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九章 9-2 民族英雄(3)

南中国海,菲律宾军舰“麦克阿瑟”号

 

当收到英国舰队的回复,奎松中校立刻通过广播系统公布了这一好消息,菲律宾水兵欢声雀跃,他们相信有英国人的援助,很快就能化险平安。奎松中校甚至命令军舰向英国舰队的方向行驶,期待早点相遇。

“麦克阿瑟”号船舷的漏洞仍未能堵住,水兵们封闭了军舰后半部,同时用船上所有的水泵全力排水。奎松中校信誓旦旦地向两名国会议员保证军舰很安全,完全可以开回菲律宾。刚刚被吓得魂不附体的罗姆诺议员毫不吝啬地称赞菲律宾海军的职业素质,全然忘记他们刚刚被一艘渔船袭击。

曼泽诺上校心生鄙夷,站在通讯台前询问和卡利托 库納基地的联系。通讯军官说始终联系不上,他瞥了眼奎松中校,压低声音说可能遭遇中国人的电子通讯干扰。曼泽诺看着游弋在远处的两艘中国巡逻舰艇,心里涌起强烈的不安。

大约一个小时后,英国人突然通过无线电说遭遇机械故障,无法前来搭救。一直沉默的中国人突然开口,说愿意提供海难支援,但是要求菲律宾军舰关闭火控雷达,封盖火炮等武器设施。奎松中校面色铁青,强忍着没骂粗口,命令军舰掉头返回港口。

此时距离天黑还有两个小时,风浪渐渐地大起来,轮机长报告说锅炉无法提供足够蒸汽,只能低速航行。屋漏偏逢夜雨,又有人报告说军舰后半部分进水,水势强劲,原因不明。水兵长下去查看后说如果不能堵住漏洞,风浪再大些,军舰可能沉没。

奎松好像一下吓懵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一名经验丰富的少校建议关掉一切不必要设备,派所有不当班的水兵下去排水。他立刻采纳,授权少校全权指挥排水抢修。

当夜幕降临,“麦克阿瑟”号距离港口还有八十海里,速度如同蜗牛。如果保持目前状态,至少需要十个小时才能返回。下面抢修的军官报告发现第二处破口,还说船体老化程度严重,现在内外壳体压力失衡,可能出现更多破口。

两艘中国巡逻舰从两侧逼近,不时地用探照灯扫射,有人通过扬声器用蹩脚的菲律宾语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勇敢的罗姆诺议员站在舰桥上,大声地问候中国人的女性家属,探照灯灯光照射过来,他举起双手,竖起两个中指。中国人似乎不理解他的淫秽意思,依然干巴巴说愿意帮助菲律宾人,中国人和菲律宾人是朋友。

晚上十点钟,“麦克阿瑟”号终于和基地建立通讯联系。基地说将立刻派出以德尔皮拉尔号领衔的舰队来营救。奎松中校似乎恢复镇静,首次下到舱底巡视修复工作。他上来的时候,面色却更加苍白,不停地询问基地的救援船只位置。可每次得到的都是含糊的答复。

夜色下,军舰左右大幅度摇摆,黑色的浪头哗哗地拍打着甲板。曼泽诺惊讶地发现船身下沉许多,海水似乎随时可能淹灭军舰。他感觉到脚下的金属结构发出吱呀呀的恐怖声音,仿佛船只无法承受更多的折磨,在呻吟哀嚎。驾驶舱内所有人穿上救生衣,惊恐地盯着一个地方,避免和其他人视线相交。这是曼泽诺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他不会游泳,内心深处对大海有种无名的恐惧。

下半夜,“麦克阿瑟”号动力系统失去电源,只能随波逐流,被海浪摇来摇去。几次倾斜角度过大,看似就要倾覆,它却奇迹般地复原。驾驶舱的众人像玩具一样被摔来摔去。

当黎明的曙光初现时,众人一片欢呼,发自内心地庆祝奇迹。随着红彤彤的朝阳升起,德尔皮拉尔号军舰出现在远方。中国舰艇悄然离开。

在救援船只的帮助下,“麦克阿瑟”号恢复了部分动力,下午才颠簸着回到菲律宾卡利托 库納海军基地。

岸上,阿基诺将军亲自带队迎候,后面围着上百名记者。在军乐队的伴奏下,他为奎松中校颁发了一枚金光闪闪的奖章,奖励他英勇抗击中国侵略舰队的事迹。奎松中校自豪地挺起胸膛,两名国会议员站在他两侧,让记者照相,留下珍贵的历史见证。

奎松中校带领众多记者爬上“麦克阿瑟”号,观看中国舰艇鱼雷攻击留下的爆炸缺口。他添油加醋地介绍了整个战斗过程,不厌其烦地回答了每个问题。最后还意犹未尽,若不是被阿基诺将军委婉打断,说不定他会请记者们体验军舰生活。

等回到司令部官邸,用过晚餐,曼泽诺上校才有机会向阿基诺将军单独汇报事情经过。他详细讲述了奎松中校的无能表现,愤愤不平地说这个混蛋差点把众人害死,酿成菲律宾海军的大笑话。阿基诺将军沉默片刻,摸着嘴唇上的小胡子,说不要再提这件事。奎松中校将被打造成抗击中国入侵的菲律宾民族英雄,他的前线军事指挥生涯很快结束,不会再有闯祸的机会。曼泽诺不晓得上司是否考虑过自己语句中的逻辑漏洞,但明白这又是政治交易,阿基诺和奎松家族各取所需。

这时,总统府来电。阿基诺将军不太情愿地接听,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不耐烦地说自己今晚没空。曼泽诺不知对方身份,但听到话筒传出的声音语气变得强硬。阿基诺放下话筒,满脸怒气地说总统召见他。他在门口突然停住,要求曼泽诺陪他一起去。

菲律宾总统府的保安措施非常严格。他们乘坐的汽车经过三次检查,才停在侧门。阿基诺将军下车后,环视周围,指着院里摆设的几座现代雕塑说太没艺术品位,将来他一定移走雕像,摆一些菲律宾传统艺术品。

曼泽诺有时无法理解上司脑袋里想些什么,他怀有入主总统府的野心不够,还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才行。权力导致傲慢,阿基诺从小享受特权,永远无法低调。

一名佩戴上校军衔的宪兵军官走下台阶迎接阿基诺将军,曼泽诺只见过他一次,不记得他的名字。可阿基诺热情地询问他的家人,他笑着回答,两人低声耳语,他冲着曼泽诺点头示意。曼泽诺礼貌地回礼,心里暗暗惊讶。理论上保护总统府的宪兵自成体系,直接受命总统,可刚才这一幕说明阿基诺的触角伸得很长。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坐在客厅等候他们,他个头不高,脑袋很大,智慧过人。他在美国出生,却始终保留着菲律宾护照,十年前他决定回国投身政治,没人把他当回事,但上次总统大选他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凭借杰出的演讲才能和娴熟的政治手腕,他联合几个在野小党派,赢得足够选票。上台后,他胸怀大志,同时避免很多菜鸟政治家的鲁莽,小心行事。他的经济改革措施,让很多平民受益。他还和国内保守势力达成妥协,得到反对派的支持。部分媒体评论,他是过去五十年菲律宾最伟大的领导人。

“阿基诺将军,我同意让你去码头出风头,可你却违反我们的君子协议,不立刻来向我汇报,你以为你是老几?”阿基诺没有打招呼,没有请他们坐下,劈头盖脸地呵斥说。

阿基诺将军显然没想到会在下属面前受到这等羞辱,他涨红了脸,强压着怒火说,“总统先生,你应该清楚国会议员罗姆诺和索姆阿诺的脾气,他们赖在镜头前不走,我是为了维护你的政治形象,才和他们周旋!”

杜特尔特一跃而起,像狮子一样咆哮说,“狗屁,阿基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算盘!没有我的提拔,你给将军洗脚都不配。我给你佩戴将军肩章,让你掌管军队,可你怎么回报我?你忘恩负义,吃里扒外,还想赶我下台。操你妈,你这个小瘪三,我砍下你的鸡巴喂狗!”他凶神恶煞地逼向阿基诺。

阿基诺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这是坏人造谣,我一直对你很忠诚,总统先生。”

“在你身上寻找忠诚,简直像在沙漠里找水!”

曼泽诺惊讶地望着这一幕,他见过杜特尔特的公开演讲,风度翩翩,口若悬河,可他从未见过杜特尔特爆发时的惊人能量,他开始领悟此人能坐上总统宝座的原因。

“假如你还有点智慧,就应该明白,那些给你出主意的混蛋是想利用你!”杜特尔特看着惊恐的阿基诺,“你真的以为总统的位置是好坐的?你眼里只有表面风光,可不晓得其中的凶险。我告诉你,他们的目的是利用你,让你做台前的傀儡,自己躲在背后享受好处。民众愤怒,发泄的对象是你,时候到了,他们会把你像马克斯一样扔出去做替罪羊。跟着我,你最起码能保全自己!”

“总统先生,请告诉我怎么做,不,请命令我吧!”

“你明天第一件事就是邀请中国大使,你们两个人谈判,找出解决这件事的办法,我绝对不能让一块鸟不拉屎的礁石影响菲律宾香蕉出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