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八章 8-2 紧急故障(2)

菲律宾“麦克阿瑟”号

奎松中校匆匆地跑回号驾驶舱,两名国会议员和助手们紧随其后,堵住一条楼梯,曼泽诺不得不绕路。他还没跨进驾驶舱,就听到奎松的大嗓门嚷道,“有几艘中国舰艇?”

“报告舰长,我们只看到一艘。”一个软弱的声音回答。

“雷达显示呢?”

“五分钟前雷达出现故障,正在修理。”

“操你妈的故障,你最好立刻修好,不然我抽你鞭子!”

见曼泽诺走进来,奎松控制住情绪,命令收回巡逻艇,全舰进入二级战备。他举起望远镜观察远方。

远方海平面的小黑点渐渐变大,没过几分钟,他们已经从望远镜里清楚地看到一艘悬挂着中国旗帜的军舰高速驶来。

“请注意,请注意,‘麦克阿瑟’号舰长,我是中国海监船‘飞龙’号舰长王卫国。菲律宾海军已经进入中国南中国海专属经济区,请立刻退出!”公共通讯频道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船名?”奎松问。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距离他们只能看到中国军舰的大致轮廓,根本看不清楚船舷的名字。

“是中国渔船通知他们的!”有人说道。

外面的中国渔船无人控制,中国人拆开搭板和绳索,驾船驶向中国军舰。

“为什么没有破坏他们的通讯设备?”

驾驶舱内一阵沉默,无人回答奎松的问题。曼泽诺鄙夷地想,还不是因为你太贪心搜刮钱财?

“一群蠢货!”奎松怒骂。

罗姆诺问,“中国的‘飞龙’号多大吨位,属于什么级别的军舰?”
奎松瞪着下属,期待有人解围,驾驶舱内的海军官兵都一下变成了木头人。曼泽诺看着奎松额头的青筋,忍不住替他难受。

“奎松中校,奎松中校,我是中国‘飞龙’号舰长,你们违反国际法,侵犯了中国海域,请立刻离开!”通讯频道里,中国人声音再次响起。

“他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奎松脱口而出众人心底的疑问。

曼泽诺不得不提醒说,“舰长先生,你需要先回复中国人,这是菲律宾的的海域,是他们侵犯我们的领海!”

“赶紧告诉中国人滚蛋,这里是菲律宾领海!”奎松向下属咆哮道。

一名军官拿起话筒,语气强烈地痛斥中国人侵权,结果他说话太多,没完没了,惹得奎松怒目相视。

中国军舰和渔船回合后,就并舷停下来。奎松下命令停船,和中国军舰对峙。这个距离肉眼已经能够看清,中国军舰放下一艘巡逻艇,去和渔船会和。渔船上的人冲着菲律宾军舰比比划划,像是哭诉遭遇。

“我们现在做什么?”罗姆诺问。

“中国军舰好像比我们的小很多。”索里阿诺说。

曼泽诺心里暗骂蠢货,军舰可不是单纯比尺寸,万吨货轮比一艘驱逐舰大多了,可结构密度和焊接材料没法相比,两者相撞,驱逐舰可以毫发无损地从货轮中间穿过。

奎松没接茬,继续拿着望远镜观察。一名军官说雷达恢复正常。雷达图像上显示三十海里外,有五个红点在靠近。有人说是支援的中国舰艇,有人说是先前逃跑的渔船。

“报告基地,我们遭遇多艘中国军舰,请求支援!”奎松说。

过了一阵,一名军官说,“基地收到请求,已经命令五十海里外的‘德尔皮拉尔’号支援,同时还有空军两架FA-50战斗机紧急起飞!”

众人情绪一下子沸腾起来,“德尔皮拉尔”号军舰因为2012年4月在斯卡伯勒礁(中国称为黄岩岛)和中国海军舰艇对峙,名镇海内外。它是菲律宾海军吨位最大、武器最精良的军舰,加上战斗机支援,中国军舰肯定不是对手。

“保持速度十五节,目标正前方。通知中国人必须离开我国水域!”奎松命令道。

出人意外的,中国军舰也加速冲过来,速度竟然达到二十二节。

“报告舰长,中国军舰距离一千米。”

“保持航向,我就不信他们敢撞我!”奎松咬牙切齿地说。

“距离五百米!”

“闭嘴,给我冲!”

透过驾驶舱玻璃,众人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军舰,甲板上的中国军人匆忙地跑开,中国军舰警铃大作。

国会议员和助手们手忙脚乱地穿着救生衣,四处搜寻安全的地方。曼泽诺抓紧了一个铁把手。

“一百米!”

中国军舰尖锐的船首像刺刀一样乘风破浪地冲过来,直逼“麦克阿瑟”号宽阔的船头。

驾驶舱内所有人都紧抓着身边牢靠的东西,不少人闭眼等着剧烈的金属撞击。

“中国人转向了!”一个激动的声音喊起来。

众人惊讶地看着中国军舰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几乎贴着菲律宾军舰的舰舷避过去,白色的浪花轰地击打在甲板上,泡沫哗地散开。

“奎松舰长,这是我见过非常勇敢的事情!”曼泽诺主动伸出手,奎松木然地握手,似乎还不相信发生的事情,他身体在微微颤抖。

“圣母玛利亚!”罗姆诺议员在胸口画着十字。他身旁的索里阿诺议员长出口气,擦去额头的汗水。

避让的中国军舰没有继续停留,保护着渔船向中国方向驶去。雷达上的几个红点也改变方向,离开这片海域。

奎松中校自豪地接受众人的恭贺,大声命令军舰驶向东南方的北子岛,继续执行维护菲律宾尊严的巡航。他请两名议员和曼泽诺上校回军官会议室。灌下两杯法国“人头马”,他们反复地谈论奎松中校的壮举,从各个角度叙述这个英勇的故事,同时想方设法说出自己的贡献。曼泽诺上校虽然说话不多,可心里也很自豪。

北子岛面积很小,还比不上一座现代化的体育场大,多是光秃秃的礁石,没有淡水,没有林木。开始没人在意这片不毛之地,前几年发现中国人偷偷设立的一块界碑后,菲律宾人积极行动起来,不仅炸毁了界碑,还开始定期巡航,发誓保护国土。

附近捕鱼的三艘中国渔船,看到“麦克阿瑟”号,没有望风而逃,反倒聚在一起。一艘不到一千吨的中国巡逻舰“1172”号迎上阻拦。中国舰长要求菲律宾人退出中国专属经济区。

奎松中校先通过无线电警告中国人这里是菲律宾的领土,中国渔船和军舰必须立刻离开,否则菲律宾海军将采取行动。他见中国巡逻舰不予理睬,指挥“麦克阿瑟”号撞上去。

中国军舰吨位小,速度快,非常灵活,不和菲律宾军舰硬碰硬,而是绕起了圈子。僵持一阵,怒火中烧的奎松中校命令追击中国渔船,一艘中国渔船忙着收网,来不及逃跑。“麦克阿瑟”号直接撞上去,撞碎了船尾,渔船很快倾斜,几个渔民跳水逃命。中国巡逻舰靠近搭救渔民,船头有人举着摄影机录像。

“麦克阿瑟”号在两百米外掉头,停在原地,等中国舰艇救起渔民,奎松再次用无线电警告中国人立刻离开菲律宾海域。有人突然喊道,“小心!”

一艘小型中国渔船隐蔽地靠近,全速冲向“麦克阿瑟”号的船舷,一名中国船员从驾驶舱跑出来跳水,一艘摩托艇把他救起。渔船逼近的速度很快,甲板下燃烧着火光,中国人的意图很清楚。

“击沉它!”罗姆诺议员喊道。

奎松中校更清楚手下水兵的素质,如果多出几分钟准备时间,也许能用舰炮击沉渔船。现在这么短的距离,唯一能做的是避让。他大声命令全速前进。船底的锅轮机轰隆隆地怒吼,但巨大的船身似乎宿醉未醒,移动缓慢。

中国渔船撞在“麦克阿瑟”号尾部,撞击声不太大,众人感觉船身摇晃一下,但接着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军舰似乎从海面跳起再落下,好几个人摔倒。

军舰上仅有两人受伤,但尾部吃水线位置出现一个直径一米的大洞,海水迅速地涌进舱内,一台锅炉机立刻停止运转,另一台只能维持百分之五十的功率。水兵们封闭了尾部区域,同时全力排水,但海水涌进来的速度惊人。看架势,如果得不到其他舰艇的援救,只要风浪稍微大点,“麦克阿瑟”号就可能倾覆沉没。

奎松中校试图联络海军基地,可通讯系统又出现故障,传出来的只是嘶嘶的噪音。

中国人通过无线电说愿意提供紧急救助,菲律宾水兵可以弃船游过去。

奎松中校恨不得开炮击沉中国舰艇,但他还有些理智。他拨到海事专用遇险频道,拿起无线电话筒说,“求救, 求救,求救,我是菲律宾舰艇‘麦克阿瑟’号,我船出现紧急故障,船体进水,倾斜十五度。我船现在位置,北纬XX,东经XXX,需要援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