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章 10-2 大棒 (2)

白宫办公厅主任永远有忙不完的事情,除了白宫内部无数繁琐的事物外,所有需要找总统的人都要先通过他这一关。这个世界上想见美国总统的人多如牛毛,华盛顿形形色色各种人物不说,国内外的人排队等候,而且每个人都非泛泛之辈,都说“只需占用总统先生五分钟的时间。”

一上午,麦卡锡分别会见德国和土耳其大使,商定两国领导人访问华盛顿做客白宫的细节。教皇的私人使节求见奥巴马,麦卡锡不得不为这十分钟的见面花上半个小时,讨论教皇关心的事情。赢得2016年总冠军的NBA篮球、NFL橄榄球、NBL棒球和NHL冰球四大职业联盟的球队,很快要做客白宫,麦卡锡和这些职业联盟的总裁一起喝了十五分钟咖啡。在最近因为恐怖袭击而不幸截肢的美国女孩卡若琳,将很快出院,奥巴马请她来白宫做客,她父母和公共顾问提前来访,麦卡锡陪着他们说了会儿话。一名民主党芝加哥大佬和一名前内阁部长分别求见麦卡锡,他们受人之托,希望奥巴马在总统任期结束前能够宽恕两名被定罪的亿万富翁,他们因一时软弱,犯下漏税、做假账等罪名。麦卡锡想问一时软弱怎么能让罪行持续十年之久?但他还是按照华盛顿的礼仪,耐心听完中间人开出的条件,保证总统会加以权衡。穿插这些事情之间的,是无数电话和助手的请示。当秘书说吃午饭时,他才意识已经中午。他匆匆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她没接电话,他留言说总统的家宴邀请。

麦卡锡的午餐是鸡肉凯撒色拉和无糖可乐,白宫地下餐厅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名厨,可以制作不逊色王宫宴席的菜肴,可高血压、脂肪肝还有天晓得其他什么中年病让他无福享受。更糟糕的是,他必须和国会议员洛基金一起吃饭。这位来自加州的无党派议员坚持反对奥巴马的一项法律诉讼改革措施,麦卡锡私下沟通,希望能让他回心转意。

洛基金形若竹竿,却有着河马的胃口,连吃了三份法国大厨做的鹅肝。白宫的热情款待并未换得善意回报,他不停地兜圈子,不开出具体条件,却暗示奥巴马应该给他的选区更多联邦援助。麦卡锡有点失去耐心,不再说话,暗暗盘衡是否说服其他反对议员的代价能小些。洛基金擦擦嘴巴,得意宣布他喜欢白宫的食物,比国会餐厅的好多了。他瞧着沉默的麦卡锡,终于说他心里很想帮忙,可爱莫能助。当麦卡锡询问原因,洛基金说奥巴马是跛脚总统,已经失去影响力,帮助奥巴马无利可图。

麦卡锡差点爆粗,他忍着胃里的阵阵酸楚,感谢国会议员的到来,他还有事处理,不能继续陪同。洛基金不以为忤,笑问他是不是要处理英国报纸的新闻。麦卡锡一头雾水,洛基金嘲讽说白宫老爷们太享受宫廷生活,应该多听听民间疾苦。

洛基金走后,麦卡锡想喊助理询问是否听到什么,助理却不在,进来的是一名年轻的实习生。她战战兢兢地说第一夫人有事,喊助理过去帮忙。麦卡锡皱眉,米歇尔很强势,却不懂得分寸,怎么随便地喊他的助手?

麦卡锡让实习生查询英国的新闻,自己处理堆积在案头的文件夹。十分钟后,实习生送进来一叠打印的英国报纸。麦卡锡忙完文件,活动酸楚的脖子,拿起新闻,立刻注意到《泰晤士报》的标题,“中国军队在南中国海争议海域击落英国直升飞机,英国舰队胆怯撤退!”

英国人风格含蓄,文章如此开头,“本报1899年最后一天的社论,预测二十世纪大英帝国将走向衰落,美国、俄国和中国将成为新的世界主宰。今日美国和俄国的成就(或者霸权)有目共睹,中国表现远远逊色。虽然1997年中国人成功地收回了大英帝国的远东明珠 – 香港,可国际观察家普遍认为更多外部环境使然,而非国家实力。可短短二十年后,中国开始展现力量。昨天在南中国海有争议海域内,中国海军击落了一架英国皇家海军的武装直升飞机,并成功地逼退了英国最新驱逐舰带领的舰队……”

麦卡锡想找来实习生痛骂一通,她这头愚蠢的母牛,本该第一时间通知他这条新闻,而不是耽搁半个小时。但这些实习生背景错综复杂,他的责骂不会有任何效果,还可能成为媒体的新闻。他暗暗记住她的名字,计划下星期找借口把她赶出去。他闭上眼睛,感叹事事亲历亲为,没人帮他分担。

他抓起打印纸,走上二楼总统私人官邸,奥巴马午饭后有半个小时的午休。

他敲门进入客厅,见奥巴马正坐在沙发上,没等他开口,奥巴马说道,“我刚刚和英国首相通过电话,她讲述了冲突经过,说需要我的支持。”

“什么支持?道义上的,外交上的?”

“道义、外交,还有军事。”

“英国人准备和中国人开战?第二次马岛战争?”

“他没说细节。我估计她还没拿定主意,等待将军拿出方案。”

“该死,英国娘们真会找事!”

“好,下次我见到她一定转告你的话。”奥巴马无精打采地说。他揉着额头,“我正准备睡午觉,被她的电话吵醒,她没解释为什么一开始隐瞒此事,只说英国媒体已经炸锅,如果不对中国做出强硬反应,英国议会必定投不信任票让她下台!”

“她说没说英国媒体怎么得知这一消息?他们信息不可能比我们还灵通,是英国泄露的还是我们这边?”麦卡锡想到国会议员洛基金的灵通消息。

“追究谁说的还重要吗?”

麦卡锡默然,奥巴马的直觉正确,现在需要考虑如何善后。“你怎么答复她?”

“我当然说美国政府会支持英国政府的一切合理要求。”奥巴马微笑说。

“我们可以提供情报和后勤支援,同时可以把这件事拿到联合国安理会公开讨论……”

“你还没看明白,我的朋友,这些远远不够,我们已经和英国人牢牢地捆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毁俱毁!”

“总统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麦卡锡惊讶说。

“英国人不可能击败中国人,他们也不会傻到以举国之力和中国开战。”奥巴马神情悲哀说,“这将是美国和中国的战争!”

“为什么?我们不需要为英国人开战!”

“不,这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和中国人开战的借口,怎么可能放弃?英国首相的电话之后,国会议长鲁宾斯坦和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弗罗斯特分别给我电话,说我们不能坐视中国人侵占南中国海!”

“弗罗斯特和英国人关系亲密,他在为英国人出头。我觉得你可以和参议员麦凯恩单独沟通,他在国会影响力很大,如果得到他的支持,我们……”

“不,麦凯恩帮不了我们。憎恨中国人的国会议员不是少数,他们一直在等待机会,现在机会上门绝对不会放过!”奥巴马无奈地摇摇头,“小布什和克林顿也给我来过电话,他们表达同样的意见,美国不能示弱!”

“比尔 克林顿和小布什一个态度?他有什么资格谈论谨慎?他任职期间,美国军队被一群索马里乡下人打败,成为国际笑柄!”

“很难以置信,是吧?我觉得他是为了希拉里当选做准备。”

“总统先生,不示弱不代表开战!”

“你太天真了。这些家伙个个老奸巨猾,谁都不会公开说支持战争。但是我告诉你,他们做的每件事都推着我一步步走向战争,等灾难性后果发生,再跳出来说我的决策多么糟糕,我犯下怎样的大错。你记住我的话,战争从此刻开始!”

麦卡锡诧异地说不出话来,他从未见过奥巴马如此沮丧,如此宿命。

“操他妈的,这些狗娘养的,从没接受一个黑人有能力领导美国,没有比让我出丑更让他们开心的事情!”奥巴马用上了黑人的街头语言。

“我不认为事情会那么糟糕,今早例会大家的反应都很平淡,坎贝尔可没说五角大楼要做什么!”

“我真希望你是对的,可我们得接受现实,这玩意已经改变了国际政治!”奥巴马指着《泰晤士报》的标题说。他没等麦卡锡说话,站起来说,“走吧,去地下室,参谋长联席会议就要开始,你可以自己听听军方的要求!”

麦卡锡拉住奥巴马的胳膊说,“总统先生,你是美国民众民主选举的总统,他们相信你的判断力和领导能力,没人能强迫你做任何你不同意的事!”

奥巴马神情阴郁地凝视麦卡锡半晌,欲言又止。

 

白宫地下室的军事指挥中心防护严密,除非遭遇核武器攻击,这是华盛顿最安全的地方。每时每刻都有人值班,通过卫星和美国所有指挥中心保持联系,同时监测世界热点地区。大屏幕上已经显示南中国海海域,美国太空卫星对准那一区域。

会议室在走廊另一侧,有专门的电梯。奥巴马走进屋内,所有人同时起立,他在长桌桌首坐下,示意众人就坐。

麦卡锡坐在奥巴马右手边,他注意到国防部长史蒂文斯忧心忡忡,其他将军们虽然面无表情,但眼神中闪动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现在什么情况?”奥巴马问。

一名海军少将命令大屏幕显示一座小岛,用激光笔指着图像说,“我们卫星监控已找到英国坠毁直升飞机的残骸,在中国人控制岛屿的另一侧,中国人正在事发现场,搜寻有价值的设备。”

“中国人驻扎在岛上的军事力量?”

“我们从图像上看到两层楼的住房,估计可以容纳一个连。从监听到的电子信号看,至少有两个排的兵力,一名上尉军衔的连长指挥。我们不确定中国人的武器系统,以前我们以为他们部署了两部红旗防空导弹,但有情报说是中国人的障眼法,实际上只有一些单兵肩扛防空导弹——”

海军次长康纳利将军打断说,“卫星监控的时间只有四个小时,NSA暂时没有其他资源给我们,专门监测的卫星至少需要36小时才能升空。我们在日本的高空侦察机已经起飞,将在一个小时内传送信号,我们的情报监测船很快也能出发,明天早上就能赶过去……”

“抱歉,康纳利将军,暂停一下。”麦卡锡说。

康纳利望向麦卡锡,面部肌肉绷紧。其他将军也都目光冰冷地望着他,他们不喜欢他,认为他胆小怯懦,不懂如何维护美国利益。

麦卡锡毫不示弱地迎视康纳利将军,大声问道,“为什么在这么敏感的时间派出情报监测船?如果同中国船只发生碰撞怎么办?”

“按照计划,第七舰队的导弹驱逐舰将会在一定距离提供保护,我们的攻击核潜艇‘佛罗里达’号也在那一区域活动。”

“按照什么计划?”

“按照我们制定的南中国海应急计划。我们向总统先生汇报过这份计划。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我可以让我的助手……”

“等等,你不觉得有些操之过急?南海冲突的是英国人和中国人,不是美国海军!”

康纳利将军有些尴尬地瞧向史蒂文斯,史蒂文斯咳嗽一声说,“总统先生,麦卡锡先生,我们的计划详细周到,包括像英国或者其他盟国和中国发生冲突时,我们的军事应对方案。”

“你是告诉我,国防部长先生,你们军方已经准备好了和中国人的战争计划,就等着合适的借口?”

“借口?这是我听过最荒谬的词!我们美国人爱好和平,不需要借口。中国人在侵略南海,威胁亚洲,我们只是帮助盟友维持那一地区的平衡!”

“你开玩笑还是把别人当成傻子?谁相信你的话?当我们的船只出现在中国人岛屿前——”

康纳利打断说,“麦卡锡先生,中国人控制的是礁石,不是岛屿,岛屿的定义为——”

麦卡锡也不客气地打断说,“岛屿,礁石,大陆、星球,谁他妈的在乎什么名词?!重点是美国的船只一旦出现,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去找中国人的麻烦!”

“我们一向反对任何人单方面地限制国际海域航行自由,中国人清楚我们的立场。”

“得了,我不相信你,中国人肯定也不相信你。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国防部长先生,各位将军,你们一个劲儿把中国人当敌人,迟早会愿望成真!”

史蒂文斯冷酷地望着麦卡锡,一字一句地说,“美国国防部没有把任何国家预想为敌人,我们的政策始终是维护重要海域的航行自由,帮助我们的盟友抵御外来势力的侵犯。”

“这么说国防部已经下定决心,要不惜代价地支持英国人,无论英国人采取什么行动,我说的对吗?”

“英国是美国最忠实的盟友,菲律宾在美国亚洲防御政策中扮演重要角色,国防部认为我们应该旗帜鲜明地站在他们一边,让中国人明白不能实施武力恐吓的大棒政策!”

“说的太对了,美国挥动大棒告诉中国放下棒子。如果中国人不听,你要做什么?打他们屁股?”

“我觉得可以作为选择之一来考虑。”史蒂文斯转头看向将军们,不少人嘿嘿笑出声。

“你们疯了!”麦卡锡瞥了眼始终保持沉默的奥巴马,“史蒂文斯先生,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白宫不会支持军方的冒险行动,不想和任何国家打仗,尤其不想和中国这样的核武器大国发生战争!”

史蒂文斯皮笑肉不笑地说,“麦卡锡先生,请允许我礼貌地说一句,军事不是你的专长,我们的责任是为总统先生提供军事选择,这也是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原因。和中国人谈判、斡旋是国务院的事情,我们不会告诫他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只是为最坏的可能性做准备。没人期待中美战争,但我们都知道世界不按照我们的期望运作。”

他转向奥巴马说,“总统先生,中国人得寸进寸,两年前我们就判断中国人会慢慢蚕食亚洲,一点点把我们挤出去。如果这次我们不支持英国人,所有人都会认为我们不敢正面对付中国人。美国的亚洲盟友和朋友将改变政策,全面倒向中国!”

空军次长里夫斯将军说,“一个国家的影响力不仅取决于军事力量,还在于领导者的决心和意志。如果敌人蔑视我们的意志,美国的航母和战机,哪怕比其他国家的加在一起还多,也不发挥任何作用!”

“放肆,里夫斯将军,你太过分了。你在和美国总统、三军统帅说话!”麦卡锡愤怒地一拍桌子。

里夫斯蔑视地瞪着麦卡锡。

“先生们,请冷静,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要意气用事。”国家安全顾问坎贝尔温和地说。

“谢谢你的提醒,卡贝尔先生!”史蒂文斯面对里夫斯说,“里夫斯将军,控制你的情绪。你的决定影响很多美国军人的安全,如果无法保持冷静,怎么履行你的职责?”

里夫斯转向奥巴马,微微颌首,“总统先生,请原谅我的冲动,我并非怀疑你的决心。”

“没事,我喜欢直来直去。”奥巴马停顿一下,问道,“你有什么建议?”

“作为空军次长,我建议启动应急计划,遏制中国人的扩张!”

“我同意。”陆军次长亚当斯将军说。

“同意。”海军次长康纳利将军说。

“完全同意。”特种作战次长雪曼将军说。

史蒂文斯最后说,“总统先生,世人皆知你的慈悲胸怀,没人比你更配得上诺贝尔和平奖,我们愿意跟随你的足迹。可同时,历史上太多血和火的先例,只有准备战争的人才可能避免战争!”

奥巴马表情凝重地扫视众人,他的视线落在麦卡锡脸上。

麦卡锡后来记得最清楚的是奥巴马的沉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