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九章 9-2 军人的牺牲 (2)

夏威夷美军太平洋舰队基地

 

“彩虹之夜”饭店是夏威夷最受欢迎的,也是唯一的米其林两星餐厅,客人想要品尝需要提前一个星期预约。

巴斯上校和妻子费雪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感受着湿润的海风,欣赏着码头璀璨的夜景。他们要的小羊排、鲱鱼、莫雷诺牛肉,每一道菜都美味至极。餐厅经理推荐的吉布森干松子酒和勃艮第葡萄酒更是锦上添花,让他们唇齿留香。

费雪用叉子叉了一块鳀鱼和鲜奶油浸泡烘烤的鸡蛋,放进嘴里,咀嚼的时候闭上眼睛,喃喃说,“亲爱的,谢谢你带我来,我从未吃过这么美味的鸡蛋!”

“宝贝,准确来说,你吃得不是鸡蛋,而是鳀鱼蛋。”巴斯笑着说。

“哦,随便你叫这玩意什么名字,反正我爱死它了。不,我爱死这些菜肴,我爱死这家餐厅,我爱死你了,我的丈夫!”

“你喜欢,我们可以经常来!”

“真的吗,宝贝?”费雪的脸庞像个孩子一样绽放光彩,可旋即变得黯淡。“我们怎么能负担得起?看看这菜单,一顿饭抵得上我们一个星期的开销!”

巴斯默然低头。

费雪伸手来按在他桌上的手说,“这种餐厅价格昂贵,又拘束,纯属宰人。我们来见识一下已经足够,谁喜欢经常来?我爱你,宝贝,我愿意为你每天做饭!”

“亲爱的,为了感谢你辛勤的付出,我将每周带你来一次。”巴斯看着惊讶的费雪,露出笑容说,“哈里斯将军把我放进明年晋升少将的名单上!”

费雪顿时睁大眼睛,声音颤抖地说,“你说你将得到一颗星?”

美国军队校级军官晋升将军的道路坎坷异常,每年的名额有限,不仅需要过硬的履历和经验,还要看有没有大人物为你站台。很多人做了十年、甚至二十年上校也没法迈出这关键一步,只能遗憾地退役。巴斯做上校的时间刚刚超过四年,就晋升少将可以说坐上了火箭,将成为他那届西点毕业生的佼佼者。

“恭喜你,巴斯太太,你很快将成为将军夫人!”

“哦,上帝啊!”费雪惊叫出声,招惹邻座人的不满目光。她捂住嘴,眼中满是泪水说,“太好了,我真没想到这么快就等到这一天!”

巴斯深情地摩挲妻子的手背,他很清楚她的付出。一个女人嫁给军人,就是选择了牺牲,不仅要忍受丈夫长期在外执行任务,独自照顾家庭,还要颠沛流离,每几年就搬家,游走于世界各地的美军基地。

费雪擦去泪水,略带羞涩地笑笑,“上个星期你不是说,哈里斯将军对你的态度不冷不热,指望不了他的支持。我记得你说至少要等两年才有机会晋升。”

“显然,你的丈夫的工作非常优秀,他觉得别无选择,不能埋没人才!”

突然巴斯感觉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他取出手机,见屏幕上显示,“霸王鲨召见。”他皱起眉头,霸王鲨是哈里斯将军的代号,可今晚哈里斯将军在司令部官邸设宴招待来访的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发生什么急事需要招呼他?

“抱歉,宝贝,霸王鲨要我去。”他举手示意招待过来结帐。

“没事,亲爱的,我自己可以回家,正好我们也吃得差不多。”

巴斯驾车一路狂奔,十五分钟后赶到位于军事基地内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官邸。值班的军官看到他的晚礼服,挤挤眼睛说,“太漂亮了,巴斯,我从未意识到你这么英俊,他们没请你做舞男吗?”

“去你的!”巴斯解开领口紧绷绷的纽扣,“怎么回事?”

“将军让你去二楼书房。”

书房宽敞明亮,布置得古色古香,正中央的大书桌尤为显眼,据说是夏威夷最后一任女王的家具。

同样穿着晚礼服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将军正站在窗口,望着一轮圆月出神。巴斯通常会保持一段恭敬的距离,但他觉得他们的关系拉近许多,所以走到哈里斯身边说,“晚上好,将军!”

哈里斯笑着说,“抱歉,打扰你和夫人的晚餐,我希望你今晚回去替我道歉!”

“好的,没问题。”

“多么美的月亮,夏威夷是我到过最美的地方,美丽的令人不敢置信!”

“确实很美。”

“你怎么看待军人的牺牲?”

“呃,将军阁下,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哈里斯示意巴斯做到书桌对面,他坐在椅子上说,“我知道你在伊拉克战区服役过两年,你见过多少伤亡?”

“十七人死亡,一百二十一人受伤。”巴斯不需要指出死伤者皆是美国人。

“那么你能告诉我,军人的牺牲有几种形式?”

“牺牲生命、健康、婚姻、友谊、家庭、事业。”巴斯停顿一下,补充道,“还有个人幸福。”

哈里斯赞许地点点头,“看来你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想每一位职业军官都会在人生某个阶段做出思考。”

“说的不错,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清晰地阐述。我想知道,你愿意为国家付出什么样的牺牲?”

巴斯心里一动,他看不出上司的问题将把谈话引向何处,但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考验。他态度坚定地说,“任何代价!”

哈里斯目不转睛地凝视巴斯很长一段时间,仿佛要挖掘他的真实想法。巴斯迎视那双棕色眼睛,命令自己保持雕像般的镇静。哈里斯缓缓地说,“很好,巴斯上校,我知道我没看错人!”

巴斯静静等候对方揭开谜底。

哈里斯拉开抽屉,拿出一个文件夹,手指敲了两下说,“这是海军情报部监听到最新的情报,你好好看一看。我得去打发澳大利亚人,你等我回来。”

巴斯听到沉重的房门无声地关上,他深吸口气,让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平息一下。哈里斯将军的眼睛威力十足,注视他的目光像是在压在他头上的千斤重担。

他打开文件夹,习惯性地扫视页顶的机密等级。他看到3A,不禁一怔,3A级代表最高机密,只有司令官有权阅读。他下意识地看了眼门口,担心有人见到。海军情报部门为了保护情报来源和其他机密,严格划分情报等级,哈里斯将军让他看3A级的情报,严格来说已经违反军事纪律,传出去会受到惩罚。

巴斯开始阅读情报,越看越惊讶。这份情报来自海军情报部信号监听部门,是英国皇家海军访问亚洲的“勇敢”号驱逐舰和伦敦海军军部联系的电文。大约三个小时之前,英国“勇敢”号和“格雷漫游者”号补给舰组成的舰队试图穿越中国人在南中国海控制的两座礁石之间的水域,“勇敢”号上的直升飞机遭遇中国高射机枪的射击,英国驾驶员发射导弹,摧毁了中国高射机枪阵地,然后被岛上发射的两枚防空导弹击落。英国舰队司令官劳伦斯上校要导弹轰炸中国礁石,副舰长拔藤中校制止并且解除他的职务,拔藤接管了舰队,命令舰队后退,避开中国礁石。他在给伦敦海军军部的电文里详细讲述了事情经过,海军军部回电没提及与中国的冲突,仅仅命令舰队保持无线电静默,全速回航英国。

下一份情报是中国岛屿指挥官和海南岛基地总部的电文,中国人说英国直升飞机侵犯岛屿上空,不理睬数次警告,中国高射机枪射手射击曳光弹驱逐英国飞机,却遭到英国飞机的导弹攻击,三名射手当场死亡。中国军人发射两枚单兵肩扛对空导弹,击伤英军直升飞机的螺旋桨,直升飞机坠落爆炸,两名英军驾驶员死亡。英国舰队开动火控雷达锁定岛上目标,中国指挥官准备发射地对舰导弹还击,海南岛总部最后时刻命令停止发射导弹,坐视英国舰队撤退。

美国海军情报部门的信号监听能力历来一流,二战时期破译日本通讯密码,直接导致日本海军中途岛战役的失败。但能够如此轻易地破译英国和中国的电文,还是让人惊讶。巴斯读了两遍这两份情报,思考着可能带来的变数。

哈里斯将军半个小时后才回来,他面色阴郁,先到墙角的柜子里拿出一瓶柯纳克白兰地,倒了一杯酒,询问地看着巴斯,巴斯摇头拒绝,他没有哈里斯的酒量,需要保持头脑清醒。

哈里斯一饮而尽杯子里的白兰地,长吁口气说,“他妈的澳大利亚人,两头下注,即贪婪中国人的订单,又想要我们军舰遏制中国人的扩张。我告诉你,迟早他们要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代价!”

巴斯猜测澳大利亚国防部长拒绝了美国政府提出的一些军事合作项目。

哈里斯渴望地盯着酒瓶,有些不舍地放回去。他在书桌后坐下说,“告诉我你的判断。”

“英国人和中国人不想扩大冲突,都想装着这事没发生过。”

“为什么?”

“中国人肯定担心受到阻碍航海自由的指责,他们可能也想继续建设那些礁石,不愿过早暴露军事实力。英国人嘛,海军军部的人应该请示了首相,担心冲突下去损失惨重,所以选择退却,他们已经失去了当年纵横四海的雄心!”

哈里斯嘲讽地笑笑说,“他们先失去了帝国殖民地,然后很长时间有心无力,现在是无心无力,可怜的大英帝国!”

两名美国人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正是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坚持,英国人被迫用巴哈马、纽芬兰、牙买加等岛屿换取旧军舰,美国接管了大英帝国在加勒比海的属地,顺便接手世界海上霸主的地位。

“英国政府和华盛顿沟通过这事吗?”巴斯大胆地问。

“我问过五角大楼,英国首相没有动用首脑热线联系白宫。英国人顾及颜面,不想我们知道这回事。”

巴斯点点头,英国人显然不知情自己的通讯信号被破译,否则不会试图隐瞒。“总统知道吗?”

“我们的总统先生擅长的是大胆地想象和华丽的辞藻,做事嘛谨小慎微。我不认为他知不知道能改变什么!”

哈里斯的话是对奥巴马总统的不敬,若传出去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不过,美国军方和白宫的关系不睦,是华盛顿的公开秘密。很多军人反感奥巴马对军方的限制,认为奥巴马是个胆怯又虚荣的黑人政客。

“他想青史留名,做一个任期内终结战争的总统,自然不喜欢多事。”巴斯隐约地附和说。他内心并不反感奥巴马。

“我和他一样珍惜美国军人的生命,他的问题在于视野狭隘,经验有限,不懂国际事务,也不懂如何使用军队。”哈里斯注视着巴斯说,“如果我们坐视中国侵占争议南中国海海域,默许这种先例,中国将很快扩张到马六甲海峡,新加坡别无选择,唯有倒向中国,下一个就是澳大利亚,夏威夷也守不住,用不了一百年太平洋将成为中国人的内湖!”哈里斯直视巴斯两眼说,“我不能坐视他们隐瞒这份情报。”

“将军阁下,可这是一份最高秘密等级的情报,泄露出去必然引起轩然大波,更不要说,中国人将得知我们在阅读他们的密码!”

“巴斯上校,不要太迷信所谓技术能力,决定胜负的关键不在于知不知道敌人的密码,而是我们的决心、意志和勇气,历史记载了很多技术能力劣势的胜利者,比如倾覆罗马帝国的野蛮人,比如击败英国军队的北美殖民地军队。再说,给猫剥皮有很多方法,全看你怎么选择,不一定非要明火执仗!”

“将军阁下,你的意思是?”

“你不是做过几年军事情报吗?”哈里斯未等候巴斯的回答,自顾自地说,“相信你有合适的渠道,把这件事泄露给英国的报纸,看看英国人会不会像他们的首相一样没种!”

巴斯心里一惊,他看着桌面的文件夹,突然间感觉口干舌燥。泄露绝密情报是重罪,如果被追查,他不仅晋升将军无望,还将身陷囹圄。

“巴斯上校,我们是军人,军人的牺牲有多种形式,有些是在公众视线之外,可能暂时不被理解。现在正是国家需要我们做出牺牲的时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