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八章 8-2 昨日黄花(3)

南中国海,英国舰队

 

当听到菲律宾军舰求救呼叫时,拔藤中校和斯通少校在驾驶舱内,他们对视一眼,拔藤拿起话筒说,“‘麦克阿瑟’号,我是英国皇家海军‘勇敢’号,发生什么情况?”

一个陌生声音插话说,“‘勇敢’号,我是中国海监船‘1172’号。菲律宾军舰‘麦克阿瑟’号非法侵犯中国经济专属区,撞沉两艘中国渔船,导致舰体受伤。本海域不存在武力冲突,中国舰船已经提供紧急救助,可以保障菲律宾船员的生命安全。”

“‘勇敢’号,我是菲律宾军舰‘麦克阿瑟’号,中国人在撒谎,这里是菲律宾领海,中国军舰用导弹袭击了我舰。造成数名船员受伤,船只损害严重,我需要紧急援助!”

中国人和菲律宾人吵成一团。拔藤中校皱眉看着话筒,似乎握着一块烫手的山芋。他听了一会儿,希望能有其他船只回应菲律宾人的请求,可五分钟过去,未听到其他船只的反应。

斯通少校指着雷达图说,“他们距离我们六十海里,我们应该是最近的船只。这几个小亮点想必都是中国渔船或者舰艇,他们就在附近,可以营救菲律宾人。我们怎么办?应该参与他们的纠纷吗?听起来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

“没有美国人的船只吗?”拔藤抱着一线希望问。

“没有。”斯通摇头,“我也不明白,他们怎么会错过这场热闹!”

拔藤命令说,“立刻通知劳伦斯上校来驾驶舱!”

五分钟后,劳伦斯上校才走进来。他面色通红,呼吸着酒气,制服领口的纽扣有一个没系上。他先要了一杯咖啡,听拔藤介绍完情况,皱眉听了片刻菲律宾人和中国人的争吵,厌恶地让手下把音量调小。他站在航海图前,手指来回笔画,似乎衡量什么。突然命令改变航向,从近路穿插过去。

拔藤咳嗽一声说,“劳伦斯上校,你选择的航道将从中国控制的两座岛屿中间穿过。”

“谢谢你的提醒,我很清楚这一点。而且,那不是岛屿,是礁石。”

拔藤看了眼斯通少校,“中国人不会喜欢我们穿越他们的势力范围,最起码我们应该打个招呼,做个说明。”

“首先,中国人占领了这两座礁石,菲律宾人和越南人并不承认他们的主权。其次,中国人承认南中国海的航海自由,美国军舰已经数次通过这里!”

“众所周知,美国人和中国人在较劲,美国人出于自己的战略考虑,才积极地干预,可这里不是英国的利益范围,我们不需要参与进来!”

“拔藤中校,你不必说了,我已经做出决定!”

“舰长阁下,我建议你重新考虑这个决定!”

劳伦斯厉声命令道,“斯通少校,执行我的命令。拔藤中校,你跟我来。”

舰桥上风声呼啸,空无一人。

劳伦斯怒气冲冲地吼道,“拔藤中校,你在做什么?公然违抗军令,在下属面前挑战舰长尊严,你触犯了多少皇家海军条例?我可以把你关起来!”

“劳伦斯上校,你的决定很不明智,把舰队置身于危险之中。中国人已经经营这两个岛屿几年时间,你不知道他们部署了什么武器。他们不敢拦截美国人,不代表他们不敢拦截我们。这一切和英国无关,我们没必要刺激中国人,更没必要参与他们和菲律宾人的争吵!”

“你错了,航海自由是大英帝国几百年来一直维持的原则,倘若今天我们因为胆怯,不敢靠近中国人控制的几块礁石,明天就没有我们皇家海军舰队行驶的海洋空间!”

“请允许我说,大英帝国已是昨日黄花,亚洲早就不是我们的势力范围。如果中国人或者美国人想要控制这里,让他们去争好了,我们犯不着卷进去!”

劳伦斯沉默片刻,“拔藤中校,等你执掌军舰时,你可以做你想做的。只要我还是‘勇敢’号舰长一天,就是我说了算!”

拔藤清楚他处于危险的境地,以下犯上是军队的大忌,除非劳伦斯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否则必须遵从命令。拔藤深吸口气说,“我认为你应该请示军部,或者至少召开军官会议,听听大家的意见!”

“你忘了一点,这是海军,不是他妈的民主选举!”

“那么我希望记录下我的反对意见!”

劳伦斯凝视拔藤片刻,扭头走回驾驶舱,大声冲着值班的斯通少校吼道,“斯通少校,请在值班日志上记录,我命令改变航向,穿越中国控制区。拔藤中校反对我的命令!”

斯通目光复杂地看了眼拔藤,握着钢笔,在值班日记上写下两行文字。

“拔藤中校,你现在准备履行你的职责?”劳伦斯森严问。

“请吩咐,舰长阁下。”

“命令舰队,进入三级战备状态。所有直升飞机升空,注意来意不明的潜艇,舰队保持两百米距离。同时,通知中国人,我们是无害公海航行,将穿过他们的控制区。”

拔藤一一传达命令,很快警报声响起,水兵们立刻忙碌起来,军官们都匆匆来到驾驶室,小声询问发生什么事。劳伦斯上校没理会他们,而是拿起话筒,通过广播系统,对全体官兵讲话。他说有菲律宾船只公海遇险,舰队需要尽快赶过去,在一个小时后将穿越一片中国控制的有争议海域,自由航海权利一直是大英帝国的国策,英国皇家海军没有挑战任何一方主权的意图,但也需要做好准备,防止意外发生。

驾驶舱内的军官面面相觑,没人开口反对,可每个人脸上表情凝重,都意识到其中风险。

无线电里很快传来抗议。中国人用费解的英语说,英国舰队正驶入中国经济专属区海域,需要绕道而行。斯通少校解释说有紧急海难,英国舰队有自由航行的权利。中国人坚持反对,说中国船只在中国经济专属区海域清理海底暗礁,需要实施爆破,为了英国舰队的安全,XXX岛和XXX岛之间的海域暂时关闭五个小时。

斯通看向劳伦斯,如果中国人在海底安置炸药,英国舰队硬闯过去而发生爆炸,引起的任何伤亡和损失都只能自行承担,无法责怪中国人。

劳伦斯拿起话筒说,“我是英国皇家海军舰队司令官劳伦斯上校,菲律宾船只发生海难,急需救援,我们必须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你们控制的这片海域,历来是自由通航区域,五个月前,美国军舰‘威尔伯’号顺利通过。我们掌握美国海军公布的海文资料,清楚正确的航道,请你们不要阻碍国际海上自由通航,暂停任何危险的爆破活动!”

“劳伦斯上校,我们的爆破准备已经在进行中,无法停止,你们的通航会给我们的人员和你们的舰队带来严重的危险,请立刻改变航线,绕道行驶!”

劳伦斯厌恶地放下话筒,问道,“现在距离那两块礁石多远?”

“还有二十海里。”

“通知舰队,提高速度到25节,加速航行!”

拔藤咳嗽一声说,“劳伦斯上校,鉴于事态的严重性,我建议先请示军部。”

“用不着,中国人在恐吓我们。没什么爆破行动,那片海域能通过8000吨的美国军舰,没有任何海底礁石!”

斯通少校说,“舰长阁下,我同意拔藤中校的建议,我们应该请示海军军部。”他的语气恭敬,可意思很清楚,他反对贸然闯过去。

另一名军官也开口附和。

劳伦斯目光巡视众人一圈,面部肌肉绷紧,显然不喜欢部下的质疑。但出乎众人意料,他同意请示伦敦的海军军部。斯通少校数次拨打卫星电话,线路里只有嘶啦嘶啦的声音。他皱眉说,可能外空间的电磁风暴阻碍卫星连接。舰队和伦敦的另一个联系渠道是长波通讯,长波通讯通过海水传导,不易受到干扰,但效率低下,传送内容有限。

劳伦斯上校口述了一条简短电文,说遇到中国人的拦阻,军官意见分歧。伦敦很快回电,“等候指示”。

劳伦斯似乎有些意外,盯着长波通讯设备片刻,命令道,“通知舰队,原地待命,保持警戒。”

斯通传送命令后,说道,“舰长阁下,伦敦现在是夜晚,我们可能要等待很久。如果绕行,最多两个小时就能赶到。”

拔藤明白斯通给劳伦斯台阶下,附和道,“我同意斯通少校的意见。”

没想到劳伦斯摇头道,“不,我们不能开这个先例。中国人会以为我们胆怯,或者认为皇家海军默许这种强盗做法。无论哪一个结果,我都不能接受!”

半个小时后,伦敦海军军部回电,“舰队官兵,服从司令官命令。司令官自主判断形势。”

军官们面面相觑,海军军部避开关键问题,却授权劳伦斯上校,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拔藤中校,海军军部已经授权给我,你准备好服从命令吗?”劳伦斯阴沉着脸问。

拔藤犹豫一下说,“服从。”

“斯通少校,联系菲律宾军舰。”

斯通连续呼叫菲律宾“麦克阿瑟”号几次,没有任何回音。

劳伦斯皱眉说,“我怀疑菲律宾船只已经沉。,船员漂浮在海面,等待搭救。”

“菲律宾军舰呼救已经有一个小时,为什么菲律宾本土没有回应?”斯通问。

劳伦斯没出声,一个军官说,“这里距离菲律宾本土并不太远,可能是他们的监测器材出现故障吧,或者他们另有用心,希望我们卷入。”

“典型的第三世界国家做法,自己不承担责任,光指望别人搭救。也许中国人占据这些岛屿是最好的选择,起码中国人愿意支付人力和物力。”另一个军官说。

劳伦斯说,“你的私人想法不代表英国海军的意见,我们不能认可这种先例,如果每个国家都可以随便控制海上一块礁石,随便设立防卫区,世界就没有航海自由!”

军官们停止说话,不安地相互交换目光。拔藤打破沉默说,“如果中国人真的在那一带部署沉船、鱼雷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我们怎么应付?”

劳伦斯想了想,命令亚历山大少校的直升飞机飞过去空中侦察。同时命令舰队继续保持目前的速度和航向。此时舰队距离中国控制的海岛已经不远。

无线电传来亚历山大少校的声音,“我看到岛上设施。东北方有一个码头,停泊着两艘小型护卫舰,吨位不大,不超过一千吨。还有十几艘渔船、巡逻艇、驳船和挖沙船。他们在扩建岛屿,岛上有很多工人,一座岛上已经修建了一条千米长的飞机跑道。天啊,中国人好像在建造海上堡垒,五栋大型建筑同时施工!”

“我没让你去做他妈的建筑评论家,告诉我航道上是否通畅,有没有船只阻拦?”劳伦斯问。

“航道上有一艘运送货物的驳船,没有其他障碍。”亚历山大少校突然叫道,“岛上响起警报,中国人安置了火炮,我看到了炮口!”

无线电里传来嘀嘀的警报声,亚历山大少校急促说,“萨姆防空导弹,中国人部署了防空导弹,我们遭到火控雷达的锁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