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一章 1-2 觊觎总统宝座 (2)

阿基诺见巴斯没回应,身体前倾,拉近距离,一副透露重大秘密的架势,“我们都知道中国人的野心永无止境,他们非常有耐心,慢慢地试探,不停地蚕食。如果现在不制止他们,等有一天南海变成中国的内湖,东南亚变成中国的殖民地,你们再想阻拦,将发现花费的不是二十亿美元,而是二千亿、二万亿美元!”

“假如一个国家没有抵抗敌人侵略的决心,那么再多的援助也无济于事。”

“菲律宾是个小国,没有大国的支持,不可能阻挡中国人。如果美国不出面,我们只能自谋生路。”

“这么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下个月访问中国,准备想考虑和中国合作?”

出乎巴斯意外,阿基诺保持沉默,连表面的搪塞也懒的做。美国人怒火中烧,“没人喜欢骑墙派,你们两面讨好,等真正需要朋友时,会发现没人帮你们!”

阿基诺似乎没听出美国人话语中的威胁,耸耸肩膀说,“我个人同意你的看法,菲律宾不该两面讨好。”

巴斯怔住,狐疑地打量着菲律宾人。

阿基诺自顾自地说,“菲律宾人是一团散沙,想要他们团结起来,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杜特尔特总统是个腐败无能的政客,靠着开空头支票上台,很多人反对他,只是他们无法形成合力。如果有合适的人勇敢地站出来,加上一些必要支持,他很可能改变错误政策,重塑美国和菲律宾的友谊!”

“将军阁下,你是说你准备站出来?”

“很多重要人物支持我竞选下一任总统!”阿基诺自豪地说。

巴斯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爆笑。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会说这是一出荒诞戏。一个靠着家族裙带关系-只懂得徇私舞弊-连皮靴都擦不干净的小丑竟然认为总统的职位是他的,他上台只会是第二个马克斯,引发另一场革命。如果美国指望这种人领导菲律宾,可是瞎了眼。

阿基诺以为巴斯的沉默代表赞同,笑眯眯地说,“你告诉哈里斯将军,只要支持我,我将把一个小岛作为美国和菲律宾联合训练基地,让你们驻扎后勤辅助人员,储存战备物资。”

“一个小岛不够,我们需要驻扎一个中队的战斗机,巡逻南海。”

作为美国全球战略部署的一部分,太平洋舰队一直想要在菲律宾获得一个独立的空军基地,菲律宾政府要价太高,双方商议多次,始终无法达成协议。

“战斗机基地太敏感,会引起很多国会议员的反对。不过,侦察机、预警机、加油机、直升飞机等后勤支援装备,国会可以通过。不要不满足,我年轻的朋友,饭要一口口吃,事要慢慢地做。但你们可以完全信任我,我不是娘娘腔的杜特尔特总统,我痛恨中国佬,我掌权后一定签署菲律宾和美国的军事同盟条约。你们记住,不会再有比我更热爱美国的菲律宾人!”

巴斯没吭声,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答复。这时候他已经明白,阿基诺的所谓秘密会谈根本和公务无关,他要见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是因为哈里斯将军是美国在亚洲的最高军事指挥官,他的态度将影响美国政府。如果他支持阿基诺,那么阿基诺只需要搞定国内支持者,成为下一任总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我还希望你提醒哈里斯将军一件事,中国人对菲律宾的经济渗透越来越严重,如果不想办法扭转这一趋势,再过十年,任何一个菲律宾政客都不会支持美国,美国将会被彻底赶出菲律宾!”

“谢谢你的提醒,我一定转告你的话。”

阿基诺看了眼手表,站起来说,“我还有事,就不能和你共进晚餐,曼泽诺上校会陪你去体验马尼拉最好的餐厅,我请客。”

“现在时间还早,请让司机送我去机场,我直接回夏威夷。”

“这不太好,机场人多眼杂,若是你身份泄露,平添风波。你住一夜,乘坐明早的军用飞机,不耽误事。”

巴斯立刻领悟,阿基诺顾忌菲律宾情报部门的监视。美国驻马尼拉大使馆的情报说,菲律宾情报部门和国防部倾轧激烈。

从卧室窗口,巴斯看到阿基诺乘坐一辆黑色奔驰离开庄园。他来去匆匆,显然为了保密。巴斯不禁好奇谁在背后出谋划策,难道他们真的这么愚蠢,认为美国会支持阿基诺这样的废物做总统?不过,转念一想美国扶持过的第三世界领导人名单,巴斯信心动摇,华盛顿的老爷们才不在乎像菲律宾这样的边陲之地,如果阿基诺顺从听话,没准真同意他做总统。

巴斯把玩着麦克阿瑟的烟斗,陷入沉思。回檀香山,哈里斯将军必定会询问他的个人意见,他回答什么?他估计哈里斯将军会支持阿基诺。

哈里斯将军是美军有名的鹰派,积极鼓吹遏制中国,愿意支持反对中国的任何政治人物,越激进越好。阿基诺同意签署美国菲律宾军事同盟条约,哈里斯必定游说五角大楼和国会,扶持阿基诺。巴斯顺着哈里斯将军的心愿说,关系毫无疑问更上一层楼,可也意味着他们捆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他愿意分享荣耀,但不想一损俱损,被哈里斯将军拽进泥潭。

中国一直是美国争论的焦点。以哈里斯将军为首的鹰派认为要未雨绸缪,拿下潜在的挑战者。国务院为首的鸽派则认为中国不是挑战者,不构成威胁,更不需要自乱阵脚。两派争论激烈,难分高下。巴斯看不懂中国,但二十年军旅生涯教会他一件事 – 谨慎小心。哈里斯将军属于那种有信念、有使命感的人,不太在乎做出头鸟,但巴斯不一样,他最大的愿望是晋升将军,而不是遏制中国、俄国,或者其他什么混蛋国家。

“砰砰砰。”敲门声打断巴斯的思绪。曼泽诺上校站在门口说,“你准备好了?我们去夜总会。”

“忘了夜总会。如果你有空,带我去一家当地餐厅,我想吃地道的菲律宾美食。”

曼泽诺略微吃惊,他打量美国人片刻,巴斯以为他要拒绝,他却点头说,“好。”

曼泽诺选择的餐厅就在庄园附近的集市,店堂破破烂烂,连张整齐的桌子都没有,可菜肴美味至极,裹着芭蕉叶烧烤的海鱼鲜美多汁,乳鸽肉鲜嫩可口,炸猪排松脆焦黄,入嘴融化,挖空菠萝里烧熟的米饭粒粒喷香。巴斯大快朵颐,满嘴流油,感觉再多吃一口,裤带要撑爆了。

“你应该菲律宾新年来,遍地美食。”曼泽诺态度友好不少。

“天啊,如果那样,我会变成超级胖子!”巴斯恋恋不舍地移开目光,盘子里剩下不少食物。

屋里挤满了当地人,开始还好奇地盯着巴斯,看了一会儿,失去兴趣,重又人声鼎沸。

“你真不想去夜总会?阿基诺将军埋单,你可以免费享受你们欧美人的最爱!”

“比如?”

“赌博、美酒、女人、表演,不管你想要什么,都能得到满足!”

巴斯摊开两手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美国军官,唯一想要到就是完成任务,回家看老婆。”

曼泽诺深深地看他一眼。“巴斯上校,我接待过不少美国人,他们外表光鲜,人模人样,可骨子里同菲律宾政客一样贪婪、龌龊和无耻!”

“你接待过哪些美国人?”

“上个星期,两名国会议员。还有国防部的部长助理,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参谋军官,名单一时说不完。你不会真以为阿基诺将军,只招待你一个人吧?”

巴斯下意识转头查看,旁边几桌的食客坐得很近,几乎能感觉到彼此的身体热量。他担心有人偷听他们谈话,可不想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欧洲人有谁?”

“英国海军大臣的秘书,英国议员,法国将军,法国内阁部长助等不少人。巴斯上校,你真有兴趣,应该询问美国大使馆,他们掌握详细名单!”

巴斯没理会菲律宾人的挑拨,追问道,“为什么阿基诺将军招待这些欧洲人?他想要什么?”

“他不信任你们美国人,你们卖给我们武器,附带各种条件。欧洲人很现实,只要给钱,武器随便。”

“蠢货,现代武器需要现代人才,菲律宾士兵比洞穴人好不到哪儿去,再好的武器也是浪费!”巴斯隐忍着没说,改变话题问,“为什么你愿意告诉我这些?”

“原因很简单,你们美国人飞扬跋扈的时代过了,不要再幻想控制我们!”

“谁告诉你,我们要控制你们?”

“因为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维持世界霸主的地位。你们希望我们亚洲人自相残杀,你们白人渔翁得利!”愤怒再次出现在曼泽诺的脸上。

巴斯见过不少像曼泽诺这样的亚洲人,仇视西方人,揪着一百年前的历史不放手,把所有自身问题归结于白人的侵略。无论什么样的逻辑和证据,都不能改变他们的看法。

“曼泽诺上校,你不介意我问个问题,像你这样的爱国者,为什么为阿基诺将军服务呢?我很怀疑他有能力带领菲律宾人,建立一个富裕、公平的民主社会。”

一丝嘲弄的神情从曼泽诺脸上掠过,“我们得回去了。我女儿一岁,我想在她睡觉前陪陪她。”

“谢谢你的招待。”

巴斯在庄园主楼前下车后,曼泽诺放下车窗说,“明天早上八点我来接你去机场,早餐路上吃。”

“嗨,你知道庄园主人是谁吗?”巴斯按奈不住好奇心。

曼泽诺瞥了他一眼,驾车离去。

巴斯走进富丽堂皇的客厅,见两名女仆蹲在角落忙些什么。他打招呼说,“晚上好!”

一名女仆说,“先生,需要什么吗?”

“一杯红茶。”

“请稍等。”女仆走出客厅,很快端来一杯热茶。

巴斯坐在客厅慢慢地喝茶水,打量墙壁上的油画和装饰。两个女仆很快消失,整个房子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摸索着走到厨房,见两名厨师在忙着制作肉肠,他们听到脚步声,仅仅抬头瞧了一眼,又继续埋头工作。

他从后门走出去,外面是一个小花园,满园鲜花,夜色下散发着浓郁的香气。他转了一圈,没遇上一个人。他走回二楼卧室,刚换上睡衣,就听到有人敲门。

“先生,需要按摩放松吗?”一个高挑丰满穿着短裙的亚洲女人站在门口问,她的英文有些费解,肢体语言则通俗易懂。

“你是?”巴斯目光扫过女人暴露的乳沟。

“我叫艾利,高级按摩师。”她盈盈笑着。

“抱歉,你做什么?”巴斯的嘴巴突然干涩。

“我做什么完全看先生你的意思。如果你身体疲倦,我可以帮助你放松缓解。如果你需要别的……”她挑逗地看着他。

“谁让你来的?”

“先生,我是这里的高级按摩师,但凡客人都可以享受服务。”

“谁是这里的主人?”

“我不知道,我的工作不是问东问西。”她的笑容消失,“先生,你需要服务吗?”

巴斯摇摇头,他理智尚存,知道自己不能随便。

没多久,敲门声再次响起。巴斯以为菲律宾女人去而复返,不禁火气上涌。

先前出现的菲律宾男仆推开屋门说,“抱歉打扰,先生,我的主人想问你是否方便和他见面?”

“谁是你的主人?”

“对不起,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稍等一下。”

他们走到二楼另一头的小书房,装饰古色古香。写字台靠近窗户,两张单人沙发在屋子中央。落地灯光线柔和,墙角的音箱播放着低沉的古典音乐。有人坐在写字台后,灯光仅仅照射出他的轮廓,巴斯迟疑地停住脚步,观察周围。仆人轻轻地带上门。

“巴斯上校,很高兴我们终于见面了!”身影站起来,快步走过来。

巴斯握住对方伸出的手,见一个身材高大相貌粗旷的男人站在面前。“你好,神秘先生!”

“我一点也不神秘。请坐,让我详细解释。”

巴斯坐在沙发上,端详着对方的面孔。他记得菲律宾政府和国会重要人物的相貌,神秘人不在其中。通常菲律宾人皮肤黝黑,但他皮肤浅色,五官模样粗旷,眼睛颜色近乎红棕色,一头浓密的卷发。巴斯判断他有白人血统。

“我喜欢晚上喝点波尔图红酒,扩张心血管。你要点什么?”

“一样的。”

主人走到酒柜,倒了两杯红酒。他递给巴斯一杯,“我是欧内斯特*杜帕斯,我们家族可追溯到三百年前西班牙贵族。”他见美国人一脸茫然,微笑道,“我是棉兰集团董事长。”

巴斯想起来,棉兰集团是菲律宾最大的财团之一,与政府关系密切,承建很多国家基建工程。他脑际快速运转,杜帕斯支持阿基诺出任总统?阿基诺许诺什么现政府不能给予的好处呢?为什么杜帕斯要大费周章地约见自己?

“抱歉这么晚请你来,我白天有事,脱不开身。当然,我也希望这场谈话,不让阿基诺将军知道。”

“是你让按摩女郎找我?”

“艾利个成熟可爱、技艺精湛的泰国尤物,我花了不少钱请她来,你绝对应该尝试一下她的服务,我打赌你会得到从未体验过的快乐!”

“你为每一位留宿的客人都提供这种服务?”

“只有那些够资格的客人。”杜帕斯热情地说,“我热爱美国,我崇拜美国人的激情、创造力和不拘一格的想象力。美国是上帝恩赐给这个世界的礼物,菲律宾最大的悲剧就是没能作为美国第五十一个州。但是在性上面,你们太落伍。你们牵扯太多道德含义,扭曲了原本很简单的事情。人活着是为了满足欲望,压抑才是最大的不道德,最大的反人性!”

巴斯皱起眉头,“谢谢你的解释,杜帕斯先生。如果你不介意,我的欲望还是留给我自己操心吧。”

杜帕斯哈哈大笑,“我喜欢美国人,你们凡事直来直去,不用猜测,我们亚洲人都是他妈的变态,喜欢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彼此算计来算计去。”

“杜帕斯先生,为什么你不愿意阿基诺将军知晓我们谈话?”

“因为有害无益。阿基诺将军有一颗温柔的心。你可能不了解他,我和他朋友多年,很清楚如何让他发挥长处,做最擅长的工作。他善于和普通民众沟通,说出震撼他们心灵的话。他可能成为菲律宾的奥巴马!”

“许多美国人不认为奥巴马总统多么伟大。”

“那是因为你们美国人太苛求,我们菲律宾人比较简单,要求不高。阿基诺将军会让他们感觉舒服,因为他言行举止和他们别无两样,他是他们中的一员!”杜帕斯语气含有难以察觉的嘲讽。

“你还没说为什么约见我?”

“很好,巴斯上校,我喜欢你我开诚布公的谈话,避免误会,节省时间。”杜帕斯顿了顿,“我们希望你能转告哈里斯将军,请他支持阿基诺将军出任下一届菲律宾总统,菲律宾将成为美国在亚洲地区最坚定、最可靠的盟友!”

“对不起,我不太明白你们的游戏。阿基诺将军已经清楚表达了这一愿望,为什么你避开他找我,却说着同样的事?”

“因为我们不想哈里斯将军判断失误,支持其他人。我们必须强调这一点。阿基诺将军在你们眼中形象不佳,美国大使馆给华盛顿的通报说他是个笨蛋,当然还有些别的下流词语,就不一一引用。我们认为,有必要让你们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下一任总统将决定菲律宾的命运,也将决定菲律宾和美国未来的关系。如果你们支持错误的人选,美国可能永远失去菲律宾!”

“杜帕斯先生,你们都包括哪些人?”

“菲律宾中央银行行长,菲律宾最高法院大法官,国会议长,菲律宾电力天然气集团董事长。还有五六个人,都是各行各业的翘楚。”

“你们都支持阿基诺将军?”

“当然,他很懂事,欲求简单,没太多条件,他还有个好名字,菲律宾老百姓喜欢他的家族,我们当然选择支持他!”

巴斯注视着杜帕斯的表情,试图判断菲律宾人这一番话的真实程度。

“你为什么找哈里斯将军?作为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他无权决定美国外交事务。”

“无论谁接替奥巴马入主白宫,都会重视哈里斯将军的意见,我们需要他为阿基诺将军说话。其他事情,我们自有安排,不劳你们费心。”一抹奇异的笑容掠过杜帕斯的脸。

“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转告吗?”

“我们需要尽快和哈里斯将军见一面,讨论非常重要的问题。”

巴斯见菲律宾人停住话头,不得不追问,“什么重要问题?”

“亚洲地区最重要的问题还能是什么?”

“你指中国?”

杜帕斯做个手势加重语气说,“告诉你上司,我们和他有着共同的目标,越早见面越能帮助大家!”

“我会的。”巴斯注视着菲律宾人,希望看出他还藏着什么秘密。

“对了,会面地点最好避开日本,菲律宾也不合适,其他亚洲国家同样不妥,中国人消息灵通。美国太远,最好选在欧洲某个城市。”

“杜帕斯先生,除了你想见哈里斯将军,还有其他国家的客人?”

杜帕斯露出浅浅的笑容,似乎欣赏美国人的敏锐。

 

前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