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六章 6-2 金兰湾(1)

越南金兰湾海军基地

 

美国导弹护卫舰“英格拉姆”号、导弹驱逐舰“唐纳德 库克”号和“圣安东尼奥”级登陆舰并排停泊在二号码头,流线型的船身高耸伫立,闪烁着灿烂光芒。高大健壮的美军水兵列队站在船舷,彪悍勇武。旁边的越南舰艇看着愈发矮小寒酸,令在场的越南人自惭形秽。

越南海军上校冯生雄,心里暗骂谁这么愚蠢,把美国越南军舰放在一起?他陪越南国防部副部长苏善仁参观“唐纳德 库克”号,美国海军第三舰队司令福克纳将军作为主人,热情介绍军舰性能。冯生雄没太用心去听,他知道福克纳的讲解虚虚实实,不会涉及美国核心技术,不过,他还是很高兴亲临现场。“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作为指挥过越南最先进的“基辅”级潜水艇和最大吨位“猎豹”护卫舰的军官,他知道很多细节可以反应一支海军的真实战斗力,远比所谓技术参数靠谱。

美国军舰所有角落都擦拭的干干净净,轮机室没有常见的油料渗透,军火库的弹药放置得井井有条,美军士兵军容整齐,胡子和头发不超过规定长度。唯一让冯生雄不舒服的是不少美国女兵,她们训练有素,动作有板有眼,和男兵并肩工作,而且身高体重,普遍超过越南男人。

福克纳将军重点介绍舰尾安装的激光炮发射装置和辅助设备,还请苏善仁坐在操纵台前,感受模拟状态下的性能。苏善仁兴致勃勃地摆弄着,大声称赞美国设计理念的先进。

冯生雄暗暗鄙视,空军出身的苏善仁纯粹作秀,这家伙只擅长政治权谋,哪里懂得海军的武器?!再说了,刚刚研制出来的精尖武器,不在实战状态下使用几次,各种毛病无从发现,真的打仗还不如烧火棍好用。美国人明摆着糊弄越南人不识货,苏善仁还热情配合,真是丢尽了越南的脸面。

美国人在登陆舰上设宴欢迎越南人。但美国厨师水平有限,几道主食 – 美国牛排、澳洲羊肉、新西兰的烤猪,都粗糙乏味,浇拌上很多酱汁才能勉强入口,最好吃的是冰淇淋。冯生雄见美国军官个个狼吞虎咽,饭量是越南人的两三倍,暗暗咂舌。

会谈在舰长会议室举行,五名越南高级军官和五名美军军官坐在长桌两侧,福克纳将军和苏善仁将军面对面入座,两名翻译坐在身后。开始一个小时,大家说着套话,兜着圈子试探对方,明明索然无味,还要装出十分在意的样子。福克纳将军建议,他和苏善仁私下会谈,其他人去楼下酒吧喝酒。

越南军官多少都懂些英语,随着每人两杯传统鸡尾酒下肚,谈话气氛热烈许多。冯生雄和登陆舰的副舰长探讨了一阵管理水兵的领导艺术,发现跨越国家、种族、历史的界限,双方倒有很多相同点。

一名佩戴上校军衔的美军军官插话问冯生雄,对比美国和俄国海军,他有什么直观的评价?

冯生雄颇为好奇,不知道对方怎么知道他了解俄国海军,敷衍说两者是苹果和橘子,很难放在一个价值体系下比较。没想到美国军官直接说读过他发表在越南军报《人民军日报》上评论俄国黑海舰队的文章,知道他是越南海军中少有的留学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和俄国圣彼得堡海军学院的军官,希望能当面交换看法。

冯生雄注意到登陆舰副舰长悄然离开,其他人也有意避开。他看着对方胸牌说,“巴斯上校,你读过我的文章?”

“你不应该惊讶。‘基辅’级潜艇艇长可是越南海军的明日之星,也许有朝一日将是你坐在会议室里密谈。”

冯生雄无视美国人的恭维,“很不公平,你对我所知甚详,我却对你一无所知。”

“请相信我,我的简历逊色很多。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不知道做什么,糊里糊涂地参军,当上军官,十五年后成为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巴菲特将军的副官,这次第三舰队访问越南,我顺便来看看。”巴斯上校善解人意地安慰说,“越南海军主要对手是区域性的,不像我们美国的全球性部署,情报工作侧重点不同,所以你不知道我很正常。”

“既然谈到全球部署,你认为哪一个国家最能对美国海军构成威胁?”

“从技术能力上说是日本。前日本帝国海军有悠久的传统,二战后虽然消减规模,还是聚集了很多精英人材。这些年他们一直反思战败的教训,又能近距离观察美国海军,进步非常迅速。如果不是受制政治因素,日本没有航空母舰和核潜艇,我要说他们最能力挑战美国海军。”巴斯停顿一下,似乎想到什么,神情凝重说,“韩国海军也进步迅速,大韩民族学习能力惊人,拼搏精神无与伦比,训练刻苦,造船能力世界一流,如果两韩统一,二十年后也许韩国将成为亚洲最强大的海军。”

冯生雄提问纯粹是试探,没想到巴斯不仅回答,还很坦率。他暗忖美国人的用意。“日本和韩国是美国在亚洲的最重要盟友,你认为他们能威胁你们?”

巴斯耸耸肩膀说,“国家政治,风云莫测,谁晓得今天的盟友,明天会不会兵戎相见?再说,我们谈论的是能力,不是意愿。能力可以评估,从军舰数目、工业规模、技术参数、训练水平、人员编制上得出结论,意愿很主观化,我们看同一个事物,完全可能得出不同结论。”

“美国人在暗示什么吗?”冯生雄盯着巴斯深蓝色的眼睛。越战失败后,美国对越南始终暗藏心结,即便正式建立外交关系,领导人互访,军舰互访,两国关系还是疙疙瘩瘩,暗流涌动。

“你不认为中国海军的能力足以威胁美国吗?”

“中国海军当然构成某种威胁,不过,中国人从来不是以海军见长,如果他们真的认为多了一两艘航母就能让美国海军害怕,退避三舍,未免太天真了!”巴斯停顿片刻,“作为中国的邻国,你们怎么评判中国海军?”

冯生雄心知倘若继续敷衍,定会让美国人蔑视。“这些年中国海军的进步只能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他们不仅仅增加了一艘航母,舰船吨位、先进武器配置、潜艇规模、防空和反潜能力、舰队配套编制、海军航空兵的空中覆盖,都已经达到了蓝水海军的层次。不仅我们越南海军望其项背,连俄国人都承认,中国海军战力已经超越俄国海军!”

“俄国人说这话的时候大概喝醉了吧?”

“不,我向你保证,他很清醒。我还可以透露,他不是普通俄国海军军官,他在俄国太平洋舰队服役,他的军舰访问过中国,还和中国海军一起进行实弹演习!”

巴斯一脸玩味的表情,注视着吧台的酒杯,缓缓说,“我们美国军队可能给人穷兵黩武的印象,但我们绝对不是一个喜欢战争的民族,我们保持最强大的军队,是为了避免战争。看看我们的历史,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帝国相比,我们没有因领土扩张、奴役其他国家民众而发动战争。亚洲因为我们的存在,保持了七十年的和平,但现在,这种和平很可能会被中国破坏,中国口头上追求什么和平崛起,行为方式和过去的帝国如出一辙。老实说,美国不愿意与中国这样的大国发生冲突,但是战争看来无法避免。中国人在不停试探,看美国反应软弱,就得寸进尺,如果我们不想被他们挤出亚洲,只能做出必要的回应!”

冯生雄为美国人保留面子,忽略越南战争不提。“巴斯上校,你现在能理解我们的处境。和中国人做邻居,很困难。他们嘴上说着友谊,用各种手段来渗透、控制、侵略我们。我们稍加反抗,就招致他们的无情报复。看看南海,他们已经跑到我们家门口修建军事基地,驻扎军队、军舰和战机。我告诉你,中国人的血液里流淌着侵略的基因,梦想重回秦汉辉煌,做世界的主人,其他国家只能做磕头叩拜的属国!”

“冯生雄上校,你可以相信美国政府的决心,我们不会坐视任何暴君、集权国家的侵略,我们会支持每一个捍卫自由的国家!”

“巴斯上校,这是你个人看法,还是太平洋海军司令部的意见?”

巴斯没有立刻回答,他举手示意酒保过来加些加酒。冯生雄明白美国人需要斟酌一下,也顺水推舟,加满了酒杯。

“美国的官方政策是保持同亚洲每个国家的友好关系,促进自由贸易!”

“那么美国政府私下看法呢?”

巴斯笑笑,蓝色眼睛闪烁着冰冷的光芒,“美国海军将不惜一切手段,遏制和阻止任何国家单方面改变亚太局势的行为!”

 

美国和越南海军高层会谈持续到傍晚时分才结束,冯生雄回到住处快速洗澡,换了身衣服,就乘坐汽车赶往顺化。高速公路路面平稳,交通还算顺畅,司机在两个小时内开进顺化城外一座大宅院,院门口站着两名荷枪实弹的军事警察。

冯生雄下车时精神抖擞,他在后座上舒服地睡了一觉。他深深地吸了口氤氲湿润的气息,伸了个懒腰,整理衣服。

二楼会议室里,二十几名中年男女正激烈地讨论着什么。见冯生雄走进来,嘈杂声嘎然而止。

“冯生雄上校,很高兴你终于来了,大家伙儿可都盼着你,想听听美国人说些什么!”外交部第二司副司长段青山说。

冯生雄故意不看段青山,晓得这家伙笑里藏刀,干脆就当作没听见。他瞄到公安部机动警察副参谋长察范志毅大校旁边有个空位,正要走过去,就听到桌首的胡海清说,“小冯啊,来坐我这边!”胡海清是越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在众人中级别最高,年龄最大,这个面子冯生雄总要给的。

胡海清亲热地拍拍冯生雄的手说,“我还以为你要耽搁到明天,连夜赶来可是辛苦你了!”

“不碍事,路上正好睡一觉,醒醒酒。”

“晚饭吃了没有?要不要让厨房送些上来?”

“谢谢,不用。午饭是美国牛排,吃了好大一块,现在还没消化呢。”

“你很幸运,美国人招待你,吃牛排而已。上个月俄国文化部的代表团来,个个都是酒鬼,我们陪他们吃饭,每次都醉倒!”《人民报》副总编阮德英说。

屋内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人人都有故事分享,英国人、西班牙人、韩国人、中国人的酒量都被一一列举出来。冯生雄借机巡视屋内的众多面孔,虽然不成文的习惯是保持参与者的稳定,但实际上,每次参加者不尽相同。

这个会议没有官方名称,也不在政府或者越共的官方记录上。起初纯粹是私人性质的聚会,海军的冯生雄、空军的郑北山、总参谋部情报局的黎光荣、公安部的范志毅、财政部的黄俊逸、最高法院的张金创都是高中或大学同学,私交甚笃,闲暇时间聊天打牌。后来遇到突发的柬埔寨边境冲突事件,因为涉及到军队、外交部和司法体系,越南政府一时无法应对,非常被动。而经过他们的讨论,先私下协调妥当,再走公开程序,结果一个棘手问题圆满解决。事情传开后,不少人通过各种方式要求参与周六聚会,连中央办公厅的胡海清都以路过为名进来坐坐。据传闻,越南最高层曾经讨论过他们这个非正式聚会,虽然没有什么意见性文件,胡海清的出现应该代表了官方倾向,可以召开,但需要监控。

冯生雄能够理解最高层的担忧,这么多军人、情报系统的实权派官员私下聚会,有点影子政府的味道,所以他们欢迎其他人的加入,但直接后果就是聚会完全变质,每个权力派系都担心错过什么,要求派人参加,像《人民报》的副总编在场就很莫名其妙。二三十号人坐在一起,不可能畅所欲言,有时候听着众人打官腔,简直像是受刑。不过,也带来一大好处,非正式的性质让各部门不用担心丢面子,能就一些困难问题,坦率沟通,相互妥协。冯生雄相信正是这一原因,让政府上层支持这个会议每周举行。

空军郑北山上校问道,“美国人说没说什么时候派遣航空母舰来访问?我听说他们最强的航空兵飞行联队派驻在关岛,我很想看看他们的本事!”

郑北山话里挑战意味浓烈,他是越南顶尖的飞行员之一,飞行时间三千小时。他在俄国培训时和俄军飞行员王牌模拟空战,连续击落对方五次。

冯生雄摇摇头,“苏善仁将军和福克纳将军会谈时应该没提到这个话题。我估计美国人暂时不太可能派航母过来,他们老奸巨猾,把这个当成条件,要挟我们。”

“我们需要做出什么让步?”国会主席助理阮鸿英问。

“美国人喜欢喊民主自由,觉得所有国家都需要实施民主选举,言论自由。”冯生雄试图敷衍过去。

阮鸿英追问道,“美国太平洋舰队大老远地派遣三艘军舰停靠金兰湾,就是为了讨论民主自由?冯上校,请别当我是小孩,美国人固然有理想化一面,可同样极度冷血现实,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地绕路来我们国家,一定希望你们海军做些什么?”

冯生雄注意到很多人的目光看过来,显然都想听听他如何作答。他有些头痛,知道自己走进了雷区。曾几何时,越南国会主席是个没人在乎的虚职,主席助理更不要说,连交通警察都敢当街拦截勒索。可这几年国会权势越来越大,政府的几次预算遭到公开质疑,很多国会代表要求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力,国会主席开始在一些敏感事情上发表意见,外界甚至戏称国会成为越南权力的“第四驾马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