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一章 11-2 “库拉科夫海军中将”号 (1)

叙利亚塔尔图斯港

 

红彤彤的太阳悬浮在海平面上,金光万道,海波荡漾,整个世界染上了一层红晕。

伊万诺维奇 雷诺夫少将站在码头上,痴迷地望着大海,作为“莫斯科”号导弹巡洋舰舰长,他走南闯北,见识无数,可鲜少见到如此壮美的景观。

“震撼,是不是?”

他回头见菲利普 克拉夫钦科上校,“库拉科夫海军中将”导弹驱逐舰的舰长。“是啊,上两次我来叙利亚,没碰上好天气,无缘见识落日。这真是仙境,难怪数千年来各方人马杀来杀去,都想占为己有!”

克拉夫钦科随意地扫了眼落日,“我听说从科涅夫司令官的官邸看,风景更壮观。”他委婉提醒雷诺夫赴宴。

雷诺夫似乎没听到,“想想莫斯科街头已经下雪,这里还温暖如春,我们很幸运在此拥有永久海空军基地,美国人太愚蠢了,倘若他们手腕灵活点,知道怎样和阿萨德总统做生意,今天就没我们俄国人的事情了!”他嘿嘿笑出声。

克拉夫钦科忍着没吭声。美国人赌的是推翻阿萨德的什叶派政权,逊尼派新政府上台将全面倒向美国,必然取消租借塔尔图斯港口给俄国。如此浅显的道理都看不清楚,让人惊讶雷诺夫少将是如何成为黑海舰队旗舰的舰长。“唯有在俄罗斯,一切皆有可能!”克拉夫钦科心里暗说。

“小伙子们,注意身体,不要喝得太多!”雷诺夫注意到一群穿着便装的俄军水兵正走向码头外,那里有一排当地人的酒吧、餐厅和天知道其他什么店铺。

众水兵认出他,笑着敬礼,一个嚷道,“舰长先生,我们保证绝对不只是喝酒,还会品尝阿拉伯花蜜!”

雷诺夫哈哈大笑,用力挺了两下胯部。克拉夫钦科心生鄙夷。雷诺夫很受水兵的爱戴,可这种粗俗实在有损海军军官的尊严,更不要说舰长的风度了。幸亏他们两艘军舰来叙利亚只是执行短期任务,很快他的军舰将独自去非洲巡航,他不必听从雷诺夫的命令。

雷诺夫似乎表现还不够男人,解开裤链,对着两米外的海水撒尿。克拉夫钦科实在替他害羞,转身看着港口,等雷诺夫结束私密行为,走向向一边等候的黑色奔驰轿车,他才跟上。

克拉夫钦科从另一侧坐进车内,司机发动汽车。发动机噪音过大,像是一个患上气管炎的病人,不停地咳嗽。克拉夫钦科知道汽车需要维修,隐忍着没说,只是回头看了眼后面的军用吉普车,四名荷枪实弹的俄军士兵,表情漠然地注视着远方。

奔驰轿车顺着狭长的道路先向南开去,驶出俄军管辖区,进入一条繁忙的公路,绕一个很大圈才能到达俄军基地司令官科康斯坦丁 涅夫少将在山头的官邸。如果按照克拉夫钦科的本意,他更愿意从码头走小路步行过去,可雷诺夫出于安全考虑,坚持乘坐科涅夫提供的防弹汽车。克拉夫钦科提醒说,伊斯兰国制造的路边炸弹有过炸毁美国主战坦克的记录,奔驰轿车再有名气,也不可能幸存。雷诺夫说不要相信美国人谣言。克拉夫钦科差点气结,莫斯科人德国情节浓重,迷信奔驰,可雷诺夫毕竟身份不同。

“该死,我忘了带礼物!”雷诺夫懊恼地一拍大腿。

克拉夫钦科从手提包里拿出两瓶鱼子酱。“我准备了。”

“菲利普,”雷诺夫亲热地喊着克拉夫钦科的名字说,“你真是个好人,我不会忘记你的好心肠,我保证!”

克拉夫钦科谦逊地笑笑,他明年有机会提升少将,作为舰队司令,雷诺夫的意见重要,倘若鱼子酱能发挥作用,那他愿意多买些,可惜贪官的胃口,超过常人想像。

“让我先给你一个建议,等会吃饭时,你小心说话。这些人可都是有来头的,你不知道哪句话传错了,引起误解。这年月,你不能随便得罪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雷诺夫说。

“谢谢你,伊万诺维奇,我一定小心!”克拉夫钦科投桃报李,称呼雷诺夫的名字。

“菲利普,让我再告诉你一肺腑之言,等你坐到我的位置,就会发现朋友的重要性。这世界上什么都可以少,唯独不能少朋友!”

雷诺夫少将绝对不少朋友,科涅夫司令官的宴会共有五位来宾,除了两名新来的舰长外,还有俄军叙利亚空军指挥官,亚历山大 莫洛涅耶夫少将;俄国驻叙利亚大使馆武官,安德烈 日马琴科上校;俄国对外情报局官员,格麦德 瓦土京上校。雷诺夫熟悉每个人,彼此喊着名字。克拉夫钦科暗暗惊讶,他很清楚这五个人权高位重,几乎一手支撑着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影响着整个阿拉伯半岛、土耳其和非洲海岸的局势。

“雷诺夫少将,克拉夫钦科上校,请允许我代表叙利亚欢迎你们的到来!”科涅夫司令举起酒杯说,“为了俄罗斯,干杯!”

克拉夫钦科喝下一口白色的葡萄酒,瞟了眼酒瓶。这酒看似普通,却酒香醇厚,入口绵延,唇齿留香,是他喝过最美味的葡萄酒。

科涅夫注意到他的表情,微笑说,“这是89年的弗爵特级葡萄园勃艮第红酒,有价无市,上次来做客的法国舰队司令官送给我两瓶,我一直舍不得喝,今天特意拿出来请大家品尝。”

雷诺夫对克拉夫钦科使个眼色说,“亲爱的康斯坦丁,我们接到出航的命令太匆忙,没时间挑选别的礼物,只带了点家乡的鱼子酱。”

科涅夫瞥了眼鱼子酱商标,夸张说,“你们的到来,就是最好的礼物,最近美国军舰非常嚣张,总在附近海域转悠,我希望你们教训他们一下。”

“不必担心,美国佬欺软怕硬,我们的军舰是俄罗斯的拳头,挥舞两下他们就老实了!”

科涅夫和瓦土京上校快速交换眼神,“说说莫斯科的事情吧,我们很长时间没回去过,很想念家乡。”

“还是老样子。总统先生运筹帷幄,一切都在掌握中!”雷诺夫居然掉书袋。

“我听说他向陆军倾斜,是真的吗?”

“你指新组建的第一坦克近卫集团军?国防部瞎嚷嚷,要求顶住美国人的边境威胁,扩充陆军,殊不知,真正解决问题还得要海军,只要切断美国人的海上补给线,欧洲还是我们的!”

莫洛涅耶夫少将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作为空军顶尖飞行员,他觉得海军花拳绣腿,只会作秀。

瓦土京看出苗头,接过话茬,“康斯坦丁,法国人送的不止葡萄酒吧,我希望你能慷慨些,拿出来一起分享。”他大腹便便,个子不高,年过五十,光亮谢顶,脸上总带着笑容,细看能发现他目光中闪烁着阴骘气息。

科涅夫微笑不语,示意身穿白色制服的侍者上菜。

莫洛涅耶夫说,“法国人精于口腹之欲。去年我参加巴黎航空展,法国舰载航空兵指挥官萨科齐上校送给我一大块奶酪,天下美味,你吃了再也不想碰其他的奶酪!”

“各位,不要忘了身在何处,窗外就是‘阿莫里特’神庙遗址,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象征着叙利亚的兴衰变迁。科涅夫将军请我们来,可是别有深意!”日马琴科说。他穿着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留着阿拉伯人常见的小胡子,风度翩翩,看上去像个银行家。

“你的意思是世事无常,有一天可能是非洲人坐在这里指点江山?”瓦土京说。

“历史上,非洲人数次占据过这片土地,如果再次发生,我不会稀奇。”日马琴科冲着科涅夫说,“大使先生需要参加阿萨德总统的宴会,没法抽身,特意让我转达他的歉意!”

克拉夫钦科感受到明显的敌意,他知道大使馆武官日马琴科,属于军事情报局。而瓦土京属于俄国对外情报局。两者明争暗斗多年,可以追溯到前苏联时期。普京总统第三次出任总统,根据业绩来分配财政预算,军事情报局和对外情报局之间的斗争愈发激烈。

两名身穿浆白制服的叙利亚侍者进来,先端上俄罗斯传统开胃菜,蔬菜色拉。色拉颜色搭配非常精致,吃起来更清新爽口,带着泥土的芬芳。雷诺夫吧唧吧唧地吃着,他身旁的克拉夫钦科强忍着,差点失去食欲。

第二道菜是常见的“小牛肉土豆白菜汤”,牛肉鲜嫩无比,土豆和白菜蕴含着山野花香。第三道菜“西伯利亚鲟鱼”,俄国人餐桌上的普通菜,可味道别具风格,有着法国菜的高贵和阿拉伯菜的异域风情。众人赞不绝口,雷诺夫嘴里塞的满满的,冒着被噎着的危险,说是他有生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

科涅夫露出得意笑容,却闭口不谈厨师的来历。最后日马琴科揭开谜底,厨师曾经在法国巴黎米其林餐厅工作过十年,回大马士革开餐厅,内战爆发后,不得不逃离首都,成了科涅夫的私人大厨。科涅夫补充说,他保证厨师全家四十几口人的安全,厨师非常感激,做的每一道菜都包含感恩之情,所以才如此美味。他认真的样子,有些像戏剧演员,引来众人笑声。瓦土京说科涅夫应该去越南或者古巴,享受到的不仅是美味佳肴,还有爱意绵绵的胴体。

克拉夫钦科暗自琢磨,少将的薪水比上校的多些,可也有限。科涅夫少将却能负担得起奔驰防弹轿车,米其林餐厅级别的主厨,显然收入不限于俄罗斯政府的工资。早有人说,科涅夫头脑灵活,长袖善舞,生活得像个王公,今日一见,果然传闻不虚。

“好像有什么事情困扰你,克拉夫钦科上校?” 邻座的莫洛涅耶夫说。

“将军,我很好,非常享受这儿的食物。”克拉夫钦科扫了眼正在热烈交谈的雷诺夫,“我有点好奇战事进展如何?我听说叙利亚境内好几处战场陷入僵局。”

空军少将不屑地撇撇嘴,“不要相信所谓的新闻,这些土匪不过是乌合之众,给我足够的炸弹和飞机零件,我的小伙子们就能把他们全干掉!”

“我们舰队带来三艘商船,装载了很多装备。”

“很好,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叙利亚的气候比世界任何地方都损耗零件,我的飞机只能勉强维持一半的出勤率。”

“将军阁下,叙利亚问题不是简单的轰炸就能解决的。战场上的叛匪不过是一小撮,你杀了他们,还有很多人站出来。你应该学习阿拉伯人的耐心,积蓄力量,等到合适的时机再一击致命!”瓦土京说道。

“耐心,这是你们和政客喜欢的字眼,我整天看着同一群混蛋躲在居民区、清真寺、医院里打冷枪,却被禁止投掷炸弹,这是对我们飞行员的侮辱!”

瓦土京笑了笑,居高临下地说,“亲爱的亚历山大,你真是火爆脾气,请暂时冷静一下。现在,我们在下棋,试探美国人、沙特人、土耳其人、伊朗人、还有欧洲人的打算和决心,只有能到合适的时机,我们才能出击,否则战场上取得的成绩无法转化为俄罗斯的利益,反而帮助我们的敌人。”

莫洛涅耶夫不以为然地哼了声,“合适的时候,什么时候才合适?已经快两年了,我还没等来合适的时机!”

他们的谈话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出人意料,日马琴科插话说,“瓦土京上校说的对,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你们空军在战场上表现得越好,越会刺激敌人联合起来。美国人正在源源不断地给叛匪、沙特阿拉伯人运送武器,土耳其人更是小动作不断,叙利亚政府军前几天抓获的叛匪俘虏里有十几个土耳其退伍军人。我们只要控制关键的几块版图,保证阿萨德政权的稳定,就已经达到战略目的。”

雷诺夫有些不解地说,“可莫斯科派遣我们舰队来是准备大干一场的,我甚至听说有可能重新组建俄罗斯地中海支舰队。”

克拉夫钦科这才意识到雷诺夫的莫名兴奋,假如俄国重新组建地中海支舰队,必然以这里的大型舰船为骨干,雷诺夫无疑是舰队司令的热门人选。

瓦土京和日马琴科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日马琴科优雅地向雷诺夫微笑说,“雷诺夫将军,我相信莫斯科对阁下青睐有加,赋予了重任。”

科涅夫拍了拍手掌说,“不许再说政治,我要好好地招待我的莫斯科客人,现在是品尝美酒的时候。”

两名侍者送上四瓶外形怪异的酒,给每个人斟了一杯酒,味道辛辣刺激,烈性不亚于俄国的伏特加。克拉夫钦科忍着喉咙口的火焰,吃了一大块鲟鱼,缓过劲儿,拿起酒瓶,才看到墨西哥龙舌兰的标签。

众人兴致勃勃,推杯换盏,很快瓶子很快空空。雷诺夫解开领口,问科涅夫还有什么好货。科涅夫喊来侍者吩咐两句,侍者很快送上五瓶50度的苏格兰威士忌。

这时,一名上尉军官进来报告说,“莫斯科”号有人寻找雷诺夫少将。雷诺夫不悦地询问怎么回事,一名水兵战战兢兢地送上加急电文,他看完后咒骂一声,打发走水兵。他先端起酒杯咕嘟嘟喝了一大半,对众人说,国防部命令“莫斯科”号立刻完成补给,前往南中国海巡航。他对克拉夫钦科说,“库拉科夫海军中将”号取消去非洲的命令,跟随“莫斯科”号去亚洲。确切编队任务尚不清楚,他怀疑上面某位大人物头脑发热,要搞什么友谊访问。

科涅夫安慰说,“海军巡航可以停靠印度、越南等几个友好港口,品尝一下异域风光。等你回来,我再给设宴欢迎。”

“雷诺夫将军,你应该高兴才对,因为你们很可能要亲眼目睹一场好戏。”日马琴科见雷诺夫不解的眼神,笑说,“你们可能没听说,前天菲律宾人和中国人在南中国海军事冲突,英国舰队不知怎地卷进去,双方交火,英国人损失了一架直升飞机后撤退。英国媒体曝光,英国人受不得羞辱,准备派舰队回去找回颜面。”

“我听说英国人正向美国人求援,美国人准备加入南海冲突,中国人要有麻烦了!”瓦土京说。

“我希望他们能狠狠地教训中国人一番,也许这会让他们明白谁是朋友。我很不喜欢他们一边口口宣称和我们是朋友,一边骑墙观看我们和美国人斗法。上次伊朗革命卫队的将军说他们几次请求援助,抗击美国,中国人始终不给予正面回答。”莫洛涅耶夫说。

雷诺夫慢慢领会,脸上出现迟疑神色,不安地问道,“国防部不是要我们去支援中国人吧?在海上挑战美国人的舰队可不是太明智!”

克拉夫钦科注意到其他几人快速交换目光,显然是在鄙视雷诺夫的胆怯,他不得不出面维护海军的尊严,“美国舰队固然实力惊人,可我们俄罗斯海军早就证明过自己,假如真的爆发南海战争,我们有足够的火力击沉他们引以为傲的航空母舰!再说,我相信不会仅仅派遣我们两艘军舰。”

雷诺夫似乎安心些,点头说,“你说的对,只要有两艘基辅级潜艇潜伏附近,美国人就得小心!”

科涅夫摇头说,“说这些还为时过早,美国人精于算计,不会那么鲁莽。我估计上面是在显示我们的实力,让这些国家不要小瞧俄罗斯。”

“司令官阁下,我们应该回去准备起航吧?”克拉夫钦科对雷诺夫说。

雷诺夫有些留恋地望着桌上的菜肴,科涅夫拉住他的胳膊说,“不要着急,今晚你们不可能完成补给。星期五晚上,码头多数工作人员都在酒吧或者妓院开心。”

“他们没有值班的吗?” 克拉夫钦科惊讶问,

“有几个人,但夜间干活实在危险。再说,”科涅夫停顿一下,仿佛在措辞,“基地库存燃油不足,要等到明天下午,才有油轮来供货。”

“为什么?基地条例不是要求,燃油库存必须保持一定数量?”

“年轻人,你不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难处。莫斯科不提供资金,只能我们自己想办法。没有日马琴科、瓦土京和科洛涅夫的帮助,我不可能维持基地的正常运作!”

克拉夫钦科过了一阵才明白,在座众人是和各方人马做生意,燃油不过是交易的一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