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八章 8-2 劳伦斯舰长(1)

南中国海晴空万里,碧波荡漾。

英国皇家海军“勇敢”号驱逐舰甲板上的双筒高射机枪突然开火,暴风骤雨般的子弹击中远处漂浮的靶标。射击停止,充当临时射手的斯通少校兴奋地挥舞手臂。他跑过来重重地拍了一下拔藤中校的肩膀,嚷道,“你看到了?我是神枪手!”

“斯通少校,你已经不再是一名尉官,得学会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否则,当你指挥舰船时,这么轻狂,怎么期待水兵尊重你?”拔藤皱眉说。

“抱歉,我有点高兴过头了。”斯通言是个心直口快、性格爽朗的爱尔兰汉子,舰队的反潜系统军官,他似乎缺乏感知烦恼的基因,总是乐呵呵地,尤其受水兵们的欢迎。他毫不在意拔藤的脸色,“嗨,你要不要来打一次,这玩意比发射导弹过瘾多了!”

拔藤举起望远镜,看着几百米外的“格雷漫游者”号,舰上的皇家海军陆战队也没闲着,一排士兵趴在甲板上射击自动步枪。他恼火地放下望远镜,“这他妈的算什么事?我们不该就这么停下来!”

舰队前天上午离开香港,本该按原计划驶向日本冲绳,舰长劳伦斯上校突然宣布取消航程,舰队改道马六甲海峡,赶赴印度洋,中途将在新加坡停留一天。两个小时前,劳伦斯上校又命令舰队停止航行,在这片海域演练实弹射击。

“伙计,你没事吧?你好像有点心神不定。”

“我很好。”拔藤感觉并不好,这几天他一直想和劳伦斯上校单独谈话,劳伦斯却不给他机会,每次他去舰长室,劳伦斯都用各种理由把他打发走。

“劳伦斯是海军最老资格的舰长,他有自己的一套做事方式,你耐心点,就不会感觉不舒服了。”斯通望着海面说。

拔藤没想到斯通居然粗中有细,但不想解释,他和劳伦斯的问题不该牵扯下属。

刺耳的警报突然“嘟嘟”响起,广播系统播放急促的命令,“全体注意,全体注意,三级战备,三级战备!”

拔藤和斯通惊讶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冲向最近的舱门口。拔藤冲进驾驶舱,见劳伦斯和几名军官正围绕着航海图说些什么,其他人神色如常,未见慌乱。“发生什么事?”他问道。

“拔藤中校,很快你就明白,现在请你执行我的命令,方向0-8-0,速度二十节。”

“舰长先生,‘格雷漫游者’号直升飞机准备就绪,请求升空。”一名戴着耳机的士官请示说。

“同意!”

拔藤心里一惊,“勇敢”号驱逐舰配备有两架“野猫”直升飞机,主要提供反潜能力,一架已经升空,另一架时刻待命。“格雷漫游者”号补给舰上的直升飞机上装备有先进的监视系统,主要负责空中目标的监控。舰队此时行进在南中国海的这片区域,并没有敌对目标,却突然进入三级战备,还升空两架直升飞机,劳伦斯难道在测试舰队紧急反应能力?拔藤压抑住内心的焦虑,走到指挥台前,用平静的语气复述命令。

半个小时后,两艘舰舷印着红色五角星的中国军舰出现在远处,隐隐地挡住英国舰队的航道。高空两架中国战斗机呼啸着掠过,两架中国直升飞机逼近英国的直升飞机。直升飞机飞行员亚历山大少校报告说,“前方是中国航母舰队,上帝啊,除了大家伙外,还有至少二十几艘军舰!”

劳伦斯不以为然,“保持航向。”

“中国潜艇,中国潜艇,方位2-3-5,距离8500米,正逼向我方舰队。”

“02号野猫升空。”劳伦斯命令说。

拔藤诧异地看了眼劳伦斯,通常只有最危险情况下才升空两架直升飞机,这种公海上的舰队相遇,彼此有一套行事规则,没必要大动干戈。劳伦斯不悦地瞪着他,再次重复命令。拔藤传达命令,甲板上的水兵立刻忙碌起来。

通常情况下,两国海军公海相遇,如果国家关系和睦,自然客客气气,双方舰长彼此通话,舰队以阅兵队形擦肩而过。倘若关系不睦,比如像美国和前苏联,那相遇就如同拳台上的拳击手,佯动、虚晃、试探,非常危险。中国海军在过去几十年,一直被美国和其盟友日本、韩国的舰队封锁在日本海峡内的第一岛链之内,中国军舰只要一靠近这条无形的界限,就会遭遇美国人、日本人或者韩国人的围追、堵截和恐吓,中国军舰的吨位、速度、武器性能完全占据下风,又缺乏空中掩护和反潜能力,根本无法前进,只能后退。近几年中国海军虽然实力大增,但面对美国太平洋舰队和日本舰队实力上依然处于下风,所以即便在公海也很谨慎。

中国舰队立刻通过公用通讯频道联系英国舰队,要求保持距离。劳伦斯上校命令拔藤中校回复中国人,英国舰队在公海航行,遵守国际航海规则,没有敌对意图。他说归说,依然命令舰队逼近中国航母。

中国舰队很快做出反应,两艘驱逐舰和两艘护卫舰迎面驶来,拦住英国舰队。四架直升飞机包围英国的三架直升飞机,海面下两艘潜艇从南北两个方向逼近两艘英国军舰,高空六架中国战斗机分批次地从英国军舰一百米外掠过,鉴于现代导弹和炸弹的巨大威力,军舰一旦被飞机逼近到这个距离,就要听凭宰割。

中英两国舰队的公海对峙只持续了短短十五分钟,但拔藤感觉像是十五个小时。尽管驾驶舱开着充足的冷气,他还是汗浸衣衫。这种对峙非常危险,虽然双方保持克制,火控雷达没有锁定彼此,但就像刀尖上跳舞,任何一点失误都可能导致误判,擦枪走火,引发战争。

当劳伦斯上校给出调转航向的命令,拔藤暗松了口气。英国舰队改变航向,和中国舰队远远地擦肩而过,中国海军的海空力量又跟随了一个小时,也撤回去。劳伦斯上校首次站在广播系统前,对舰队全体官兵发表讲话。他称赞众水兵表现的专业技能和镇静,说在中国海军面前维护了大英帝国皇家海军的尊严。不少水兵表现兴奋,拔藤和其他军官交换眼神,面色严峻。

军官晚餐时,劳伦斯上校谈笑风生,无比开心。有军官问及与中国舰队对峙的原因,他表示说,在公海上,中国舰队没有权利让英国舰队避让。他面带不屑地点评一阵中国人的表现,说幸好不是真的交战,否则他能摧毁至少四分之一的中国舰队。桌上出现一阵难堪的沉默,其他英国军官们低头看着盘子,避开接触同伴的视线。他们心里非常清楚,不管伟大的劳伦斯能击沉多少中国舰艇,英国舰队都将在对方压倒性的空中、海面和水下力量打击下,沉入海底。

拔藤一直保持沉默,晚餐结束时,他正式地对劳伦斯说,“舰长阁下,我需要和你单独谈话。”

劳伦斯好奇地地打量着他,“不能等等吗?你知道这是我享受雪茄的时间。”

“很抱歉,我必须坚持!”

劳伦斯的目光变得冷峻,他扫了眼其他正襟危坐的军官,“那好吧,来我的房间。”

劳伦斯回到房间,没有给拔藤让位,而是先脱掉上衣,挑选了一根雪茄,一阵吞云吐雾,才看向拔藤说,“你有什么事,拔藤中校?”

拔藤笔直地站立,“舰长阁下,我必须说明,我很不理解你今天的行动,你把整个舰队置于非常危险而且不必要的境地!”

“不要夸张,你没见过真正的战争,今天不过是小孩过家家,玩玩而已。”

“你也没见过真正的战争!”拔藤心里反击道。他用平静语气说,“作为舰队第二号指挥官,我应该提前知道你的计划,而不是遭遇中国舰队才晓得怎么回事!”

“拔藤,海军军部喜欢你,认为你是明日之星,将要提拔你做‘勇敢’号舰长,我明白这些,也接受。但只要今天我还是舰长,你和其他人一样得执行我的命令,你听懂了吗?”

两名英国军官目光交锋,互不相让。他们尽管年龄相差十五岁,可其他方面如此相似,都有着宁折不屈的性格。

“舰长阁下,今天的行动,你得到海军军部的授权吗?”

劳伦斯鼻子哼了声,吐了一口烟圈,望着袅袅散去的烟雾,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你问的太多了。有必要的话,你会知道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