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章 10-1 包裹(2)

鲁笑站了一会儿,转身穿过街道,走进一家甜甜圈店,买了一杯咖啡。他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注意着窗口和大门。几个中学生风风火火地走进来,买了一大盒甜甜圈,叽叽喳喳地议论着最新的大片,没人注意鲁笑。

鲁笑等中学生离开,扔掉喝了一半咖啡,走进哈佛大学正门,绕过几栋教学楼,穿过校园,从西面的侧门出来。他没有回头查看是否有人跟踪,而是渐渐地加快速度,顺着小巷走到河边,跨过查理斯河上的一座桥,进入哈佛商学院的校园。

他静静地站在一座学生公寓楼的阴影里,等候后面的跟踪者。他站了十五分钟,看到四个没穿外套的商学院学生,一对夫妇推着婴儿车散步。毫无疑问,跟踪他的人是个中老手,非常小心,而且,他们使用技术手段,知道他的位置,并不冒险靠近。

鲁笑走出哈佛商学院的校园,顺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看到一辆出租车。他坐车回到公寓,已是半夜时分。他脱下所有衣服和鞋子,裸身进入浴室,把浴缸放满热水,他躺进去,闭上眼睛,慢慢地回想从他离开巴黎后发生的每一件事。

不知不觉间,浴池里的水不再散发热气,鲁笑爬出来,没擦干身上的水珠就披上一件厚厚的浴衣。他打开客厅的电视,ESPN频道播放一场美国大学的橄榄球比赛,他不是橄榄球球迷,但没换频道。

他把自己所有的东西摊开放在地板上,仔细地检查。衣服和裤子全用剪刀剪开,找到三个米粒大小的黑色跟踪器。皮鞋和靴子的鞋跟里,有两个不同款式的跟踪器。跟踪器上没有任何标志,看做工不是廉价货,他估计信号范围在二十公里之内,城市内因为楼房的阻碍,三公里内的接收应该没问题。

鲁笑接着搜索公寓,用了两个小时,搜遍了每一寸空间,没有监视设备。这些人很谨慎,虽然来过,但没留下痕迹。

关掉所有灯光,鲁笑拿着望远镜,站在阳台上观察楼下停车场,他没发现有人躲在汽车里,但怀疑他们就在附近。

鲁笑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想睡几个小时,可脑子里充满各种想法。他已确定神秘组织是韩国情报组织。他们利用小林英雄,传递机密情报给中国,背后原因尚不清楚,但和小林英雄的死肯定有关。他怀疑小林英雄发现了什么,或者韩国人不接受他要退出,所以制造交通事故。韩国人预料到中国会派人来调查,布下诱饵等着他上钩。电影院私家侦探的那一幕,还有雇佣日本黑帮冲击他的住处,都不过是障眼法,让他安心,忽略他们的跟踪。假如他们不是太过刻意,让迈克尔 邦德诱骗他来找金泰勒,留下破绽,几乎就是完美的布局。

鲁笑命令自己集中注意力,不要情绪冲动。现在的问题是韩国人跟踪他做什么?鲁笑认为不是找什么小林英雄留下的遗嘱或者证据,他甚至怀疑韩国人设套让他来美国找金泰勒,为什么?

鲁笑想了又想,从各个角度考虑,试图找出不同的解释,但是每一次都得出同样的结论,韩国人等待他取金泰勒的包裹!

他想不出韩国人暗藏的阴谋,但可以试着站在韩国人的角度,分析怎么对付自己。他想着想着,眼前一亮,一个办法似乎可行。

 

天色微明,鲁笑下楼绕着查理斯河跑步。他跑在柏油小路上,抑制着回头查看跟踪者的冲动。他的运动衣和球鞋里没有跟踪器,但他相信有人站在附近一座高楼上,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他穿过连接麻省理工学院和波士顿市中心的桥,跑到河岸另一侧。小路上有很多跑步和骑车的人,一组穿着波士顿大学外套的大学生结队从他身边跑过,他们迈着中长跑运动员特有的轻盈步伐,像羚羊一样奔跑着。鲁笑加快步伐,想跟上他们。他们意识到他的动机,也加快脚步。他感觉肺里像要起火,肌肉和关节开始抱怨,他咬紧牙关,紧跟队伍。他们高速奔跑了大约五公里,前面出现分叉口,学生们右转从市区街道返回,他则左转,跑上地铁桥。一个学生回头向他挥手喊道,“嗨,你跑得不错!”

鲁笑看着年龄比他小一半的稚嫩面颊,欣然笑纳夸奖。回公寓前,他去麦当劳买了一杯咖啡和一大份早餐。公寓门口站着穿着制服大衣的门卫,见到他恭敬地打招呼。他知道门卫早上七点半换班,停下脚步问谁白天上班,他可能有个包裹会上午送来。门卫说是“赫伯特”的班,他会告诉赫伯特。鲁笑感谢门卫,又问上午是否有去机场的巴士,公寓为住户免费提供机场接送服务。门卫拿出一个登记本,说八点半有车。鲁笑塞给他五美元小费。

搭乘电梯上楼,他进公寓放下食物袋和咖啡,拿起装有跟踪器的小布袋,顺着消防梯下楼。门卫换衣服的房间在一楼的管理办公室里,公寓管理员通常要到八点以后才上班。鲁笑用两根长针撬开门锁,他找到标记着“赫伯特”的衣柜,凭借听力打开旋转的密码锁,把跟踪器塞进青色呢子大衣衣角的夹层里。

他离开管理办公室,来到地下停车场,把汽车引擎盖打开,拽下两根连接电线。这辆短期租赁的汽车想必也被韩国人安装了跟踪器,他会晚些时候通知车主汽车故障,让车主找修理厂的拖车拖走。

鲁笑八点二十分给金泰勒发信息,约定晚上下班后在酒吧见面。金泰勒很快回复说可以。他把电话留在餐桌上,拎着随身的皮包下楼。深棕色的小型巴士已经停在门口,他快步走进去,坐在最后排的角落,身体放低,帽檐下压,不给人辨认自己的机会。过了几分钟,一对老年白人夫妇慢悠悠地上车。

巴士开到机场,鲁笑下车后走进航站楼,走到楼下,乘坐出租车回到市区金泰勒办公室附近的一条街。他找了一家商店,买了一盘奶酪拼盘礼盒,在礼品信纸上写道,“泰勒,请把他的箱子给送礼物的信使!”

波士顿街道上有很多骑自行车的信使,他们主要负责递送各种紧急信件、法律文书。鲁笑看到路边一个年轻白人信使斜倚着灯柱,打着电话,他个子很高,骑在车上像个螳螂。他表情不是很开心,手机揣进怀里,低声咒骂。他注意到鲁笑的目光,没好气地嚷道,“你他妈的看什么?”

“我见过你,你来过我的律师楼送信件。”

“我到过很多律师楼,你是那一家?”他上下打量着鲁笑,语气变得恭敬点。

“芬奇、布兰德&古德曼。”鲁笑随口编了个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马克,我不记得你的……”

“听着,马克,我需要你帮个忙,把这个礼物送给一个朋友。请他当场拆开礼物,他会给你一个包裹,你把包裹带给我,我在中央公园南门的喷泉等你。你不会白跑,五十美元报酬。”

“里面是什么?炸弹吗?”马克狐疑地盯着奶酪拼盘。

“你电视看多了,孩子。你想不想赚这五十美元?”鲁笑取出钱包,拿出钞票。

马克一下子精神起来。“先生,如果公司知道我接私活,一定炒我鱿鱼。一百美元才行!”

鲁笑拿出一张百元的美钞,撕成两半,一半给他,说等他完成任务后可以得到另一半。马克把奶酪放进随身的大挎包,骑车而去。

鲁笑目送马克离开,走了一条街,见一个黑人自行车信使不急不慢地骑车过来。他拦住黑人,问他愿不愿意花二十分钟赚五十美元?黑人下意识看向周围,嘴里说不做违法勾当。鲁笑说只需要他去中央公园等一个包裹,然后按照指定路线把包裹骑车送过来,五十美元就是他的。他还价一百美元,鲁笑皱眉同意。黑人咧嘴笑说愿意服务,鲁笑讲述完要求,听他复述一遍。

十五分钟后,长胳膊长腿的马克骑车经过路口,背上的大挎包鼓鼓囊囊。他骑车进入中央公园,站在喷泉旁寻找鲁笑。黑人信使过去跟他说了几句话,他似乎有些不满。黑人递过去钞票的另一半,他才拿出一个黑色的包裹。黑人把包裹放进自己的挎包,骑上自行车,横穿公园,骑向北门。出大门后,他加快速度,以顺时针方向绕着公园骑行。他后面五十米外,一辆黑色GM越野车慢慢地跟随。当他拐进一条对面车辆的单行车道,越野车停在路口,两个身穿便服戴着棒球帽的白人下车小跑着跟踪。

鲁笑站在附近大学的图书馆的二楼居高临下望着这一幕。他在门口遇到黑人信使,两人交换钞票和包裹,黑人笑着说希望还有机会合作。鲁笑把包裹放进早已准备好的背包里,背包夹层装有锡纸,会干扰所有电子信号。他从后门走到隔壁法学院教学楼一楼的厕所,走进一个单间,脱下衣服、外套和鞋子,换上早已准备好的一件印有当地法学院名字的外套、一条灰色的运动长裤、一双高帮球鞋和一顶帽子,他听到课堂下课铃声,和数以百计的学生混在一起走出教学楼。

外面街道上两名白人东张西望,一个对着耳麦说些什么。街道另一端站着另外两名同样打扮的白人壮汉,他们恼火地望着学生们,试图辨认面孔,但人流迅速地向各个方向散去。

鲁笑从对一个白人身边走过,有意地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嘟囔一声道歉,没停下脚步。后面传来咒骂声,鲁笑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进,他确定这些人不属于美国政府的执法机构,否则这早已经被警察严密封锁。但看他们公然行事,不害怕警方干预,可能属于私家保安公司。

他跟在几个学生后面,顺着人行道走到街口,停下来弯腰系鞋带,顺手把一个底部有磁铁的跟踪器安在越野车底盘。他穿过街道,向后面走了大约五十米,拦下一辆出租车,坐进去告诉司机他在等人。司机从后视镜里打量着他,用浓重口音的英语问他是不是警察,他摇头说不是,他在等一个朋友。司机显然不相信,但没说什么,按下计时器。

计时器显示过了二十分钟,两名白人才悻悻地回到越野车。鲁笑顾及他们至少还有一辆汽车暗中配合,等越野车开出视线之外,才告诉司机开车。他看着手机上收到的跟踪器信号,告诉司机应该住在哪条街上,哪里拐弯。

他们很快开上河边的高速公路,向着机场方向开去。中途,鲁笑发现第二辆越野车,同样款式,不同颜色。当他们开到机场附近时,鲁笑让司机停下,他看着信号绕着机场兜了个圈子,掉头转过来,重新驶上高速公路。鲁笑等第二辆越野车驶过,才告诉司机掉头。司机扭头看着他说,计时器费用已经七十美元。鲁笑递过去一张百元钞票,让他快点开车。司机确定不是假钞,脸上露出笑容,麻利地转动方向盘,驾车进入高速公路。

出租车跟到波士顿附近一座以医疗器械闻名的小城,鲁笑见信号停住不动,他让司机也在路边停下,过了十分钟,信号依然不动。他看到前面一座大型购物中心,叫司机把汽车停在正门口。结算费用,多家二十五美元的小费。司机兴高采烈地问他是否需要等候,他回答不用。

他走进购物中心,透过橱窗,看着出租车拉上一个年轻的女人开走,才开始购物。他买了一件红黑色的滑雪服和一顶圆边的帽子,在洗手间换上。他在购物中心的服务区,把背包放进一个付费小箱子里,空手离开。

鲁笑跟着信号走到一个停满汽车的停车场,他没有搜寻汽车,而是走进街对面加油站的商店,买了一包香烟和打火机。他走到停车场附近的红色建筑物,站在吸烟区抽了一根香烟,观察周围动静,他没看到那几个白人,也没看到其他可疑人物。他走进大楼,楼内没有电子栏杆等安全措施,只有一名保安,无聊地望着窗外。

鲁笑研究一会儿楼内客户名单,见都是些律师办公室、会计师事务所、医疗诊所等。他乘电梯来到五楼。这里有一家牙医诊所和一家非营利的儿童辅助机构,他走过门口,走到大楼另一侧的消防楼梯,打开一扇窗户,观察着停车场。两辆越野车并排停在靠近角落的位置,驾驶室前排座椅无人。他观察一阵,听到楼上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他迅速地下到四楼躲进走廊,透过门缝,看到几名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人,赛跑下楼。等声音完全消失,他继续回到窗前监视停车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