他怎么应付危机吧。”

“总统先生,”黑尔用礼貌的语气问,“他是不是想学你,来一次误炸中国南斯拉夫大使馆?”

克林顿脸色顿时绷紧,二十年前他做总统时,美国空军轰炸南斯拉夫首都,一架B2战略轰炸机轰炸了中国大使馆,好几名中国外交官遇难。美国官方解释是中情局提供了错误的地图,私下传闻是中国雷达监测帮助南斯拉夫人打下一架美国隐形飞机,美国人报复。

“今非昔比,那时候中国人没能力挑战我们,现在不同,他们可以威胁我们的舰队。如果爆发战争,即便我们最终胜利,可也要付出惨重代价!”

“你认为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多大?”希拉里皱眉问。

克林顿知道妻子真正关心什么,想了想说,“亲爱的,我不认为中国人会选择这时候和我们打仗。但是,如果战争真的爆发,对你更有利,因为你做过国务卿,熟悉外交事务,知道如何同中国人打交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