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二章 12-1 音乐系学生

驾驶员放下头盔和吉他盒,突然间拎起一根铝制的棒球棒,重重地刺在鲁笑的胃部。鲁笑痛苦地弯腰,下意识伸手去抓棒球棒,两手捞空,随即感到背上一阵剧痛,接着大腿又遭到重重一击,他支撑不住,趴在地上。

驾驶员挥舞着棒球棒,狠狠地殴打鲁笑,嘴里不停地咒骂着。鲁笑捂着头部,蜷缩着身体,闷声挨打。

驾驶员扔掉棒球棒,拔出腰间手枪,对准鲁笑脑袋,气喘吁吁地说,“你害死了马歇尔!”

鲁笑仰面望着枪口,抹去嘴角鲜血说,“你心里很清楚,凶手不是我。”

“都是你引起的祸害!”

鲁笑看了眼驾驶员,闭上眼睛。

驾驶员踢了一脚鲁笑,“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一两百人死在我枪下,不多你一个!”

“马歇尔提过你的官方记录。杀了我,你还会创造另一项记录。”

“什么记录?”

“你发射了一颗历史上最昂贵的子弹!”

“你他妈的说什么?”

鲁笑睁开眼睛说,“杀了马歇尔那些人试图挑起中美两国的战争,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追杀我的原因。你开枪,你不是杀了我一个人,还有中美两国的和平!”

“狗屁!”

“你心里清楚我说的是实话。”

“你有什么证据?”

“今晚死的那些人还不够?你还需要什么证据?”

驾驶员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如果我发现你撒谎,这颗子弹还是你的!”他收起手枪。

“可能轮不到你,其他人就提前干掉我。”鲁笑挣扎着站起来,小心活动各个关节,惊讶地发现居然没有骨折。

驾驶员脱下皮夹克,走出房间,回来时手里拎着两瓶啤酒。他把两个瓶口放在一起别了一下,瓶盖砰地掉落。他把一瓶放在鲁笑身边,自己坐在沙发上,咕噜喝了半瓶。“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鲁笑三言两语描述了警察的出现,突然的袭击,以及几个黑衣人的出现。

“你确定马歇尔死了?”

“我没时间看到他伤口,但他是被狙击手的点三五口径子弹击中后背,距离不超过两百米,你知道那玩意动能多大。中弹的人,除非立刻进最好的外科医院做手术,否则不可能活下来。”

“操,他是个好人,救过我的命,不该这么死掉!”泪水从驾驶员眼睛里涌出。

鲁笑拿起啤酒,喝了一大。他暗想马歇尔让驾驶员躲在暗处,应该也有保护的心思。他打量着光徒四壁的客厅,除了两张面对面摆着的沙发和一张折叠式长桌,没有任何的家具,地板上积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他们想要杀你还是活捉你?”

“我不知道。他们肯定不介意我死,我从房子里跑出来,好几颗子弹差点击中我。”

驾驶员犹豫一下,“你到底是谁?”

“我的一个朋友被人谋杀,所以我来美国找出背后的凶手,此人很可能和雇佣马歇尔的客户雅各布有关系……”

“你是中国间谍!”驾驶员眼睛变得猩红,怒火燃烧,像是准备再次扑上来。

鲁笑瞥了眼墙角的棒球棒,“冷静点,马歇尔已经意识到不妙,否则不会让你躲在暗处!”

“都是因为你,他们才送命的!”

“雅各布雇佣你们远在我出现之前,马歇尔接下他的活儿就已经一只脚踏进棺材,他从一开始就没想留下活口!你想报仇,帮我找到雅各布。”

驾驶员半晌没吭声,最后勉强说,“我不是马歇尔的全职员工,我白天有其他工作。如果遇到棘手的活儿,他需要额外的安全措施才找我。他提过雅各布,说他背景很深,和政府情报机构联系密切,所以才接下这个任务。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联系雅各布,我甚至怀疑这不是真名。”

“马歇尔的办公室应该有记录吧?最起码得记账。”

“他说他只是记录正常生意,像这种活儿一般都是秘密进行,现金交易,没有文件记录,客户喜欢这种安排。”

“他办公室在哪儿?”

“他没有传统的办公室,他每天在越野车里行动。他雇佣一家公司提供接听电话服务,客人打电话来,会转到他的手机上。他的办公室文件都在越野车后备箱里。”

“该死!”鲁笑想到熊熊燃烧的越野车残骸,所有文件化为灰烬。“加内特他们会知道什么吗?”

“不,他没告诉加内特。加内特不是正式员工,因为达不到他的标准。他找加内特纯粹是为了迷惑你。你把他们留在汽车旅馆里,你在加油站时,我们的人已经把他们救出来,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回家,你即便找到他们,也不会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马歇尔家在哪儿?也许他在那儿保留些文件。”

“他一个人住在金士顿,他前妻和孩子在加州生活。你确定想去他家?那些人可能在他家等你自投罗网。”

“你告诉我他家地址,我一个人进去。”

“听着,你这个中国混蛋,我不怕他们,可绝对不想傻乎乎地走进一个陷阱,这种死亡没有意义!”

“我不认为会有陷阱,或者准确说,可能性不大。”

“你怎么敢确定?”

“他们今晚损失惨重,至少六个人需要医疗救助。像这种组织,成员不会太多,一下子少了六个人,他们怎么也得等候增援。再说,他们需要搞清楚你的身份。”

“你说的有道理。但我们不能骑摩托过去,那是富人区,警察巡逻很频繁,邻居也很敏感,非常注意街道上的陌生人和车辆。我没有汽车,坐出租车,司机可能记住我们。”

“你骑摩托车带我去波士顿,我的汽车在停车场里。”鲁笑顿了顿,问道,“这儿有武器吗?”

驾驶员眯着眼睛打量鲁笑片刻,转身走出去,回来时手里拿着一把点四五口径的美国军用手枪。鲁笑伸手去接,他没松手,叮嘱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当然,我是佛教徒,不杀生。”

一个小时后,他们出现在停车场外。鲁笑独自走进去,驾车出来停在拐角处,驾驶员把狙击步枪盒放在后备箱,坐进副驾驶位置。

“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鲁笑说。

驾驶员踌躇片刻说,“肯尼。”

“很高兴认识你,肯尼。”

“我不能说有同感,事实上,我真希望你没出现,这样马歇尔至少还活着!”肯尼瞥了眼鲁笑,“或者,我应该在加油站干掉你,省却所有麻烦。”

“你对人态度一直这么友好,肯尼?”

肯尼脑袋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

鲁笑开车上了93号公路,驶向金士顿。他打开收音机,拨到一个新闻台,听新闻报道。

“他们会把这件事彻底压下来,媒体不会听到任何消息,或者知道也不能报道。我见过太多这种事!”肯尼闭着眼睛说。

“这是你退役的原因?”

“不,我退役是因为我没法承受更多,战场让人衰老,我生理年龄二十六岁,心理年龄已经九十岁!”

“你白天做什么工作?”

肯尼蓦然睁开眼睛,瞪了鲁笑片刻,不太情愿地说,“音乐系学生。”

鲁笑想说自己对小提琴的爱好,又感觉时机可能不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