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五章 5-1 山口组(1)

1.

日本,东京

 

大雨倾盆,粗大的雨点“啪啪”击打在窗户和屋顶,节奏时而快速激昂,时而缓慢轻柔,像是非洲的鼓点。

街角的这家酒吧没什么客人,除了一对美国游客,就是鲁笑。美国人喝着清酒,郁闷地望着窗外。鲁笑从洗手间出来,有要了一杯店家自酿的啤酒,这已经是他的第五杯。日本人精益求精、注重细节的本领举世无双,啤酒蕴含果味和花香,喝了唇齿留香,回味悠长。

鲁笑花了一天时间在图书馆翻阅杂志和报纸,有些疲倦,来酒吧放松,可脑海萦绕着大昌和美子给他的照片。小林英雄和一名陌生男子并肩坐在咖啡厅外,背景像是澳大利亚或者英国。两人表情很放松,肢体语言流露某种亲昵,显然彼此很熟悉。大昌和美子说从未见过这个男子,她观察他是日本人或者在日本住过很久的韩国人、台湾人,因为他坐着时手臂和肩膀的姿势是日本人特有的。日本人从小跪坐,体态和外国人不同。鲁笑倒是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可惜她提供不了更多帮助。

昨天下午鲁笑离开旅馆房间时,小林樱花还没醒来。他明确告诉大昌和美子,他不会再联系他们。那个神秘组织可能监视她和孩子们,但不会伤害他们。鲁笑不确定她是否相信自己,毫无疑问她心生畏惧,但她性格里有坚强的一面,拒绝祈求同情。鲁笑同情她的境遇,可爱莫能助。他也不晓得如何改变叛逆的小林樱花。

鲁笑呷了口啤酒,驱散脑海里对小林英雄一家的关切。他敲击键盘,继续调阅《读卖新闻》的资料库,浏览国内政治和国际事务版的每一张照片。他见过陌生男子的照片,他在大阪浏览资料时无意扫过,可无法想起其来源,杂志还是报纸?严肃话题还是八卦新闻?他想不起来,唯有大海捞针般重新寻找。

如果向丁一凡求助,用大数据库来扫描寻找,大概很快就能找到,但问题是他不敢这么做。他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隐约怀疑是中国人除掉小林英雄,让他来寻找遗漏的线索。倘若真是这样,他处境危险。丁一凡未必如此无情,但其他中国人可不会对一名前特工手下留情。

浏览完《读卖新闻》过去一年的报纸,鲁笑不情愿地合上笔记本,他有种感觉,线索已经不远,可他坐得时间太长,头晕眼花。他心有不甘地扫了眼神秘男子的照片,收拾好东西,付钱结帐。

街上没有出租车,他打着伞走到地铁站,坐地铁回家。房前听着一辆黑色三菱越野车,这是一辆他从未见过的陌生汽车。他放慢脚步,巡视周围,没看到其他可疑的人或车辆。他从后面靠近越野车,确定车内无人,手掌放在前面发动机盖上,只感觉到凉凉的雨水,越野车已停留一段时间。

他扫了眼房子,一层的客厅亮着小台灯,两个女孩在厨房或者自己的房间。二楼房间黑乎乎的,窗帘似乎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他可以走回地铁站,找个旅馆过夜,白天再回来查看。他很快排除这个念头,如果有人盯上他,不会如此明显地把汽车停在门口,而且他的突然离去只会证实自己的可疑。

他打开房门,上楼检查一遍房间,脱掉湿衣服,泡了个滚热的热水澡。他感觉大脑过于兴奋,静坐冥想时有意增加了半个小时。他隐约地听到女人的声音,靠近墙壁,发现传自楼下,应该是一个女孩的叫床声。他听了片刻,不禁猜测是其中哪一个。他感觉身体的反应,深吸口气,缓缓吐出,连续几次,恢复平静。他规划一下明天的事情,熄灯睡觉。

他睡的很不安生,各种奇怪的梦接连而至,陌生男子、门口的越野车、大昌和美子、小林樱花、丁一凡、甚至巴西妓女都一一出现。他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心跳剧烈,呼吸急促,出了一身汗。

外面暴雨停止,晨曦微露。三菱越野车还停在门口,他站在窗边观察片刻,看到街头第二间房的中年男人按时走出屋门,他虽然哈欠连天,西装齐整,皮鞋锃亮。

鲁笑穿上跑鞋,去体育场跑了两圈,用看台的横梁做引体向上,二十个一组,每组间隔一分钟。他做了八组,直到手指酸痛得无法抓紧横梁才停下。

他背包出门时,一楼的窗帘后似乎有人偷窥,他没回头,甚至没放慢脚步。他坐地铁来到东京大学,吃了早餐,穿过几座教学楼,走进图书馆。他跑远路来东京大学图书馆,不是因为资料全,昨天去的社区图书馆足够他查阅,而是避免留下电子脚印。大数据时代,人们给计算机输入海量数据来寻找规律,最早使用者就是执法机构。

鲁笑不知道日本执法机构如何监控。他深知,一个人无论多么小心,行为模式有迹可寻,避免被注意的最可靠的办法就是不要在一个地方呆太久。他查阅了过去一年的《朝日新闻》和《每日新闻》,还是没有发现陌生男子的照片。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他去学生活动中心的餐厅买了一大份寿司,匆匆吃完,又回去翻看《产经新闻》。

这次他改变规律,从一年前开始。十几分钟后,他在国内新闻版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一直寻找的让。陌生男子和一名白人男子并肩站着,和几名日本政府官员握手,照片下注解说,日本经济产业省中小企业厅官员,欢迎两名美国“橡树果”基金会的访问学者,迈克尔*邦德和金泰勒。豆腐块大小的文章说,日本政府和美国政府再次就日本庞大贸易顺差问题举行高级会谈,双方同意采取一系列措施来保持健康的贸易关系。经济产业省特别邀请两名美国经济学者,深入考察日本经济体系,提出更有益的建议。文章说“橡树果”基金会是美国一家很有影响力的经济智囊机构,为美国政府的经济政策提供咨询服务。报道没有介绍两名美国专家的背景。

鲁笑把大昌和美子给的照片和报纸并排对比,确信与小林英雄谈话的就是美国经济学者金泰勒。他凝视着金泰勒的脸,试图找出随意浏览竟然记住金泰勒的原因,金泰勒并未有什么惹人注意之处,报纸这一类的照片很多,每天至少十几幅,一年下来几千幅照片,他没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却能记住金泰勒的脸。他想不清楚什么原因,只能归结于大脑的神奇,似乎提前得知此人和他有某种关系。

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前身是通商产业省(简称通产省),曾经一度声名显赫,是日本战后经济奇迹的大脑。它邀请美国经济学者一事本身很寻常,多半是日本人安抚美国人容忍巨额贸易逆差的一种手段。鲁笑没听说过“橡树果”基金会,但他知道美国有数千家各种名称的智囊机构,提供各种形式的咨询,很多政府官员、军队将领、企业经理人退休后进入基金会,“橡树果”能得到日本人的邀请,至少和美国政府有某种关系。假如金泰勒是美国间谍,鲁笑一点不惊讶。但一个美国间谍却发展小林英雄为中国提供机密情报,意味着什么,特洛伊木马吗?

历史上,美国情报机构有过两次非常成功的行动。一次是在前苏联,美国人成功地在俄国人从西方购买的石油设备中安插了有缺陷的部件,导致油井和运输线路发生剧烈爆炸,严重打击了苏联的石油工业,逼迫戈尔巴乔夫加快改革开放。

另一次是伊朗的核工业,美国人和以色列人合作,利用伊朗人从欧洲购买尖端设备的机会,输入病毒,造成核电站上千台离心机毁坏,延迟伊朗提炼浓缩铀的进度一到两年。

美国人在用同样的手腕对付中国人?秘密提供高科技技术,布下陷阱,中国以为自己的核潜艇隐蔽航行,实则全在美国监控之下。或者美国人研发了某种反制措施,关键时刻能让中国潜艇失去隐身功能。

鲁笑本能怀疑这种可能。他不是技术专家,可也晓得这种偷盗来的国外技术,中国人没十足把握,不会用在最先进的潜艇上。世界不存在完全的技术保密,如果美国人有某种划时代的发现,外界必然听到风声。而且针对核潜艇的图谋,因为涉及到核反应堆和核武器,美国向来谨慎,考虑中国海军还不具备抗衡美军能力,实施如此复杂计策的可能性不大。再说,美国人没有理由刺杀小林英雄,更不会容忍鲁笑来破坏他们的计划。美国人在日本的势力惊人,对付他,肯定不会弄出电影院那一幕闹剧。如果不是美国人,那么金泰勒为谁服务?欧洲人、俄国人?

鲁笑没有复印报纸,而是把《产经新闻》整理好放回原处。他又拿了一沓《日本经济新闻》回到位置,他翻阅了半个小时,放回报纸,提着包离开图书馆。他穿过东京大学北门,走到附近的公立图书馆,找到那一页《产经新闻》打印下来,然后用公用电脑查阅经济产业省的网页,找寻和美国“橡树果”基金会的合作信息。他发现几个月前,金泰勒教授因为身体原因离开日本回国,迈克尔 邦德则继续这一课题的研究。

鲁笑搭乘地铁回家时,在一个公共电脑终端谷歌“橡树果”这个词,第二页出现五个“橡树果”基金会的条目。他点击最前面两个链接,一个是华盛顿邮报提到“橡树果”和美国政府商务部签订的一项数额不大的咨询合同。另一个是“橡树果”的主页,介绍了基金会主席恩里克是硅谷的亿万富翁,致力推动自由贸易,和联合国、世界银行以及欧美国家政府有些合作项目。基金会分为欧洲、亚洲、南美洲、北美和非洲四个区域,只列出每个区域的负责人,没有更详细的信息。鲁笑随便点击了几个页面,很快就关闭浏览器。他怀疑这个网站监视访客,能够追寻访客的IP地址。

他在一家拥挤的星巴克用自己的笔记本无线上网,使用的是一种隐蔽的浏览器,访问的网站无法追溯他的IP地址。即便如此,他仍小心谨慎,没再查询“橡树果”和“金泰勒,”而是输入迈克尔 邦德的名字,找到他的脸谱页面。

邦德教授并不在线,但他在“脸谱”上很活跃,有很多朋友。鲁笑浏览他的朋友圈头像,没看到金泰勒。邦德的个人介绍列出进入“橡树果”基金会之前的执教两家美国二流大学,他是经济学教授,在芝加哥大学拿到博士学位。他不懂日语,日本朋友圈有限,但似乎享受在日本的生活,贴出各种生活照片。其中一张,他骑在一辆哈雷戴维森的摩托车。

一条动态吸引了鲁笑的目光,邦德明晚将去东京歌剧城看歌剧《马太受难曲》,动态图片上晒出音乐票,座位号清晰可见。

晚饭后,鲁笑在附近的公园散步一个半小时,清新的空气和园内植物精美细致的布局,令人赏心悦目,他流连其中,感觉连日来的疲惫轻松不少。他坐出租车回家,给了一个临街的地址,让司机驾车从他住宅门前的一条街经过。那辆三菱越野车已经消失,房子外表看上去一切如常,街道上也没有可疑车辆和行人。

鲁笑在临街下车,兜个圈子走回住处。他想早点睡觉,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开始他还以为是这段时间脑力活动过度,但很快他意识到楼下情况反常,两个女孩子和狗都不见了。虽然平常他听不清楚她们的对话,可总能隐约听到动静,今晚却非常寂静,除了火车有规律经过时的噪音,没有任何声音。联想到昨晚突然出现的越野车,他坐了起来,穿好衣服。他向来不相信巧合,能活到现在正是因为时刻戒备。

晚上十一点钟,一辆汽车停在门口,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下车进入一楼的房子。他们似乎不想吵醒邻居,脚步很轻,动作很快。鲁笑站在窗边,看到了同一辆三菱越野车,不过因为光线昏暗,没看清楚他们的脸。那条狗没出现。

没多久,楼下又传来女人的呻吟声,似乎两个女人竞赛叫床,声音很响亮,像是日本A片的动静。鲁笑静坐在黑暗中,像一座雕像。他还听到些其他声响,后院似乎有人走动。他仔细辨别,当二楼通往花园的后门被推开时,他知道敌人已经来到。

三个人蹑手蹑脚地走上二楼,先搜索右侧的厨房和洗手间,很快进入鲁笑的卧室。透过壁橱门的缝隙,鲁笑看到他们头顶戴着户外用的头灯,手里各拎着一把短刀。他不禁愣住,他们应该拿枪来才对,怎么用刀?电影院里他已经夺下一把手枪和一个电击枪,他们应该晓得。

三人围住床铺上的假人,用刀尖挑开薄被,见被窝里是充气娃娃,立刻晓得上当。一伙人惊呼道,“他跑了!”

“别出声,检查衣橱。”靠近门口的人说话威严。

鲁笑见最靠近衣橱的人走过来,迅速改变主意,把手枪揣进腰间,放下自制的“莫洛托夫”燃烧瓶,握紧拳头。等来人打开橱门,鲁笑连续两拳打在他的下巴,他像个醉汉一样倒下。鲁笑跨出衣橱,在另外两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拔出电击枪,对准门口的一人扣动扳机,电线击中他的胸膛,高压电流瞬间爆发,他没来得及呻吟,就抽搐着倒地。鲁笑手枪瞄准最后站立的人说,“你想保住你的膝盖,就放下武器。我数三声,一。。。”

“你开枪,山口组一定报复的!”

鲁笑愣了一下,山口组,日本黑帮?他嘴上还是说,“二、三,你自找的!”他枪口瞄准男子膝盖。

“咣当。”男子手中短刀掉在地板上。

“谁派你们来的?”

“我不知道。。。”远处响起警笛声,男子惊讶地看着窗户,又看向鲁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