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一章 11-1 羞辱(1)

美国,波士顿

 

浓密的乌云遮住天空,北风呼啸,卷起地上的垃圾,送上高空。

鲁笑皱眉望着天空,天气预报说晚上雨加雪,他希望能延后几个小时。他监视停车场快一个下午,一无所获。他始终在九楼、七楼和四楼之间游荡。多数美国人习惯了电梯,消防楼道很少有人走,安全措施更松散,没有一名保安巡查。可越这样,鲁笑越疑心,这些人跑到这样一座大楼来做什么?他猜测他们的办公室在楼内,不引人注目固然重要,可这样的环境似乎不会吸引潜在的客户。小林英雄寄给金泰勒的包裹里被动了手脚,如果确实是小林英雄本人寄的话,这些保安的任务应该是拿下接收包裹的人。他们虽然没能抓住鲁笑,可从机场绕圈的动作看,他们警惕性很高。

黄昏时分,两个穿着白色风衣的男人走到一辆越野车前,上车离去。鲁笑从望远镜里无法看清楚他们的脸,从肢体语言上感觉像是早些时候看到的白人男子。他看着手机,跟踪信号没有移动,说明安放跟踪器的越野车还停在原处,但他有种预感,其他人也将很快露面。十分钟后,两名男子开走了越野车。

鲁笑用手机上网,进入“优步”网站,要求一辆中型日本车在街对面的加油站等候,为了提高司机的热情,他有意把价格定高。他下楼走到加油站,一辆银灰色的日本丰田汽车已经在等候。司机是东欧来的白人,问鲁笑去哪里。鲁笑打开手机,见信号沿着93号洲际高速公路移动,他告诉司机开上93号公路。

当信号停住,他们已经离开麻萨诸塞州,进入新罕布什尔州的一个小镇。越野车停在一个酒吧的停车场里。鲁笑没有立刻下车,而是装作忘记朋友住处的样子,叫司机绕着前面的街道转了两圈。他见信号还是没动,就让司机停车。司机回头说,这里并不安全,居民多是黑人和西班牙裔,靠政府福利生活,好吃懒做。鲁笑谢谢他的提醒,签单后留下二十美元的小费。司机似乎惊讶鲁笑的慷慨,主动说如果晚上找不到车,可以打电话给他。鲁笑这才意识到疏忽了回去的问题,记下司机的手机号码。

鲁笑走到酒吧,沿途看到的房屋破破烂烂,墙壁油漆脱落,草地上堆着各种垃圾和杂物,显然住户无心打理。他没看到什么行人,但能感受到紧闭的窗帘后有人在窥探。他目视前方,大步流星走路。

酒吧是一座方方正正的黑色石块建筑,看上去坚不可摧,像中世纪的堡垒。鲁笑走近才意识到错觉,屋顶的一些砖瓦已经脱落,墙壁贴了一层黑色的保温层,几处暴露的地方显示里面不过普通的砖瓦建材。

拉开沉重的大门,鲁笑立刻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他没站在门口打量周围,而是像熟客一样径直走到吧台。脚下的地板粘粘的,空气中弥漫着各种气味,腻腻的,让人不愿停留。屋内摆着十几张桌子,一张台球桌放在后面,一张飞镖盘挂在墙上。二十几个客人散布着,有些人注意到陌生人的进入,好奇地望着他。

穿着灰色开领衬衫的白人酒保停止擦拭酒杯的动作,目光阴郁地看着他。他要了瓶当地的啤酒,酒保送上啤酒,嘟囔着说句什么。鲁笑猜测是酒钱,递上一张二十美元的钞票,酒保找回十美元放在柜台上。十美元一瓶啤酒,显然太贵,但考虑所处环境,鲁笑默默地收好钞票。

“嗨,朋友,帮个忙,给我买瓶酒!”旁边一名大块头的白人靠近鲁笑说,他头发蓬乱,嘴里散发着烂白菜的味道。

鲁笑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啤酒,看向白人说,“我不会给你买酒,但可以给你一顿免费的胖揍。”

白人瞳孔缩小,瞪着鲁笑。毫无疑问,他在考虑如何教训鲁笑,这里暴力和钞票一样流行。他的肩膀宽厚,块头至少比鲁笑大上两个尺寸,鼻子上的几道伤疤很像士兵制服上的勋章,他属于平常酒吧里那种“别和我找麻烦”的硬汉。但他同时经验丰富,懂得如何衡量对手。鲁笑的表情和身体语言,显示不好对付。

“你他妈说什么?”白人逼近说。

“别废话,要动手你就快点!”鲁笑有意抬头看着墙上的电视。

白人犹豫一下,快速看向周围,见没人注意这一幕,装作若无其事地坐回椅子。鲁笑继续看着电视,呼吸始终保持平稳。他知道酒保注意到这一幕,但他根本没打算瞒过酒保的眼睛,这些人如同千年老妖,清楚谁是本地顾客,谁是陌生人。只要鲁笑不故意惹是生非,酒保不会干预。

鲁笑安静地看了十五分钟电视,不时地喝一口啤酒,只是喝进去的很少。他没有东张西望,似乎毫不在意周围人。他知道,酒吧就像森林,要想完全融入,一个人必须保持静止,不能有突然的动作。旁边的白人似乎忘记了先前的羞辱,友善地和鲁笑说话。鲁笑不拒绝他的示好,但也不主动,只是简单地回答。白人还是很好奇,但愈发地小心,试图找到合适的话题。鲁笑视而不见他笨拙的尝试,不冷不热地应付。

电视上的冰球比赛中场休息,白人宣布说,“别担心,我们球队总是慢热,下半场会发威的!”

鲁笑既没担心,也没看出来本地棒球队如何提升士气。球员懒沓神情,表示他们毫不在意这场比赛。他首次转头看着白人说,“你看起来像是打过棒球。”

“打过,我高中时候是校队主力。”白人咧嘴笑着说,显示门牙的裂缝。他伸出手说,“我叫乔治。”

鲁笑握着他熊掌一样的手,加了把力气说,“乔纳森。”

乔治放弃手上较劲的企图,“乔纳森,你喜欢什么运动?”

“偶尔跑步。”

“你是新搬来的吧?我从未见过你。”

鲁笑有意停顿片刻,“你是这里常客?”

“对,我经常来。你有事?”

鲁笑示意酒保再来两瓶当地啤酒,酒保端上来,鲁笑把一瓶推到乔治面前,顺便给了酒保一张二十美元的钞票。乔治一口气喝了半瓶,等酒保走到吧台另一侧,低声说酒保欺负他是外地人,多收他酒钱。

鲁笑耸耸肩膀说,“我估计是外地人的税钱。”

乔治眨巴眼睛说,“你看起来不像那种随便给别人钱的家伙!”

“不要转身特意去看,从镜子里看这里的人你都脸熟吗?”

乔治举手示意酒保,酒保皱着眉头过来。

“给我一杯加红牛的苏格兰威士忌!”

“你有十美元吗?”

“我朋友有!”乔治得意地指着鲁笑。

酒保阴沉的目光转向鲁笑,鲁笑掏出二十美元放在台面说,“给他两杯。”

酒保不太情愿地拿起钞票。他送上两杯酒,看过来的目光,显然不是什么友好祝福。

乔治喝下第一口威士忌后,非常享受地闭上眼睛,脸上表情欲仙欲死般。他喃喃地说,“太他妈的棒了,爽呆了!”

鲁笑举起啤酒杯碰了下他的杯子,“干杯。”

乔治喝完第一杯,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疯狂的光芒,好像整个人从睡梦中醒来。他手抓着酒杯,眼睛盯着淡黄色液体说,“我估计你想找靠近台球桌坐的那两个短头发的家伙,他们来过几次,打过一架,打断墨菲兄弟的鼻子,再没人敢惹他们。”

“还有其他人吗?”

“他们两个总是一起来,但是对面吧台坐的那个黑人来去时间和他们很接近,他也很少说话,没人见过他,但是你最好小心点,他身上带着家伙!”

鲁笑没看向对面的黑人,反而扭头看向电视屏幕,棒球比赛下半场开始。

“乔纳森,你需要帮忙?一百美元,我帮你对付一个。”

“如果我是你,乔治,我喝完第二杯酒,就老老实实回家。”

鲁笑再转过头来时,乔治已经离开,桌上留着两个空杯子,另一瓶啤酒不翼而飞。鲁笑又看了十分钟电视,起身走向后面的洗手间,还没到门口,他就闻到一股恶臭。他停下脚步,让一个脚步摇晃的男人先进去,转身走出酒吧,绕到后面撒尿。

月光洒落,在白色积雪的衬托下,格外冷清。

“我听说你在找人?”背后传来一个粗旷的声音。

鲁笑慢慢地转过身,见乔治指出的两个短发白人盯着他。高个子抱着胳膊,矮个子两手插兜。

“你的消息有误,我只是来喝酒。”鲁笑装作迷惑地来回看着两人,拉上裤子拉链,“不好意思,让我过去。”他有意从两人之间穿过。

高个子胳膊肘发力,推了他一把,他撞在墙壁上。高个子站在他面前说,“谁让你跟踪我们?”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只是来喝酒!”

“你最好说实话,否则我们要打你个半死!”

“我不认识你们,没人让我跟踪你们!”

高个子熟练地摸着鲁笑的胸口和腋下,搜寻武器。他取出鲁笑上衣的钱包,没碰现金,找到驾照,对比着鲁笑看了看,惊讶说,“你一个加拿大人,来这种鬼地方做什么?”

“我来这里工作,只能付得起这里的房租。”

矮个子问道,“你住在哪里?”

“东面,隔着一条街,门前有两颗松树的蓝色大房子,我住二楼。”

两人交换目光,矮个耸耸肩膀,“我见过那座房子。”高个子翻了翻眼睛,把钱包和驾照摔向鲁笑,毫无诚意地说,“真对不起,哥们,我们找错人了。”

矮个子说,“我说过,你不能给酒保太多钱,这家伙看着每个人都像是嫌疑犯!”

“闭嘴!”

鲁笑拾起钱包,小心地绕过两人。突然拐角出现黑人,他拽着乔治的衣领走过来,“别放他走,这家伙晚上在打听我们!”乔治目光散乱,脚步不稳,脸上还有瘀青。

鲁笑立刻意识到穿帮,这些人设下陷阱,等着他陷入。现在的问题是他如何反应?电光火石间他决定不能用枪,他们是找他谈话,不是杀戮。他回身一脚踢在矮个子膝盖上,力道很重,踢在膝盖薄弱部位,矮个子惨叫一声,跪倒在地。

高个子挥拳打过来,鲁笑低头让过,左右开弓,照着他的肋骨连续几拳。他很强壮,上身肌肉发达,只是脚步趔趄一下,怒吼着抡起拳头砸向鲁笑脑袋。鲁笑避让开,改变策略,不再打击他的上身,而是狠狠地踢他的左大腿。美国人喜欢去健身房锻炼上肢肌肉,忽略下肢。结果导致身体比例失调,大腿负重过多,只要稍加打击,就会像地基不稳的房子一样倒塌。果然高个子站立不稳,但他不死心,一瘸一拐还想抓住鲁笑的脚。鲁笑结结实实地踹在他的右大腿股动脉上,他像块巨石砰地倒地,昏迷过去。

鲁笑转过身,见黑人静静地观望,没有干预的意思,还拍拍手掌说,“精彩。”鲁笑暗暗吃惊,这不是比武擂台,没人讲究一对一。

黑人推开乔治,走到一片空地说,“来,这里宽敞,我们玩玩。”

鲁笑瞥了眼挣扎着要站起来的矮个子白人,他暂时不可能干预,如果一个星期后他能正常行走就算幸运。鲁笑和黑人保持两米远的距离。黑人高高瘦瘦,看上去其貌不扬,可举手投足之间有黑人运动员特有的爆发力。

黑人脱掉大衣,逼近两步说,“你胆子不小,一个人和三个人打斗。”

鲁笑没回答,只是瞧着他。两人目光交锋片刻,黑人拳头如闪电般打出,鲁笑滑开一步,微微扭头避让,一股风声从耳边闪过。

黑人受过拳击训练,拳头迅猛有力,他的胳膊又比常人长出至少二十公分,所以他习惯性地远距离攻击。鲁笑和他周旋一阵,架开几下拳头,胳膊隐隐发痛。黑人看起来像个中量级拳击手,却有重量级拳手的力量。鲁笑试图靠近他贴身缠斗,他早有准备,长胳膊像章鱼触角一样推开鲁笑。鲁笑想用脚踢他,他脚步移动很快,鲁笑没踢到他,反而挨了他两下拳头。鲁笑脑袋嗡嗡直响,躲闪的速度慢了许多,只能被动地用胳膊遮挡拳头。黑人以为找到机会,左拳打开鲁笑的前臂,右拳狠狠地击打鲁笑暴露的脸部。

鲁笑在最后一刻让过黑人的拳头,他抓住黑人手腕,迎上黑人冲过来的身体,用前额撞在黑人的鼻子上,啪嗒一声,黑人的鼻梁骨断裂。黑人推开鲁笑,摸着血流不止的鼻子,脸上表情没有明显改变,但出拳更加凶狠迅疾。

鲁笑招架一阵乱拳,一低头扑上去,像摔跤手一样抱住黑人的膝盖,两人同时摔倒,在雪地上翻滚。经过一阵短促却剧烈的挣扎,鲁笑占据上风,骑在黑人身上。黑人大概看过不少无限制格斗的比赛,并不惊慌,两手抓着鲁笑的手,似乎这样就能阻止鲁笑。鲁笑引诱他胳膊扬起来,自己的腿伸过去作为杠杆,一下子把他的右臂别住。

鲁笑感受到黑人身体顿时僵硬,他把黑人的右臂用力地回拉,几乎到了折断的程度。他回头看了眼还两个白人,矮个子单腿试图站起来,站起来又摔倒,高个子还躺在地上。他问,“你怎么知道我找你们?”

“我看你和那个酒鬼聊天。”

“狗屁,你们有意把我引到这里,你怎么知道我跟踪你们?”鲁笑用力里扯拉一下黑人的胳膊。

黑人惨叫一声,“我们发现你留在车上的全球定位装置。”

“另一辆越野车的人呢?”

“他们回住处睡觉。我们以为能对付得了你。嗨,轻点,我胳膊要断了。”

“你们是谁?为什么跟踪我的包裹?”

“大熊星保安公司,一个客户雇佣我们跟踪你的包裹,他说你涉嫌恐怖组织。”

“这个客户是谁?”

“我不知道,我没见过,我们只是负责跑腿,老板马歇尔负责客户,我听说这个客户和政府有点关系。”

“他雇佣你们做什么?”

“他要先问问你为什么杀掉他的朋友,然后把你交给联邦调查局。”

“你相信他?”

黑人明显犹豫。鲁笑扯了一下他的胳膊。他忍痛说,“老板说不管他们的事,我们只负责把你交给他。”

鲁笑摸了摸黑人的腰间,找到钱包、一副手铐和一节可伸缩的警棍,他有些惊讶黑人没尝试用警棍。他翻看钱包,见到一个纽约州的驾照,黑人名字叫加内特,是退伍军人。他把加内特翻过身,扣上手铐。

“带我去见你的老板。我不想伤害你们,但是你们不配合的话,我也不会客气。听明白了?”

“明白。”

鲁笑见乔治醉醺醺地坐在雪地上,眼神恍惚,似乎还处于震惊之中。鲁笑把他拉起来,告诉他赶紧回家。他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踉踉跄跄地走开。鲁笑把两个白人身上的警棍、手铐、手机都收走,把他们拉到越野车后箱,让他们脸朝下爬进去,从背后戴上手铐,又用旁边盒子里的胶带捆住脚踝。瞧盒子里备齐的物品,他们是准备绑架鲁笑,不幸的是彼此交换了位置。

加内特姿势别扭地坐在副驾驶座位,鲁笑给他系上安全带,驾车离开停车场,他看到门口站着两名顾客,正扶着乔治说些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