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第一章 1-2 觊觎总统宝座 (1)

菲律宾克拉克军用基地

 

一架绿色的C130运输机从空中降落,轮胎着地,襟翼打开,如巨鸟滑翔。飞机尚未完全停稳,一组车队高速行驶来。C130的机腹门缓缓打开,二十几名美军士兵鱼贯走出,他们全副武装,身形彪悍。

9/11后,美国政府和菲律宾政府达成反恐合作协议,美国每年提供一批教官和军用物资,帮助菲律宾打击境内的穆斯林恐怖组织。这些美军士兵多半来自三角洲、海豹突击队等精锐部队,不少人多次踏足菲律宾。

美国人指挥当地人卸下军用物资,随即登上卡车,车队驶向一处秘密训练基地。出了机场大门,一辆军用“悍马”改变方向,开向前往首都马尼拉的公路。车厢内一名美国军人费力地换上便服,他是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哈里斯的私人助理巴斯上校。旁边的菲律宾人是曼泽诺上校,菲律宾国防部长阿基诺将军的副官。

“我真不明白有必要这么神秘吗?我完全可以乘坐商业航班来,在酒店见面。你们不用费事,我也不必遭罪,C130运输机颠簸震荡,简直就是牛车!”巴斯有意抱怨道。

“你们美国人不是说军官和士兵一视同仁,不搞特殊对待吗?这些教官能坐C130,你为什么不能坐?”

“聪明点,别被忽悠。假如一视同仁,谁还想做将军?”

“你们美国人总说我们菲律宾人心口不一,你们有区别吗?”

“小弟,你生活在柏拉图的理想国吗?到现在还不明白真实世界如何运作?你想制定游戏规则,最好足够强大,否则没人在乎你的意见!”巴斯看着曼泽诺猪肝般的脸色,心里暗笑。根据秘密情报,曼泽诺反美倾向严重。

“我们菲律宾人早就领教过你们怎么制定规则,一百年前你们口口声声民主、正义和自由,用刺刀解放菲律宾,顺便屠杀五十万菲律宾人!”曼泽诺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

“我的朋友,进步是要付出代价的!”巴斯笑笑,“再说,过去已经过去,你们亚洲佬总喜欢总生活在过去,没法向前!请让我指出,这次可不是美国想要占领菲律宾,而是菲律宾政府邀请我们,帮助你们对付穆斯林叛军。如果你不欢迎我来,我可以立刻回去。那架C130应该还在加油。”

车内一阵沉默,曼泽诺咬着嘴唇,扭头望向窗外。

“曼泽诺上校,我听说你的两个妹妹移民美国,在加州做护士。你上次来美国进修,见过她们吗?”

“你很清楚我见过她们!”曼泽诺狠狠地瞪了美国人一眼。

“既然如此,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憎恨我们?我们已经第三次见面,你没有一点待客之道不说,还把我当成敌人,难道我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情?”

“对,你们美国人总是趾高气扬,指手画脚,好像这个世界应该围着你们转!”

巴斯想了想说,“不是我要求来菲律宾的,是你的上司国防部长阿基诺将军邀请我来,而且邀请了两次!”

“他邀请你的上司,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将军!”

“将军没空,他派我做全权代表!”哈里斯将军派遣巴斯来听听菲律宾人想说什么,并未授权。巴斯不觉得菲律宾人需要知道这种细枝末节。

两人对视,毫不遮掩彼此眼中的憎恨。曼泽诺轻轻哼了一声,目视前方。车内陷入一片沉默。巴斯忍住笑意,有时他挺喜欢这些亚洲佬,他们如此人格分裂,一方面不停地请求美国援助,另一方面又为缺乏尊重而怀恨在心。只要你懂得如何施加力道,很容易操纵他们。巴斯闭上眼睛,进城的道路拥挤,足够他小憩。夏威夷到菲律宾航程十个小时,旅途劳累,他有点疲倦。

巴斯醒来时,汽车正穿过一处热闹的集市,行驶在一条黄土路上,两侧长着高高的棕榈树。头戴草帽的农民在稻田里忙碌,一些衣衫褴褛的儿童旁边帮忙,他们看到“悍马”,张大嘴巴盯着钢铁怪兽,浑然不顾扬起的尘土。

“悍马”在一座宽阔的庄园里停住,曼泽诺径直走进一间屋子,消失不见。巴斯下车,目送“悍马”开走,茫然环顾周围。一名穿着白色制服的中年仆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用标准的牛津英语说,“巴斯先生,这边请。”

“我们去哪儿?”巴斯打量着庄园半开放的建筑布局,远处高尔夫球场上有几个身影。他很好奇这是什么地方,阿基诺身价不菲,但带独立高尔夫球场的庄园大概有些贵。

“阿基诺将军临时有事,要一个小时后才能赶到。他请你先休息一下,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巴斯记得情报说阿基诺有洁癖,不喜欢闻到别人身上的汗味,从不接见刚下飞机的客人。

卧室按照西方传统风格布置,宽敞明亮,奢华舒适,像五星级酒店的客房。茶几上放着鲜花和水果盘,敞开的衣橱挂着两套菲律宾传统服装。巴斯看了眼衣服号码,居然是他的尺寸,他不禁微笑,亚洲佬最大的长处是懂得如何讨好献媚。他抚摸衣服质地,埃及棉料柔软丝滑。

巴斯在浴缸里舒服地泡了个澡,喷了点浴室里的古龙香水,换上菲律宾服装,感觉浑身舒坦。他推开窗户,一股带着咸味海风吹进来。

远处天空挂着一道绚丽彩虹。巴斯忍不住联想,百年前刚从西班牙手里夺下菲律宾的美国人,想必也站在窗前,眺望远方。他们可曾想到,一百年后谁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巴斯哑然失笑,谁能预知未来?下一个百年谁站在这里?中国人、日本人、俄国人?不同人答案不同,而他的上司哈里斯将军会斩钉截铁地说是美国人!

想到哈里斯将军,巴斯下意识地皱眉。当初被突然任命为哈里斯的私人助理时,很多人祝贺他,却不知他内心并不情愿。可一名上校如何拒绝一名海军上将?几个月来,哈里斯似乎在观察他。这次出使菲律宾,毫无疑问是一次测试,他却不知道测试内容。

“咚咚咚。”先前的仆人进来说,阿基诺将军已经在书房等候。他身后是一脸晦气的曼泽诺上校。

书房也是西式摆设,宽敞大气,富丽堂皇。书架环绕墙壁,放满了装帧精美的书籍。巴斯略微浏览,看到首版的《堂吉诃德》、《安娜卡列尼娜》、《罪与罚》、《国家财富》等著作,忍不住眼馋。图书馆主人不仅有品味,不吝啬大价钱搜集这些原版书。

“巴斯上校,欢迎你来!”阿基诺将军笑容满面地站起身。他穿着一套剪裁得体的深灰色西装,不知是否因为疏忽,衣袖上还保留着小标签,那是英国伦敦一家著名裁缝店的标志。

“阿基诺将军,你好!”巴斯主动伸手。阿基诺的手软绵无力,好像欧洲人亲吻面颊,微微触碰就分开。巴斯相信阿基诺至少有十年没碰过武器,看他圆滚的体型,唯一的体能训练大概是在床上。

“你想喝点什么?这里的酒窖非常棒,藏有各种名酒,有空我带你开开眼界。”阿基诺说。

“矿泉水。”

阿基诺微微皱眉,随即低声用菲律宾语说了几句,曼泽诺上校悄声离开。

“你喜欢这个庄园吗?是不是美奂绝伦、天下无双?”阿基诺的美式英语几乎没有口音,他对这一点非常自豪,很喜欢和欧美客人聊天,谈论些自己一知半解的话题。

“非常精致。将军,这是你的庄园?”

“不,一个朋友的。”

仆人送进来一个托盘,为巴斯递上一杯矿泉水,递给阿基诺一杯加冰的威士忌。曼泽诺上校把两个图案精美的盒子放在茶几上。

阿基诺等曼泽诺和仆人离开,打开大盒子说,“听说哈里斯将军喜欢冰球,这是上次美国队赢得奥运会冠军时候的一个用球,有教练员和最佳球员的签名。”

巴斯郑重收下,“谢谢,将军阁下,哈里斯将军看到一定很开心。”他从皮包里拿出一个小模型,“这是哈里斯将军的礼物。他很抱歉没法亲自来见你,但相信你明白他的苦衷。”

阿基诺摆弄着美国主力舰“林肯”号航母的模型,不置可否地笑笑。他推过第二个盒子,“你我不是第一次见面,我记得你很崇拜麦克阿瑟将军,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个烟斗,菲律宾的名贵木材制造。当年日本侵略菲律宾,他走得匆忙,落下不少个人用品,包括这个烟斗。”

巴斯惊愕地望着阿基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麦克阿瑟生前用过的烟斗,价格惊人,收藏家青睐。

“打开看看吧,我不抽烟,不懂这玩意。”

巴斯打开盒子,一股独特的烟草清香弥漫。烟斗磨损的很厉害,烟嘴有几道细微的裂痕。巴斯仔细地审视,对着灯光看刻在下面的字。“是他的烟斗!”

阿基诺微笑地看着巴斯,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得意。

“阿基诺将军,这份礼物太贵重,我不能收下!”

“胡说,一个破烟斗有什么贵重?你可以报告说我给你一个旧烟斗,没人会在意。再说,除了你我还有谁知道,我肯定不会说出去。”阿基诺见巴斯还在犹豫,不以为然地挥手说,“别考虑了,你们美国人就是喜欢大惊小怪。我送你礼物,纯粹出于友谊,没有任何目的。说句难听的,我不需要讨好你。”

巴斯迟疑地关上盒子,表情宛若便秘,手指不舍地摩挲盒面。

阿基诺非常享受这一刻,美国佬喜欢道德说教,可骨子里同样贪婪。巴斯不是第一个收下他礼物的美国官员,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今晚要不要去马尼拉最热闹的夜总会看看?我可以让曼泽诺上校陪你去,去享受一下美日都没有的特殊服务。”阿基诺似乎觉得说得太含蓄,眨眼睛说,“当年拳王阿里来马尼拉打比赛,可是流连忘返。四十年后还念念不忘菲律宾姑娘!”

巴斯难以置信地看着阿基诺,国防部长像个皮条客,这些亚洲佬什么时候能够学会自重身份?

“还是免了吧,曼泽诺上校不太欢迎我来,我看他不像是个支持美国和菲律宾友好的人。”

“他啊?”阿基诺漫不经心地挥手,“他出身农民,头脑简单,一根筋。你要明白,菲律宾底层民众不太喜欢美国,他们认为你们太霸道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选用他做你副官?”

“巴斯上校,注意你说话的语气,你的上司哈里斯将军都没资格告诉我如何挑选副官!”阿基诺面如冰霜。

“阿基诺将军,如果我冒犯你,我很抱歉。美国政府和太平洋司令部绝对没有任何命令你的意思,这不是我们美国人处事方式。”巴斯舒展身体,靠着沙发说,“我们有问题,会摆在桌面上讨论,而不是藏在心里,让人猜测。提到猜测,哈里斯将军希望你能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菲律宾海军要和中国解放军进行联合军演?”

“什么军演?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海上合作救援演习。”

“不,我们听说,合作救援演习不过是第一步,第二步或者第三步就过渡到军事演习。”巴斯身体前倾,看着阿基诺的眼睛说,“根据我们两国达成的协议,菲律宾军方不会和亚洲任何国家达成军事联盟。”

“什么协议?”

“就是你和哈里斯将军在檀香山达成的秘密协议。”

“啊,你说的那个协议。”阿基诺装作恍然大悟,“哈里斯将军保证说,美国军队绝不会坐视中国人侵犯菲律宾领土,危急时刻,太平洋舰队将直接干预。现在过去了一年,美国国会还未投票承认这一协议。奥巴马总统上个月接受媒体采访说,美国不会军事介入南海领土争端。叫我怎么相信你们美国人的话?!”

“你当然可以相信我们美国人的话。只不过有些事情可以做,不可以说。中国是大国,和美国经济关系密切,又购买很多美国债券,奥巴马总统心里再不喜欢,嘴上也得说些好听的。你不能因此质疑奥巴马总统遏制中国扩张的决心,没有他的授权,哈里斯将军不可能和你签署秘密协议,美国也不会提供大笔军事援助,帮助菲律宾海军现代化。”

阿基诺怒气冲冲地说,“不,你们真正想要的是让我们做炮灰,和中国人拼个你死我活,而你们坐享其成!”

巴斯心里暗暗嘲讽菲律宾人的自欺欺人,如果菲律宾军队能和中国人拼个你死我活,事情就简单多了,用不着他来大费口舌。

“将军阁下,请允许我提醒一句,是菲律宾政府主动请求美国政府的援助,不是我们找上门逼迫你们反抗中国人!”巴斯模仿奥巴马总统讨人喜欢的语气说话。他谈不上多么喜欢美国历史第一任黑人三军统帅,可必须承认那家伙很有一套,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迷倒众生。

“去你的提醒,你知道你们美国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太他妈的自命不凡,连你们拉的屎都是香的!让我也提醒你一句,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喜欢你们?日本首相安培不理会你们的警告,主动访问中国。韩国人公开请你们军队离开。伊拉克人和阿富汗人恨你们入骨,宁可欢迎伊斯兰国,也不想你们留下。德国和法国不同意你们的政策,欧盟要独立,准备吸纳俄国。连你们的小弟英国的媒体都公开说,不能跟着你们自毁,得保持距离!”

巴斯感觉到血液涌上面颊,这个狗娘养的菲律宾杂种以为自己是谁?他深吸口气,暗暗数数到十,才开口说,“如果哈里斯将军听到这样一番反美言论,肯定非常愤怒,所以我会忘记你的话,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巴斯上校,哈里斯将军很清楚我的个性,他在场我照样畅所欲言。”阿基诺喝了口酒,咂巴嘴唇说,“哈里斯将军确实很忙,有时间去夏威夷度假,也没时间顺路见见我这个老朋友,老实说,我很失望。”

“哈里斯将军去夏威夷见国防部长史蒂文斯先生。”

“我知道。CNN半小时前报道,他们在夏威夷的高尔夫球场切磋球技。”

巴斯懒得继续兜圈子,直视菲律宾人的眼睛说,“阿基诺将军,美国政府对菲律宾政府和军方最近一系列行为很失望,在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解释之前,包括哈里斯将军在内的美国高层不会访问菲律宾,也不会举行任何秘密会谈!”

阿基诺随意地说,“奥巴马总统在白宫的日子屈指可数,他的话已经不管用。下一任美国总统不管是川普还是希拉里克林顿,都不会延续他的政策。菲律宾地理位置重要,你们还得找我们!”

“美国政府更迭,但是美国外交和军事政策维持延续性。我们不会和一个不可靠的盟友打交道,更不会接受勒索。就我个人来说,奥巴马总统过于温柔,总想避免冲突,下一任总统一定会强硬很多,包括对那些三心二意的国家!”

“菲律宾从来没有三心二意,相反,我们很想做美国在亚洲最忠实可靠的盟友,但前提是美国提供必要的军事支援。你们不能指望我们独自对付中国。”

“美国政府历来支持民主国家对抗专制集权国家的侵略。”

“行动胜过千言万语。如果美国真正支持菲律宾,必须表现足够的诚意。”

“将军阁下,你我很清楚阻碍我们两国关系的原因在于你们,秘密条约没有如何威慑力。唯有公开,才能阻止中国人!”

“美国在菲律宾的殖民历史太不光彩,民怨太深,民众不接受和美国的军事同盟,杜特尔特总统也没办法。”阿基诺摊开双手,一副遗憾的样子。“但是我们可以开展更密切的军事合作,你应该知道最近中国人在南海越来越咄咄逼人。”

“什么样的军事合作?”巴斯不动声色地问。

“我们提供军事基地,你们以前用的苏比克湾。”

“谢谢你的慷慨,将军阁下。上次会谈,哈里斯将军已经答复,如果菲律宾政府支付重建苏比克湾的费用,太平洋舰队可以搬迁。”

“这笔费用是?”

“具体数目还需要专家核算。我估计,怎么也要二十亿美元。”

“二十亿美元,你期待我们去哪里找这些钱?”

“哈里斯将军认为,这是测试菲律宾政府诚意的试金石。”

“他在为难我们,这点钱对你们美国人算不了什么,不过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一天军事开支。但对贫穷的菲律宾,可是个天文数字。”

“美国国会审议美国政府和军队的每一笔开支,我们无权挪用军费开支,尤其考虑到当年你们把我们赶走时,苏比克湾设施完好,却在短短几天内被洗掠一空。”

“我的朋友,斤斤计较可不是一个超级大国应该有的风范,难怪说美国走下坡路!”

 

 

前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