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十章 10-1 乾坤大挪移(1)

哈佛广场的酒吧

 

“当然,我已经等你一段时间!”金泰勒表情平静。

“你等我?”鲁笑问。

“是啊。我前天看到你坐在我办公楼对面的花园,当时还琢磨会不会是你。可你很会伪装,真像普通游客,我责怪自己疑神疑鬼。”

“显然我的伪装欠缺火候!”

“你的伪装没问题,是你低估了我的眼神。我练过五年射箭,练就一对火眼金睛,能注意到常人忽略的细节。”金泰勒笑笑说,“不过,你很了不起,今天会场看到你,我还不确定是同一人。衣服容易改变,但你肢体语言和气质也能改变,这点很罕见!”

“先被一个业余人士识破,再接受他的称赞,这可是很难吃的一剂药。”鲁笑说。

“这很好解释,我一直在等你,时刻观察周围。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久才来找好我?”

“什么,我应该来找你?”

“难道不是吗?”金泰勒惊讶地说。

鲁笑见他神情不似作伪,“等等,你如何知道我来?谁告诉你的?”他下意识地想到金泰勒的同事,迈克尔 邦德,难道这家伙秘密拍照,把照片发给金泰勒?

“他说过如果有一天他出事,会有人来找我了解情况。”

“小林英雄?”

金泰勒叹口气说,“请原谅,我没办法说他的名字,我没办法接受他遇害的消息!”

鲁笑看着金泰勒,相信他的悲痛出自内心。

“怎么,乔纳森?难道你不是因为这个来找我?”

“是的。我是因为小林英雄的事来找你。”

“那就好。你知道,在会场,我注意到你,可你始终和我保持距离,我估计你对我有所怀疑,所以我特意请你来酒吧。你不晓得我这段时间过得多难受。如果你再不出现,我就自己想办法复仇!”

“什么办法?”

“我认识一些从伊拉克回来的退伍军人,他们都是特种部队,身经百战,心狠手黑。我通过朋友接触过他们,他们有兴趣,但开价十万美元。”金泰勒流露些许自得。

鲁笑想告诉金泰勒这些人多半是骗子,真正的业内人士不会没问清缘由就开价。可转念一想,没必要打击他的自尊心,人都是在不断地上当受骗中成长。鲁笑顺着他的话说,“既然你接触美国政府的某些机密,难道你工作时没接触过这种人吗?”

“不是你想的这回事。我们处理的更多是战略层面的事情,接触的政府中人,都是职业官僚,从未上过战场。再说,我没法打听,问错人的话,消息很快传开。他们会第一时间除掉我。他们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毫无忠诚可言!”

鲁笑跳过金泰勒对同事的评价,问道,“小林英雄怎么对你说的?我需要知道他的原话。如果你还记得住,请一字一句地重复。”

“我当然记得住!他说,‘如果我因为意外事故死亡或者失踪,不要联系警方,会有人来找你,如实讲述,他会替我报仇!’”

“你记得具体的日期吗?”

“我离开日本前一天晚上,7月30日。”

“他说过谁会对他不利?”

金泰勒摇摇头,“他只说有几天感觉被人跟踪,他有些担心。当我追问更多细节,他又说没事,可能因为压力大,疑神疑鬼。”

“他提过什么样的人找你吗?”鲁笑话一出口,就知道不妙。

果然,金泰勒神情骤变。他扭头看向眼酒保,似乎确认如果喊叫求援,周围的人能听到。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我是来帮你的,金泰勒。”

“狗屎,你是他们的人,你们杀了他还不够,还想要除掉我!”金泰勒高喊道,“酒保,请……”

“大昌和美子给我你的照片!”

好几个人惊讶地看过来,酒保不满地走过来。

金泰勒犹疑不定地望着鲁笑。

鲁笑知道他只有几秒钟说服金泰勒,“大昌和美子说有人搜查过她家,还跟踪她。她说小林英雄在书房的暗格里留下这张照片,她以为是你杀了她丈夫!”他从怀里取出照片,面朝下放在吧台上。

“发生什么事?”酒保的目光在他们脸上来回移动。

“没事,给我们两杯加冰的田纳西威士忌。”鲁笑说。

酒保探寻地看着金泰勒,金泰勒犹豫一下,点头说,“我的那杯多加冰。”他等酒保走后,低声问,“你到底是谁?”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还是想为小林英雄报仇?”

金泰勒等酒保送上威士忌后,喝了一大口说,“你也许折磨大昌和美子,或者绑架她的孩子,逼她交出这张照片!”

“她说小林英雄是第三代日本韩裔,他最大的心病就是感觉自己不是真正的日本人。”

金泰勒突然间像泄气的皮球,险些从椅子上摔下,鲁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他坐直身体,又喝了口烈酒,振作一些。“大昌和美子还好吗?”

鲁笑耸耸肩膀。

“他一直担心大昌和美子和两个孩子,可同他们一起生活,他又无比痛苦,他们鄙视他,觉得他软弱、无能,不和他说话!”金泰勒无法说小林英雄的名字,说他老婆的名字却毫无阻碍。

鲁笑觉得还是不提小林英雄家人为好,转变话题说,“他还对你说过什么?”

“我们在一起很少说工作上的事。你要明白,我们从事的工作都很敏感,如果被人发现,会有很大麻烦,日本和美国的情报机构绝对不会喜欢。所以我们即便在一起,也会回避谈论这方面的内容。”

“但是,你知道一些他的事情。”

“他说过他从事三菱重工的一项机密项目的研究,可我没兴趣。我不会把他交给中情局,虽然中情局的那帮混蛋拐弯抹角地说需要这些东西,我很清楚他们是一群什么货色!”

“你接触过中情局的人?”

“你不知道,在日本工作的中情局的人,公开把这当作炫耀的资本。他们在意的是勾引女人,花天酒地!”

“但是你知道小林英雄暗中为某个组织服务。”

金泰勒看了眼鲁笑,拿起酒杯又放下,“也许我们不该谈论这个话题,毕竟我对你一无所知!”

“你想了解我?”鲁笑等了片刻,见金泰勒保持沉默,继续说道,“如果你希望为小林英雄报仇,我是你唯一的希望。你不想说,我不会勉强你。假如你指望那些美国退伍军人做什么的话,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不如买彩票,即使不中奖也不会惹麻烦!”

“你认为他们敢勒索我?”

“你很聪明,不需要我给你建议。关于小林英雄,你还能告诉我什么吗?”

“他没说他为什么组织工作。但是有一次我们喝酒,他说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自豪的一件事,为祖国做一份贡献。”

“他的祖国不是日本吗?”鲁笑转念领悟,“你说韩国?”

“是的。他说韩国要想避免被日本或者中国吞并,必须走精兵强国的道路,要保持一支强大的军队。他研究的涂料能帮助韩国海军提高技术实力,赶超日本海军!”

鲁笑不动声色地注视着金泰勒,他算是见多识广,可也不得不惊叹这件事情的乾坤大挪移。如果金泰勒所言不虚,小林英雄是被人利用,以为自己为韩国服务,实则最终受益一方为中国。情报机构偶尔会玩这种游戏,最有名的例子是以色列摩萨德的一名间谍,他假扮阿根廷人,结交许多叙利亚官员,传递给以色列无数重要情报。但这是中国情报机构的杰作吗?鲁笑本能地怀疑。首先,如此大胆的主意不是中国官员擅长的,丁一凡也许会尝试,其他人既没有这种创造性的思维,也没有这份胆识。其次,如果是中国人所为,丁一凡绝对不会把他牵扯进来,相反,中国方面会千方百计地封锁消息。

除了中国人,还能有谁?这种看似简单的工作,所需要的人力和物力都极其惊人,只有美国人、韩国人和俄国人具备这种能力。当然日本人也能做到,但鲁笑自动把日本人排除在外。稍做思考,美国人和俄国人也被排除,最后唯有韩国人嫌疑最大。可为什么?韩国人辛苦招募日本间谍,却把机密情报转交给中国人,同时还能双方同时蒙在鼓里,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你在想什么?” 金泰勒问。

“我在想韩国人为什么要杀他。”鲁笑见金泰勒毫不惊讶,意识到对方也想到这点。“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当我看到他车祸的消息。”

“为什么?”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他说韩国人招募他时,许诺一百万美元,他打算拿到钱就辞职去欧洲。我们将在欧洲生活。”

“你认为韩国人不想付钱,所以除掉他?”

“难道不是吗?除掉他,他们省下一大笔钱,还能防止走漏风声。我反复说过,不能信任这帮混蛋,可他就是不听!”

鲁笑思考片刻,他知道金泰勒想的过于简单,再吝啬的情报组织都不会因为省钱而除掉自己的间谍。不过,金泰勒能想到这一点,已经不容易。

“你想对付韩国人,那么你认为我是什么人?”鲁笑看着金泰勒说。

金泰勒耸耸肩膀,“你是日本政府的人?”

“你根据什么理由?”

“他说过他留下了证据,如果出事,会有人来调查。”

“金泰勒先生,我不知道他还对你说过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情远比你想象的复杂。为了你自己的安全,你知道的越少越好!”

“你认为他们可能来对付我?我是美国政府的专家,他们不敢在美国本土下手的!”金泰勒自信满满地说。

“你太低估这些人的能量了,如果他们想下手,有很多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

金泰勒似乎才意识到危险,脸上闪过恐惧表情。

“他们不知道我。我和他在一起非常谨慎,没人知道。而且,他说过他没对任何人提过我,我相信他!”

鲁笑懒得指出他这番话的荒谬,一个情报组织想要跟踪他们,自然不会让他们察觉。鲁笑心里一动,意识到自己犯下同样的错误。他巡视屋内客人,记下每一张面孔。

金泰勒注意到他的动作,问道,“你担心有人监视我们?”

“除了我,这段时间你还发现有其他人监视和跟踪你吗?”

金泰勒犹豫片刻,“大约两个星期前,我感觉像是有人在地铁上跟踪我,可等我仔细查看,又没发现什么。”

“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

金泰勒轻声报出号码。

鲁笑手机输入他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金泰勒要掏出手机,鲁笑制止他。

“五分钟之后,你从大门离开。我会继续坐在这里。你不要担心,他们的目标是我。你上了地铁后,给我发一条短信,你回家以后装作一切如常,继续上班工作,不要改变日常习惯。忘记我们喝酒这回事,我不会再联系你,你也不要再对任何人提起小林英雄!”

“可我还有一个包裹给你!”

“什么包裹?”

“他寄给我的,他说给来调查的人的!”

“里面装着什么?”
“我不知道。他让我保证不要打开。”

“你什么时候收到的?”

“两个星期前。”

鲁笑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没法捕捉到。他想了一会儿,问道,“包裹在哪里?”

“在我办公室里。我们可以现在去拿。”

鲁笑示意酒保结帐,他留下几张钞票,正要起身,突然想到先前困扰他的一个问题。“等一下,为什么你的同事迈克尔 邦德说你的坏话?”

“你认识邦德?”金泰勒惊讶地看着鲁笑,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气愤地说,“那个家伙是个头顶生疮、脚下流脓的坏蛋,‘橡树果’基金会今年消减日本项目,只有一个名额,按道理应该是我留下,可他不愿回来,所以背后散布谣言,说我不值得信任,和日本政府走得太近!”

“他和美国情报机构有关系?”

金泰勒犹豫一下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美国情报机构的一员,但我晓得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研究员!”

“什么意思?”

“我见过他和美国大使馆负责情报工作的人碰头。”

“他为中情局工作?”

“美国有两百个情报组织,中情局只是最著名的一个。”金泰勒叹口气说,“听着,有些事情我知道的比你多,请相信我,邦德暗中为美国情报组织服务!”

鲁笑迅速地回想他和邦德见面的过程,意识到自己大意,忽略了一些明显的迹象。

金泰勒察觉到他的变化,问道,“怎么了?你好像想起什么事情。”

“是的,我们闲聊时,他主动说起你,提供不少信息,好像有意让我找你。我当时觉得有点怪,可没多想。”

“我不明白,你认为邦德参与了这件事?”

“走吧,我们出去说。”

外面寒冷的空气让鲁笑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他拉上衣服拉链。周围没人,只有酒吧、饭店还有公寓传出来喧闹声和印度香料的味道。

“你说邦德也是他们的人?”

鲁笑摇摇头说,“你不要追问,我现在送你去地铁站。”

“为什么,有人监视我们?”

“是的。你不用担心,他们针对的是我,你是局外人,只要你不乱说,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

“操,他们怎么找到我们的?”金泰勒不安地扫视周围。

他们走到灯光明亮的主街道,穿过一个小广场,来到地铁入口。鲁笑停住脚步说他只送到这里。金泰勒问包裹怎么办,鲁笑说明天会电话联系。金泰勒还想说什么,鲁笑告诉他不要继续卷入这件事,不是人人都能与狼共舞。金泰勒不安地走下地铁通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