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七章 7-2 “麦克阿瑟”号(2)

菲律宾,卡利托 库納南中国海军基地

 

菲律宾海军“麦克阿瑟”号军舰有一段很不寻常的历史,它的前身是德国海军的排雷舰,德国人为纪念前总理命名为“阿登纳”号,服役二十年后退役。美国一家和五角大楼关系密切的公司买下它,翻新引擎等重要部位,安装了两门英国生产的大口径的火炮,作为礼物赠送给菲律宾海军。船上的雷达、通讯、火控系统等配套设施来源复杂,美国公司东拼西凑,反正美国政府装糊涂,菲律宾政府乐得糊涂。

不过,菲律宾海军召开一个隆重的接收仪式,请了多国记者,正式命名军舰为“麦克阿瑟”号,至于是为纪念统治菲律宾殖民地的老麦克阿瑟将军还是解放日本占领的菲律宾的麦克阿瑟将军,菲律宾总统府新闻发言人避而不谈,国防部发言人直斥提问的记者很愚蠢,惹得记者反唇相讥,严肃的场合变成闹剧。

菲律宾海军定义“麦克阿瑟”号为护卫舰,任务是巡航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区域,驱逐跨境外国船只,保护在那一地区捕鱼的菲律宾渔船和菲律宾岛屿。

海军基地码头,“麦克阿瑟”号拉响警笛,穿着浅色军装的菲律宾水兵们匆忙地跑来跑去,准备起航。舰桥上的曼泽诺上校饶有兴致地居高临下看着,他从未跟随这么大的军舰出海,心里还是暗暗有些激动。

水兵们把巨大的铁锚从水下收上来,固定好;取下舰板上的两门火炮炮衣,给高射机枪添上子弹链,清除甲板上的杂物。水兵们很快各就各位,但起航的命令始终没有宣布。曼泽诺抬起手腕,见已经超过预定时间五分钟。他走进驾驶舱,询问站在方向舵后的军官怎么回事。年轻军官回答说船长要求等候,他见曼泽诺皱起眉头,低声说好像国会议员忘了什么东西,派人去取。

曼泽诺差点咒骂出声,大踏步走向后甲板。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次任务,两名菲律宾国会议员要求搭乘海军巡逻军舰视察南中国海岛屿,阿基诺将军不仅同意,还命令他全程陪同。这些议员老爷们为了竞选拉票、攻击政敌等政治目的,动辄喜欢炒作南中国海话题,好像对中国人态度越强硬,越证明他们的爱国情怀,殊不知那几个鸟不拉屎的荒岛不能解决人们日常生活问题,公路交通越来越糟糕,经济失业率直线上升,住房和物价不甘示弱,涨幅更快,霸占各种权利的老爷们做不了实事,就作秀卖萌,欺骗民众。

后甲板上放着三张躺椅和三张摆满了水果、点心和酒水的小桌,“麦克阿瑟”号舰长曼纽尔*奎松中校正陪着国会议员卡洛斯*罗姆诺和唐*索里阿诺聊天。稍微远点,几名议员助手靠着栏杆指指点点。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按时开船?”曼泽诺看着奎松中校说。

奎松中校很不讨人喜欢,满脸横肉不说,海军漂亮的制服穿在他圆滚滚的身体上像是一团抹布。他从头到脚没有一丝舰长的尊严,若不是出身望族和有个海军副部长的叔叔,连最底层的水兵都做不了。但世界就是如此龌龊,他不仅掌管海军最重要的军舰,还传闻将出任国防部高官。

他夸张地站起来,“曼泽诺上校,我正要派人去找你呢。快请坐,很快就要升温,你们初次出海,动作别太剧烈,要让身体慢慢适应。”

“为什么还不出发?”

“很快。罗姆诺先生的司机忘记把他的手提包送上来,拿到我们就出发。”

“曼泽诺上校,你好像很急啊?放心,那些岛屿跑不了!”国会议员罗姆诺压低太阳镜,斜睨着他说,“阿基诺将军上次和我吃饭提过你,说你是新生代青年才俊,今日见了,果然英气逼人。陆军有你,海军有奎松中校,菲律宾后继有人!”

“曼泽诺和我是好朋友,我们当然想要在军队做出一番贡献,不枉民族和国家嘱托。当然,还需要罗姆诺先生和索里阿诺先生的帮助,你们是国会的主心骨,真正掌握着国家的未来,我们非常希望能在你们的领导下,报效国家!”奎松中校一脸媚笑。

曼泽诺恨不得抽他一记耳光,“我代表国防部监察海军的巡航行动,尚未开始就无故延误时间。奎松中校,你希望我怎么写这份报告?”

奎松中校脸上笑容顿时僵住,下意识地看向罗姆诺。

“是我要求奎松中校等候几分钟。鉴于中国人侵犯南中国海的行为日益嚣张,国会要求索里阿诺议员和我随本船出海,观看海军的护航行动。我的皮包里装着重要的摄录器材,必须随身携带。你可以把我的话写进你的报告,我也会在呈交国会的报告中,详细说明你们国防部的配合!”罗姆诺仰面躺在躺椅上说。他穿着色彩艳丽的衣裤,戴着巴拿马草帽,四肢摊开,像个晒太阳的游客。

索里阿诺议员拉长声音说,“年轻人,耐心是一种美德,阿基诺部长很懂得,你应该多学学。”他的年龄比曼泽诺还要小一两岁,但靠竞选为生的人从来不在乎真相和事实。

奎松中校双手抱胸,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显然看他怎么收场。

曼泽诺不在乎罗姆诺议员,罗姆诺是个投机取巧、性格卑劣的政客,唯一擅长的就是跟风,但索里阿诺议员有些影响力,据说可能出任下一届的国会领导职务。国防部同意他俩登船,条件之一就是不享受特殊待遇,曼泽诺以此做点文章,让他们难堪,但是否值得?政客可都是记仇的小人。

楼梯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水兵匆匆跑来,手里拿着一个“阿玛尼”棕色皮包。奎松接过皮包,恭敬地送给罗姆诺,罗姆诺拉开拉链,拿出一管绿色的防晒霜,挤出一团白色液体,涂抹在脸上、脖颈和手臂。他对奎松说是法国人最喜欢的防晒霜,效果非常好。奎松打发走水兵,也给自己脸上涂了一层。

罗姆诺挑衅的目光扫过曼泽诺,曼泽诺控制着情绪,视线落在远处的一艘小型舰艇上。

“麦克阿瑟”号拉响刺耳的汽笛,缓缓驶出港口,蓝色的波浪在船尾翻滚。

曼泽诺走到船舱轰鸣作响的发动机室,里面噪音天响,热度惊人。他走了一圈,没看到一名军官。他和遇到的每一个水兵、士官聊天,听他们的抱怨,问些问题。出门后,他在一个无人的角落,用苹果手机录下他的见闻。

午餐时,曼泽诺拒绝去船长室用餐,在第一层空气闷热、光线昏暗的餐厅和水兵们坐在一起。食物是炸猪排、烤鸡和海鲜,味道香甜,美味可口。水兵们狼吞虎咽地吃完一盘食物,又匆忙地去端第二盘,不少人吃了第三盘。

曼泽诺询问平常军舰伙食如何,水兵们面面相觑,一个人迟疑地说还行,另一个人脱口而出狗屁,引来一阵哄笑。一名年长士官说如果巡航时间不超过三天,伙食可以保持一定标准,但超过三天,就没有新鲜食物,经常吃些美国人提供的罐头和野战食物,口感不错,就是生产日期有点吓人,都是三十年前美军越战时生产的。

当问题转向装备性能时,水兵们不再犹豫,纷纷诉苦。一个说美国人提供的通用公司的锅轮发动机毛病不断,请了两名美国专家大修,也只能让最高速度达到20节,距离设计的25节差了很远。一个说美国公司采购的意大利的通讯系统,和菲律宾海军使用的日本通讯系统不兼容,必须通过基地通讯中心中转,才能保持通讯畅通。另一个说德国人留下的动力油压系统缺乏维护,要求德国专家来修理的报告递交了几次,都没有回应。

曼泽诺还要继续询问,一名军官进来说奎松中校请他去驾驶舱。他本想拒绝,但看着噤若寒蝉的众水兵,知道留下反而适得其反。

驾驶舱内站着一群人,他们围着雷达屏幕,表情兴奋。

“曼泽诺上校,很高兴你愿意加入我们。奎松中校将要演示如何维护主权,可能你有兴趣一起旁观!”罗姆诺阴阳怪气地说。

“中国渔船。”奎松指着雷达屏幕上的几个光点说。

曼泽诺冷冷地扫视靠近的议员助手们,他们交换眼神,停止交头接耳,向后退了几步。他抬头望着窗外,浩瀚碧波,一望无际,看不到船只。

“你看不到,他们还远着呢,至少三十海里外。这是英国制造的先进雷达,可以探测四十公里之内的目标。”

“你怎么知道是中国渔船?”

“这片区域只有我们和中国人争夺,我们的渔船很少跑这么远。中国渔船都是三五只一起行动,经常摆出这种形状,好监视我们的动向。”

索里阿诺不耐烦地插话说,“我们还等什么?为什么不去抓他们?”

奎松看了眼曼泽诺说,“议员先生,我们这么开过去,他们有瞭望哨,很快就能发现我们,会立刻逃跑。这里到公海不远,在公海上我们就不能拦截他们。”

“你们难道追不上渔船?”

“呃,渔船轻巧,又安装了大马力发动机,我们军舰体积太过庞大,很难追上。”

“什么?太荒谬了,美国人怎么这么不负责任,提供报废军舰?下次美国议员和将军来访,我一定要当面抗议!”

“我觉得下次国会会议,我们应该提出议案,要求政府认真检查美国人的设备,防止类似情况发生。”罗姆诺附和说。

曼泽诺鄙夷地瞥了眼两名自我感觉极度良好的国会议员,不晓得他们生活在什么世界里?不知道乞丐没有选择吗?他懒得多浪费口水,看着奎松说,“舰长先生,我们只能眼睁睁看他们逃跑吗?”

“他们没有雷达,视野范围有限。我们可以兜个大圈子,绕到他们后面。但是,”奎松拉长声音说,“这样我们可能遇到中国海监船,甚至中国海军的舰艇,他们多半会阻止我们拦截他们的渔船,国防部明令禁止我们和中国人发生冲突。”

曼泽诺心里暗骂奎松,这个混蛋在两名议员面前说这话,明摆着想自己贪功,去追捕中国人,但诱使别人来做决定,一旦出事他就能推卸责任。

果然罗姆诺大声说,“那你还犹豫什么,奎松中校,让这场海上狩猎开始吧!”

索里阿诺像是很欣赏同伴的用词,笑着说,“对,让我们开始狩猎吧!”

奎松一脸无辜地看向曼泽诺,看来他不把所有人都拉进来一起分担责任是不罢休的。曼泽诺瞪了他一眼,斟酌地说,“保护菲律宾海域,逮捕非法捕鱼的外国船只是海军的责任。请履行你的职责,舰长先生。”

“遵命。”奎松扭头对一名军官发布命令,“方向正北15度,航速最大。”

军官拿起话筒,通知轮机室提速。掌舵的军官迅速转动方向舵,军舰在海面上优雅地画出一道弧线。

“麦克阿瑟”号用了近两个小时到达预定海域,奎松发布了准备战斗的命令,所有人都穿上救生衣,水兵们奔赴各自的岗位。

五艘中国渔船丝毫没意识到危险,一直停留在原处捕鱼,瞭望哨甚至没有注意到背后出现的军舰。驾驶舱内的重要人物人手一只望远镜,看着越来越清晰的画面,一艘船舷写着硕大汉字的渔船刚刚捞起一网鱼,看来收获不小,一个渔民举起一条鳞光闪闪的大鱼兴奋地叫嚷。罗姆诺撇嘴说,“小子,再等会儿,你会有很多喊叫的机会!”

菲律宾军舰放出两艘巡逻快艇,加速冲向最大的中国渔船。

中国人终于发现了后面的威胁,一颗红色的信号弹飞向高空,渔民们顿时僵住,回头查看。见是菲律宾军舰,他们慌做一团,甲板上跑来跑去,有人大声招呼收网。一艘船上的渔民干脆用锋利的渔刀割断网线,丢弃昂贵的渔网。五艘中国渔船分开,四散逃跑。

在两艘巡逻快艇的协助下,“麦克阿瑟”号勉强拦截下最大的中国渔船。其他中国渔船逃逸,向东南方向驶去,在海平面上变成几个黑点。

两名国会议员连连恭喜奎松中校,好像他刚刚打赢一场大规模海战。奎松中校洋洋自得地说什么中国人很怕他,通常看到他的军舰就望风而逃。曼泽诺冷眼瞧着,心里暗怒,“麦克阿瑟”号的动力系统根本无法支撑高速追逐,假如这艘中国渔船不是舍不得丢弃渔网,动作拖延,也会像其他渔船一样逃脱。

“太可惜了,让那些中国人跑掉。奎松中校,下次你应该开炮阻拦,他们都侵犯了我国领海,理应受到惩罚!”罗姆诺说。

“如果可以开炮,我一定叫中国佬……”

曼泽诺打断奎松的话说,“我们应该去中国渔船上看看,你带路,奎松中校!”

“好主意,让我们去参观一下中国渔船。”索里阿诺赞同说。

奎松不太情愿,又不好违背国会议员的愿望。一众人先换了汽艇靠近,再踏着颤颤悠悠的搭板,走上中国渔船。甲板上湿滑血腥,满是碎鱼和内脏,二十几名赤裸上身的中国渔民跪在一边,不少人鼻青脸肿,显然吃了些苦头。五个持枪的水兵在旁边监控。

“太他妈的臭了,比粪坑还熏人!”罗姆诺捂着鼻子说。

“是不是中国人身上的味道?”索里阿诺一本正经地走到中国渔民跟前,扮个鬼脸,摇摇头说,“很像猪圈!”

“你不该太靠近他们,谁晓得他们身上有没有‘萨斯’之类的传染病!”

众人大笑,奎松声音最响。议员助手们拿出手机,拍摄中国渔民。

曼泽诺厌恶地走进船舱,这些小丑们的表现让他恶心。舱内,几名水兵翻箱倒柜地搜查,曼泽诺随口问他们做什么。一名中午吃饭时遇到的水兵说找有价值的东西,做为非法捕鱼的罚金。曼泽诺没吭声,出身底层,他很清楚军队的猫腻。他看了眼甲板下的鱼舱,里面的鱼很少。船员休息室条件简陋,厨房肮脏不堪,他站在门口看看就走上甲板。

甲板上奎松中校正在审讯中国渔船船长,中国船长勉强能说几句菲律宾语,比比划划地辩解,惹得奎松大怒,连扇他几记耳光。

曼泽诺咳嗽一声,过去问奎松准备怎么办?奎松说正常程序是扣押中国渔民,把渔船开回菲律宾,但这样就得中断巡航。另一个选择是扣押船长,释放其他人。

凑过来的罗姆诺插话说,这样太便宜中国人,菲律宾监狱里已经关了几百个中国渔民,最后政府将屈从中国压力,释放他们。

奎松耸耸肩膀,说把渔网剪断,毁坏机械和通讯设备,中国渔船回去后只能大修,很长时间无法出海。

罗姆诺和索里阿诺喜欢这个主意,曼泽诺不同意。菲律宾海军破坏中国渔船,中国海军以牙还牙,导致菲律宾渔民遭殃,国防部已经接到数次抗议。

“船长,有情况!”一名水兵站在军舰楼梯上高喊。

“什么情况?注意军容!”奎松怒喝道。

“中国军舰!”

远处海平线,出现一个黑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