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二章 2-2 冲绳岛记忆 (1)

日本冲绳

 

美军嘉手纳空军基地位于冲绳岛中部。1945年,美军血战两个半月,付出一万四千人死亡的代价攻占冲绳岛。六万七千日军、十五万冲绳平民死亡。

七十年后,这片曾经血染的土地已经找不到战争的痕迹,花园绿地,红砖绿瓦,井然有序。美军基地地下指挥中心气氛紧张,一排排表情严肃的军人紧盯着桌上电脑屏幕,电话铃声此起彼伏,打印机不停地吐出文件,人们吵吵嚷嚷,请示、询问、通报、命令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一群美国将军站在后面静静地观看,其中有三名身穿西装的日本人。巴斯上校站在人群最后面,他军衔最低,自然不可能和将军们抢位置。最前面的是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哈里斯。他身材不高,粗壮敦实。

大屏幕上,碧海蓝天,波光粼粼,一艘飘扬着美国国旗的军舰正严阵以待,炮衣卸下,导弹盖子移开,美国海军士兵们各就各位,套着橘红色的救生衣。远处依稀可见另一艘美军军舰的轮廓。天空上方,两架直升飞机在盘旋。大屏幕左下角截屏显示一架E-2预警机的驾驶舱,数名面色严峻的军官,利落地下达各种指令。右下角则是一个倒计时的时钟,红色数字显示归零时间,不到五分钟。

哈里斯将军正为日本国防大臣三岛兵卫介绍情况,三岛兵卫面容清瘦,满头银发,看上去像个弱不禁风的老头。他凝神聆听,不断谦和地点头。

乍看上去,美军高级将领和日本军队的最高长官关系和睦,但巴斯知道,表象和现实差距甚远,日美关系从未像今天这么紧张过。日本安倍首相曾经非常亲美,但在访问中国后,突然改变政策,向奥巴马政府提出了一系列要求,第一条就是美军完全撤离日本,并在一年内完成。

美国舆论大哗,国会议员甚至宣称日本第二次偷袭美国,美日关系急剧降温。更不幸的是,就在这紧要关头,美国驻日本大使病故,国会白宫权力斗争,新大使人选难产,美日沟通渠道不畅。这次安倍政府派出以国防大臣为首的三人代表团,来冲绳进行秘密谈判,哈里斯将军邀请他们观看美国最新的弹道导弹拦截试验。

五枚弹道导弹将从夏威夷美军基地发射,飞行一千公里,目标为太平洋一座无名小岛,美军军舰将在小岛附近实施拦截,马丁西德公司生产的“巨灵”反导弹系统将第一次在实战条件下使用。之前美军在陆地上测试过三次,效果差强人意,马丁西德公司做出改进。这次测试一改往日做法,不仅在海上进行,还同时拦截五枚导弹,极大增加了难度。

巴斯晓得哈里斯将军邀请日本国防大臣观看测试的用意,弹道导弹拦截一直困扰美国,也是日美关系的一个分歧。因为地理位置和庞大的核武库,美国不担心被攻击,所以研究进程缓慢。可日本面对朝鲜、中国、俄国的导弹威胁,始终想要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美日又在军事合作上互有心病,日本打算独立开发防御系统,美国政府不公开反对,暗地里却通过各种手段打压。自二战结束后,在工业和国防领域,美国始终紧盯着日本的动向。如果今天“巨灵”反导弹系统测试成功,美国必然施加压力让日本人购买。

巴斯此时此刻最想要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他几乎飞行了整整一天,先从菲律宾回到夏威夷,再跟随哈里斯到冲绳。如果哈里斯提前通知,他可以直接赶来冲绳,省时省力。但对上司的抱怨只能留在心里。

飞行途中,巴斯向哈里斯详细汇报了他的两次谈话。对于阿基诺将军的提议,哈里斯不置可否,当听到菲律宾财团大亨杜帕斯的要求时,神情严肃,问了不少问题,还要巴斯对杜帕斯做出评价。巴斯谨慎地说菲律宾人不像是孟浪之徒。

哈里斯面色不太好看,嘟囔说,“该死的,这群混蛋唯恐天下不乱!”

巴斯感觉上司显然了解杜帕斯更多情况,既然哈里斯不说,他也就明智地保持缄默。出人意外,哈里斯话题一转,询问起巴斯的家庭情况,他的妻子和孩子是否喜欢夏威夷。巴斯摸不着头脑,唯有小心应对。

哈里斯看出他的拘谨,开玩笑说他得学会放松,可以尝试瑜伽。

临下机前,哈里斯让巴斯一起参与和日本国防大臣的秘密会谈,除了记录外,还要观察日本人。

通常一名下属会很高兴参与上司的秘密会谈,信任意味着关系亲密,可巴斯心里暗暗叫苦。他了解哈里斯越多,越感觉不妙。

巴斯从不自诩为高瞻远瞩的政治家、战略家,相反,他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具备常识的普通美国人。如果过去两百年历史展现了什么,那就是民族自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长久地控制另一个国家。无论哈里斯将军或者其他美国精英如何努力,都没法阻止日本脱离美国的脚步。

倘若不涉及到晋升,国家政治和巴斯没有一点关系。美国军队的上校,想要晋升将军,无异于鲤鱼跳龙门,除了能力和业绩,还需要运气。美日关系诡异,如果发生重大变化,相关人员都将承担责任,哈里斯首当其冲。可哈里斯已经贵为海军上将,晋升空间非常有限,可以说为信念而战。可巴斯不同。他不想以上校军衔退役,将校一字之差,天壤之别。戴上将军的一颗星,你将进入一个不可想象的精英世界。

“安静,安静,都给我安静!”一名戴着少将军衔的红头发军人站起来吼道。

屋里顿时安静,所有目光集中在倒计时的时钟。“五、四、三、二、一、零!”

“导弹发射!”一个头戴耳机的军人说道。

小屏幕上调出雷达图像,五个红点从夏威夷群岛上空快速升起,穿过大气层,沿着地球高空轨道飞行,然后重新进入大气层,以数倍于音速的速度逼近小岛。大屏幕上的美军军舰显然还未得到预警,海军士兵四处张望,舰载雷达系统不停地旋转。

“上帝啊,他们没时间了!”有人低声说,但很快就被嘘安静。

人们紧张地盯着屏幕。弹道导弹在大气层外飞行速度极快,拦截的技术难题一向是如何提前发现,往往预警系统刚刚捕捉到导弹飞行轨迹,还没来得及展开防御措施,导弹已经出现在目标上空。

“嘀嘀嘀。”军舰警报系统拉响,雷达捕捉到导弹踪迹,海军士兵迅速各就各位,炮口面对来袭方向。军舰尾部扬起白色波浪,抓紧时间移动,减少攻击面积。

美军军舰突然开火,炮弹、机枪子弹形成火网,激光武器发射没有太大声息,但极为耀眼,仿佛太阳爆炸,令人不敢直视。开始得突然,结束得也快。没人看清楚发生了什么,烟雾渐渐散去,两艘军舰重新出现在屏幕上。海军士兵似乎和观众一样迷惑,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小屏幕雷达图上的红点已经消失,可能失败,也可能击中目标。

“调出预警机的监控录像。”红发少将命令说。

大屏幕上出现雷达图像的录像,五个红点几乎已经飞到军舰上空,突然一起熄灭,没有一个红点穿过军舰的火力网,无名小岛绝对安全。

指挥中心顿时沸腾,人们欢呼、拥抱,击掌庆祝,前一秒钟还高度自律的军人们像是赢了彩票,不分年纪、性别和军衔,欢呼雀跃。连素来稳重的哈里斯将军也和身边的人拥抱在一起。

三岛兵卫扭头看向日本自卫队的三浦友录将军,日本人习惯性的冷漠表情刹那间消失,他们神情震惊,甚至还有些恐惧。巴斯暗笑,日本人有理由害怕,反导弹系统成功测试,将彻底改变世界格局。

冷战五十年,美国和前苏联一直处于战略平衡,双方巨大的核武器数目保证相互摧毁。1980年里根上台,宣布雄心勃勃的“星球大战”计划,计划发展太空武器来消除俄国人的威胁。没等“星球大战”计划开花结果,苏联崩溃,美国一家独大。进入二十一世纪,美国因为9/11袭击,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劳民伤财,国力大损,开始面对来自中国和俄国的挑战。美国虽然军事实力依然超强,但俄国和中国奋起直追,对美国构成极大的威胁。俄国总统普京,越来越重视核武库。中国的核武器也开始威胁美国本土。小布什总统曾经寄希望于反导弹系统,可进展缓慢。美国国会议员公开宣称,反导弹系统不可能实现。

美国舰载反导弹系统拦截成功,比“星球大战”还要震撼,星球大战需要依赖太空部署的武器系统,而军舰的反导弹系统截然不同,因为移动迅速,又有严密的保护系统,很难被敌人精确打击。更何况,舰载系统可以改为陆地发射,只要美国人愿意大规模部署,中国和俄国的弹道导弹将全部作废,美国本土固若金汤,而美国的核导弹可以攻击任何目标。美国将再次统治世界。当然,发扬民主和自由是美国人的天赋责任,所谓美利坚帝国不过是敌对势力的恶意中伤。

当日本人坐在机密会议室时,已经恢复了特有的谦逊和恭敬,按照麦克阿瑟将军的私下说法,“一脸哈巴狗的样子,随时准备讨好主人。”

屋内没有翻译,三名日本人都精通英语。他们坐在长桌一侧,美国将军们坐在另一侧。哈里斯将军坐在桌首,殷勤地问候安倍首相的健康。

“哈里斯将军,贵国的‘巨灵’反导弹系统何时开始部署在军舰上?我们甚至从未听说过它的研发和测试,去年我们两国谈判引进反导系统时,贵国代表赖斯先生也只字未提它的存在!”三浦友录将军有些无礼地说。

“你们可能不相信,事实上我也是最近一个星期才知道的。因为它的研发,涉及到另一战略武器系统,很多细节被列为机密。”哈里斯漫不经心地说。

列席旁听的巴斯上校心里暗笑,哈里斯有意用谎言来表明愤怒。美国人和日本人打交道太久,完全掌握喜怒哀乐的不同表现方式。

“请恕我直言,中国卫星轨道变化技术已经成熟,能操控弹道导弹飞行路线,加上多弹头技术,可以有效避开拦截。我怀疑,‘巨灵’反导弹系统能击落中国最新一代的东风导弹。俄国导弹技术更先进,更难以构成威胁。”

“我们海军陆战队都是些粗人,没受过各位先生的高等教育和高雅艺术的熏陶,所以请多包涵。三浦将军,我们认识几年,你的问题向来是鼠目寸光,格局太小!”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师长凯恩少将停顿一下,露出狼一样的笑容说,“美国的科学家、工程师、发明家、企业家创造发明的技术和产品,远远超过你的认知。你们以为你们学到了我们的技术,实际上差得很远。‘巨灵’反导弹系统不过是冰山一角,更多你们想象不到的武器,可以随时部署。中国人也好,俄国人也好,只要还有点脑子,就不会痴心妄想挑战美国!”

巴斯首次参加这种级别的会议,颇为惊讶日本和美国将领之间的敌意,听凯恩少将的语气,简直是在警告塔利班或者伊朗人,“缴枪不杀,”不像盟友,更像不共戴天的敌人。其他人仿佛见惯这种场面,眼睛都不多眨一下。

三浦友录气得满脸通红,另一名日本人抢先说,“凯恩将军征战阿富汗、伊拉克的铁血事迹早已传遍四方,我相信不仅俄国人和中国人,世界上稍微有点安全意识的人,都不会轻视他的警告。但问题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不再是西方列强用枪炮叩门的时代,美国武力固然强大,可不要忘了民心向背、世界舆论,即便美国民众也不会支持赤裸裸的恐吓!如果美国计划武力占领全世界,我们日本人自知不敌,可也不会束手就擒。假如美国没有这种野心,而是寻求其他国家的合作,我必须指出,这种交流方式不适合促进贵我两国之间的友谊,也不能说服日本国民认同贵国的价值理念!”

巴斯认得说话的日本人,他叫石田池香,曾伯父是日本著名将军,“918事变”的策划者石原莞尔。石田池香年纪不大,不到四十岁,在日本选民中没什么名气,在国际上也寂寂无闻。美国情报机构注意他是因为日本首相安倍访问中国期间,他作为翻译参与了两国最高领导层的会谈。事后美国间谍报告说,安倍对他另眼相看,有意培养他成为自民党的党魁,日本未来的首相。

“巴斯上校,这位年轻先生是谁?我最近记忆力减退。”哈里斯将军出人意料说。

“司令官阁下,请让我介绍石田池香先生,名门之后,石原莞尔的曾侄孙,前索尼公司美国分公司的高管,哈佛肯尼迪学院公共管理硕士生。安倍首相的私人顾问,民进党的未来之星。”巴斯察觉上司的用意,响亮地回答。他感觉到石田池香的惊讶目光,日本人大概没意识到美国海军竟有他的详细资料。

哈里斯锐利的目光在石田池香的脸上逡巡片刻,望向美国第七舰队司令官沃尔夫将军。沃尔夫身材高大,将近两米,相貌威武。他来自得弗吉尼亚州,军人世家,沃尔夫家族的男人参加了美国建国以来的每一场战争。第七舰队是美国在亚洲的主要海军力量,历来肩负威慑、阻止亚洲国家扩张的使命,沃尔夫今年刚接管第七舰队,立刻派遣军舰到台湾海峡、南海、黄海、印度洋等热点地区巡逻,同中国海军、俄国海军发生过几次对峙。他被国际舆论视为美国海军最强硬的鹰派,甚至超过哈里斯将军。

沃尔夫将军早已按奈不住,大声说,“石田池香先生,我想知道你这番话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代表安倍首相?在你回答之前,我认为有必要指出最近发生的一些非常令人不安的事情。安倍首相访问中国之前和之后,没有和美国政府进行详细交流,违反历任日本首相的做法。我们知道他和中国领导人进行了五次以上的秘密谈话,具体谈话内容却一无所知。中国媒体报道说他愿意建立中日安全机制,我们希望报道有误,因为这将直接违反美日安全条约,后果严重。还有,安倍首相参加APAC会议时私下会晤俄国总统普京,更是直接违反他亲口承诺,令奥巴马总统非常愤怒。我们还得到情报,日本外务大臣访问德国时,和同在柏林的俄国外交部长密谈三小时,商讨签订日本俄国和平条约。日本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盟友,美日安全条约是确保东亚和平的基石,我们过去七十年一直合作无间,给彼此带来不可估量的利益。但现在日本政府突然改变方向,美国政府和国会领导人非常想知道,安倍首相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他想改弦更张,抛弃美国,同中国、俄国这样的专制集权国家结盟?我们这些驻扎在日本基地的美国人很难相信,也很难接受。任何一位有头脑的日本政治家都应该明白,美日是超越普通盟友的合作伙伴,任何单方面的行动都违反道义和法律。在冷战时期,美国核武器保护伞保证了日本的国家安全,让日本专注发展经济,从一个战败国家成为首个亚洲发达国家。今天世界局势更加动荡不安,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蔓延,中国和俄国的强力扩张,欧洲的瘫痪,这些不仅是对美国安全的挑战,更直接威胁到日本。作为日本的朋友,我们绝对不愿意看到任何灾难发生!”

“沃尔夫将军,我在美国生活多年,美国几乎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学到很多东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美国人对于自由的追求和向往。你们的宪法和人权宣言都是建立在个人自由的基础上,世界敬仰和追随美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日本人同样渴望自由。过去七十年,我们一直小心翼翼看着你们脸色行事,诚然,我们从这种不平等关系里得到很多利益,但不可能永远委曲求全、仰人鼻息!”

 

前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