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潜流暗涌 序章(2)汉川会密谋

韩国,首尔

尽管是一场普通国际足球邀请赛,可西班牙和韩国国家队的比赛还是万众瞩目,电视转播权高价出让,很多球迷专程从世界各地赶来。虽然首尔世界杯体育场是亚洲最大足球场馆,容纳六万七千名观众,但场外依然人山人海,大批无票球迷挤在入口。当广播开始宣布球员名单时,球迷们一阵骚动,纷纷向前涌去。有所准备的保安和警察迅速组成人墙,阻挡人流。

孙朴伊和一群首尔大学的学生们挤在一起,不愿引人注目,慢慢地向前挪动。一个眼睛亮闪闪的高个女孩注意到他的动作,迟疑地问,“你有球票吗?”

他扫了眼她的红色西班牙球衣,微笑说,“小丫头,你应该更关注学业才对。”

她敏锐地听出希望,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恳求说,“请您卖给我一张票,拜托了!”

“小点声,跟我走。”他嘴角泛起微笑,挤在前面开路。

一名警察见他靠近,举起警棍制止。他利落地亮出韩国军事情报局的金色证件,又很快收起。警察慌忙侧身让开。韩国军事情报局一度权势熏天,至今余威犹存,不是一个小警察能惹得起的。

走进冷气十足的球场大厅,孙朴伊略微整理被汗水浸湿的衬衫,对女孩说,“今天是你的幸运日,找个位置好好看球吧!”

“你不和我一起去吗?”女孩闪亮的眼睛瞧着他,“你刚才出示什么证件?没票也能进来!”

“小姑娘,好奇害死猫。”他瞪了她一眼,转身走开。

“嗨,我十九岁,不小了!”她从背后喊道。

他克制住回头的冲动,慢步走进贵宾区的电梯。“去顶楼包厢。”他对电梯服务员说。

服务员按下按钮,探寻地看了眼他,目光望向远处的女孩。

电梯门缓缓关闭,孙朴伊暗叹一声。过去半年他在北美活动,谨小慎微,很少接近女色,这女孩青春艳丽,娇美如花,让他食指大动,可惜他要务在身,耽搁不得。

服务员好奇地从镜子里观察着孙朴伊。孙朴伊瞪了服务员一眼,眼神骤然变得锐利凶悍,服务员吓了一跳,慌忙躲开视线。孙朴伊走出电梯,服务员还缩在角落。

走廊尽头的包厢门前,四名保镖拦住去路。孙朴伊主动报上名字,交出手机和手枪,一个保镖搜身,另一个用电子扫描仪检查,确保他没携带其他武器和电子仪器。他面无表情,尽管知道这是例行公事,还是略有不快。保镖打开厚重的红色屋门,示意他进去。

大宇集团名气不卓,但经济实力比肩三星、现代等国际知名韩国企业。大宇董事长郑智薰是狂热球迷,长期赞助韩国足球,本次西班牙友谊赛就是他的牵线。

孙朴伊首次踏足郑智薰的包厢,不禁惊讶其奢侈豪华。地上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墙上挂着一个巨幅西方油画,悬挂的水晶灯晶莹夺目。门口的吧台堆满昂贵名酒,一名系着黑领结的调酒师笔挺地站立。不远处有一个铁板烧烤,一名头戴白帽的厨师伺候。两名穿着韩国传统长裙的女服务员站在一侧。远端窗户旁坐着两个人。

孙朴伊紧走两步,恭敬地招呼说,“徐部长,您好!”

韩国军事情报部部长徐奉竹上下打量他一番,皱眉问,“孙朴伊少校,你怎么才来?我们等了你半个小时!”

“美国航班座位紧张,没能买上更早的班机。”

“下次提前准备!”

“我一定记住。请原谅,徐部长!”孙朴伊低头说。

徐奉竹脸色转晴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大宇集团董事长郑智薰。”

徐奉竹穿着一件白色马球衫和蓝色卡其裤,戴着金色无边眼镜,悠闲地翘着腿,看着像风度翩翩的大学教授,实际上他执掌惊人的权势。军事情报部触角遍布韩国各个角落,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线。他为人低调,名字不为公众所知,但政府内部人士对他极为畏惧。他担任军事情报部长十几年,连续两任韩国总理想要更换他,最后都不了了之。

孙朴伊隶属军事情报部海外行动处,官衔少校,直接为徐奉竹工作。他虽然不清楚被招来的原因,还是毕恭毕敬地鞠躬说,“郑董事长,请您多关照!”

郑智薰满头白发,皱纹爬满额头,一双眼睛明亮异常。他淡淡地说,“你坐下吧,想要喝点什么?”

“谢谢,不需要。”

郑智薰举起杯子,两名貌美如花的女服务员赶紧过来斟酒。孙朴伊瞄了眼酒瓶,是日本最著名的清酒,价格不菲。虽然日本占据韩国时间不过五十年,留下很深的印记。郑智薰和徐奉竹轻轻碰杯,一饮而尽,面露陶醉神情。

场上比赛开始,西班牙队先开球,韩国队员不惜体力逼抢。从包厢看下去,球员身形渺小,看不清脸和号码,只见他们快速跑来跑去。

郑智薰和徐奉竹专注地看着比赛,似乎忘记孙朴伊。孙朴伊明白自己举动逃不出两人眼睛,所以正襟危坐,专注地看着电视屏幕。

西班牙球员脚下技术娴熟,始终控制着红白色的足球,无论白色服装的韩国球员怎么围堵逼抢,都无法成功拦截。比赛进行了五分钟,韩国球员还没能接触到一次足球。西班牙球员不急不慢地来回倒球,佯攻、试探,吊着韩国人的胃口。韩国观众喊声震耳欲聋,韩国球员有些焦虑,边路防守球员一次铲球失误留下空档。西班牙人迅速推进,三传两倒,进入韩国队禁区,一名西班牙球员作势射门,诱骗韩国球员倒地封挡,西班牙球员送出皮球,后面跟进的另一名西班牙球员轻松推射,足球越过韩国守门员展开的手指,钻进球门下角。西班牙球员跑向场边欢庆,韩国球员沮丧地站在原地,还有些难以置信。韩国观众仍然挥舞国旗呐喊助威,只是音贝降低不少。

“该死,太不争气!”郑智薰右手猛地拍在沙发扶手上。

“看样子不妙啊,西班牙人状态很好,这么快进球,看样子要大开杀戒!”徐奉竹微笑看了眼气哼哼的大宇集团董事长,冲着孙朴伊说,“你预测一下比分,我听说你很精通赌博。”

孙朴伊心里一惊,他在美国洛杉矶活动期间,喜欢周末开车去拉斯维加斯消遣,两天下来除去开支,还小有斩获。为了避人耳目,他在几个大赌场间游走,赌博数目不大,有时还故意输钱。他从未在报告中提及自己去赌城,也从未注意到有人跟踪。

“徐部长,你知道我在美国长大,主要看篮球和橄榄球,不太懂足球。”

“让你说,你就说!”

“好,那我就放肆了。我感觉比分可能悬殊,友谊赛向来不适合韩国队,而西班牙人擅长控球,这种比赛最能表现。我们实力逊色,又这么快丢球,如果稳不住阵脚,很容易被屠杀。”孙朴伊停顿一下,“西班牙人在02年世界杯被我们淘汰,心里还有火气,我们输几个球,让他们消消火也好!”

“有点道理。你知道不少,还说自己不懂足球?”

“我不清楚所有的规则,但足球和战争很相似,我从战争角度分析。友谊赛就是演习,算不得数。”

“你的意思是在正式比赛,我们能赢西班牙?”郑智薰插话说。

“我们更可能打平,偶尔能赢,不像现在这么被动。”孙朴伊指了指赛场。

赛场上韩国队既然吃紧,西班牙球员在韩国队禁区前围攻。一脚射门打高,足球飞上看台。韩国守门员松了口气,蹲下解开鞋带,重新绑好,显然试图放慢比赛节奏,度过这段难关。

“如果世界杯我们再和西班牙相遇,你认为我们怎么才能赢下他们?”

孙朴伊看了眼徐奉竹,见他饶有兴趣地听着,全无干预的意思。孙朴伊暗暗琢磨到底怎么回事,徐奉竹召见他,绝对不会因为足球。

“西班牙人技术好,经验丰富,配合熟练,我们想要赢,必须同他们进行心理层面的较量,专注防守,多身体对抗,耗尽他们体力和耐心,拖到点球大战,看运气。”

“别用废话应付我,韩国三岁小孩都知道这是我们韩国队遭遇强队的一贯策略。你说足球和战争很像,如果韩国陷入战争,你也希望我们看运气?”

孙朴伊惊讶郑智薰的严厉语气,心里一阵反感。“每一名将军都会说,战争胜利需要些运气!”

“你想告诉我,你的运气足够让你晋升将军?还是我的问题不值得你回答?”

孙朴伊偷眼徐奉竹,见对方使个眼色。“郑董事长,我没有不尊敬的意思。倘若我们把足球比赛当作战争,如何训练,如何组织球队,如何比赛,我不在行,需要徐部长这样的将帅来指挥。我擅长的是战前准备,比如情报收集、潜伏、破坏等。拿这支西班牙队来说,我会关注每一名球员、教练、队医、领队、保镖,只要他是球队的一员,我都会设法了解,知道他们的生活习惯、兴趣爱好、教育背景、家庭成员、性格倾向、心理缺陷。然后我就可以有的放矢,影响、收买、拉拢、操纵。徐部长将掌握西班牙教练的备战方案,知道西班牙所有球员状态,有针对地部署。”

“情报收集很重要,可是西班牙实力太强,是世界顶尖球队。我们要赢,还需要些别的手段!”郑智薰紧盯着孙朴伊。

孙朴伊领会对方暗示,不情愿地说,“我觉得像下毒等直接影响球员身体的事情最好不做。西班牙人性情率真,情感奔放,很容易热血沸腾,这些球员又是自我膨胀的典型,有很多我们可以利用的空间。像私生活丑闻、球员和教练的关系、皇马和巴萨球员的关系都可以挑拨,引发更衣室危机。如果选在关键时刻爆料,肯定影响他们的表现。不过,这种事情很容易引火烧身,长远来看甚至坏处更大。假如一定要做,最好考虑迂回战略,我们不露面,而是通过欧洲某国进行。”孙朴伊暗暗得意,他确实不懂足球,但在回国十几小时的航班上,他研读网络所有关于西班牙球队的报道。

“还有别的建议?”

“没了。”

“这样我们韩国队就能赢?”

“赢面4.5:5.5,还是西班牙占优。盘外招代替不了进球。”

郑智薰瞪了孙朴伊半晌,表情渐渐变得柔和。“你确实不错,很有头脑,我现在理解徐部长器重你的原因。无论何时你离开军事情报部,我都有工作给你!”

徐奉竹呵呵笑道,“你这样就不地道了,郑董事长。孙朴伊是我手下干将,还肩负重要任务,你不能偷走他!”

“借用一下总可以吧?不要忘了韩国人的责任。距离下一届世界杯不到两年,我们想要淘汰赛走远,必然遇上世界强队,他能发挥大作用!”

孙朴伊见郑智薰认真的样子,心里愈发迷惑。

“以后的事情以后说,照眼下这个形势发展下去,世界杯能否如期举行还不一定呢!”徐奉竹说。

郑智薰顿时意兴阑珊,他瞥了眼孙朴伊,视线回到球场上。

徐奉竹掸掉裤脚的一个线头,问道,“你这次美国行动有什么收获?”

“徐部长,我得到确凿消息,美国国防部上个月正式更新红色计划,即中国和美国爆发全面战争后,美国的全方位战争计划。国防部的‘未来战争先生’安迪 马歇尔亲自主持会议,包括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国防部长在内的主要将领参与。会议持续了五个小时,具体内容尚不清楚。据说这次提前更新是白宫直接要求的。”

“哪个安迪 马歇尔?是我们说的哪一个?”

“是的,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评估办主任安迪 马歇尔,五角大楼的未来战争专家,年近85岁,过去五十年一直负责评估美国潜在的危险。”

“他认为中国大陆是美国最大的威胁,对吧?”

“是的。”

徐奉竹若有所思地说,“奥巴马再有几个月就结束任期,离开白宫,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多事。如果真是白宫要求,很可能是国家安全顾问坎贝尔的主意。我听说他声望很高,不管是希拉里还是川普当选下一任总统,都可能让他留任。你的情报来源是谁?”

孙朴伊面露迟疑,暴露情报来源是情报行业的大忌,不要说郑智薰是外人,即便是军事情报部的人,没有直接权限,也无权知道线人名字。

“让你说你就说,郑董事长是自己人!”徐奉竹不悦地说。

他妈的,大宇集团董事长什么时候成了军事情报部的人?孙朴伊心里抗议,轻轻咳嗽一声说,“金承晚上尉,第三代韩裔美国人,美国国防部部长办公室下属的评估办公室,副主任助理。”

“他的情报准确吗?不是美国人有意释放的烟雾弹吧?”郑智薰说。

“他绝对忠诚韩国,一直是我的线人。评估办公室接触美军最高机密,他提供大批情报,内容都得到核实!”

郑智薰和徐奉竹交换目光,似乎传递某种信息。孙朴伊摸不着头脑,目光在两人脸上逡巡。

徐奉竹说,“你知道为什么今天叫你来郑董事长的包厢?”

孙朴伊晓得徐奉竹喜欢考验下属,看似普通的问题往往暗藏机关,如何回答常常决定一个人的仕途。他仔细思考片刻,“美国和中国有爆发战争的危险,中国借助北朝鲜来牵制韩国和驻韩美军,给金正恩提供了不少武器弹药。徐部长担心,朝鲜半岛擦枪走火,陷入全面战争,首尔毁于一旦?”

“你觉得北朝鲜有实力摧毁我们的首都?”

“首尔直接暴露在北朝鲜的长程火箭炮和导弹下,除非提前发动大规模的空袭,彻底炸毁北朝鲜军队的炮兵阵地和洞穴,我看不出有什么办法拦截炮弹?”

“北朝鲜的炮弹放了几十年,能不能发射还是一回事,用不着担心。他们的导弹麻烦些,可数量有限,不会影响大局。”

“中国最近给北朝鲜提供了十列火车的弹药。”

“中国人心思歹毒,当然巴不得我们杀个你死我活,好给他们分而治之的机会。可他们忘了血终究浓于水,我们和北朝鲜人终究同文同种!”徐奉竹做个否定手势,“不过,你的直觉也不算错,一旦美国和中国爆发战争,对韩国将是很危险的事情,可能让我们过去六十年的经济发展毁于一旦。”

“也可能,给大韩民国的复兴提供百年不遇的机会!”郑智薰突然接话说。

“什么机会?”孙朴伊狐疑地问。

“徐部长,我看你还是说明白,否则你的下属终究没法放心。”

徐奉竹点点头,直视孙朴伊的眼睛说,“你听说过汉川研究会?”

孙朴伊迟疑地点头。汉川研究会是韩国最神秘的组织,据说创立于1970年,是当时的军事独裁者朴正熙将军发起,参与者都是韩国军队、政界和商界的高层。尽管名称像是智囊咨询,实际目的是控制国家,集合举国之力来完成民族复兴。后来世界闻名的韩国大公司、财团都源于这里,所以汉川研究会被新闻界称为影子政府。韩国民主化后,汉川研究会转移到幕后,渐渐淡出公众视线。

“郑董事长和我都是汉川研究会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今天找你来商讨一件关乎大韩民国命运的事。不过首先,我得告诉你我们今天谈论的都是最高机密,出了这个房间,你不能和任何人提及,哪怕国防部长、总理也不可以!”

孙朴伊下意识地看向门口的女服务员。

“不用担心,她们是我的人,非常可靠。”郑智薰手指了一下头顶的风扇,“我们集团的最新反窃听科技,风扇释放一种无形的物理磁场,和外界隔绝。你在这里大喊,她们也听不到。”

“感谢徐部长和郑董事长的信任,我绝不会向任何人泄露这次谈话!”

郑智薰和徐奉竹对视一眼,郑智薰放缓声音说,“你放松,没那么严重,徐部长生性谨慎,习惯铁腕治军。我们汉川研究会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组织,徐部长不让你说出去,只是为了避免误会。现在人们不像我们那个时候,太在乎个人利益,还喜欢夸大其辞,芝麻大的事情能说成惊天阴谋。当初成立汉川研究会,还是朴正熙将军的主意,他是一代伟人,一名真正的爱国者,始终操心韩国命运。我们都是被他说服,加入进来。后来历史已经证明,他的忧虑绝对必要,没有汉川会幕后努力,韩国不会有今天的发展!”他停顿一下,似乎意犹未尽,看着孙朴伊问,“你今年多大,32?”

孙朴伊点头。

郑智薰伤感地摇头,“你们这代人很幸运,出生在国家繁荣时期,不必经历过去韩国悲惨的境遇。要知道,我们当年的生活连印度人都不如,只比非洲难民好一点,西方人提起韩国满脸鄙夷不屑。我1965年去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总部,想看看最新产品。一个白人实习生接待我,一问三不知,让我从电话簿找销售员号码,购买通用产品。上个月我去美国,通用电气董事长设家宴款待,拐弯抹角地表示想和我们合作开发电机产品,为了得到韩国专利,愿意做出种种让步。”

“是的,美国人尊重实力,他认为你有能力才会平等相待。”孙朴伊附和说。

“你把他们想的太简单。”郑智薰不屑地嗤之以鼻,“美国人、英国人、瑞士人、法国人,骨子里极度冷血现实,在讨论国家政策时,没有任何情感、怜悯和同情,这点我们韩国人永远比不上。我们和他们打交道时,需要时刻记住这一点!”

孙朴伊依然一头雾水,瞥了眼徐奉竹。

郑智薰以为孙朴伊不赞同,解释说,“现在欧洲人和美国人大肆吹捧国际贸易,是因为他们是最大的获利者,他们出口到世界各地的货物都是高附加值,其他国家只能凭借廉价劳动力赚血汗钱。他们不愿意提起过去,工业革命初期,英国人凭借纺织工业的先行优势,全球倾销布匹,同时严格限制纺织技术工人移民。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人成为工业大国,有样学样,严禁技术传播,保护本国市场。当年日本为什么袭击珍珠港?就是因为美国和英国高关税封锁日本工业产品,日本无法打通欧美市场,国内市场又太小,发展工业的唯一途径是抢占中国和东南亚市场。今天美国人还在玩同样的把戏,韩国的汽车、机床、电器明明比美国产品物美价廉,却不能销往美国市场,必须受配额限制。而美国人占优势的产业,芯片、电影、体育、农业、军工等等,却要求我们敞开市场,任由他们倾销。想想吧,等有一天美国人发现没东西可以卖给我们,会怎么做?我告诉你,他们绝对不会管韩国是不是民主国家,是不是他们的忠实盟友,他们会停止自由贸易,把我们关闭在他们的市场之外!”

“那一天还很远吧?美国地大物博,美国人又善于发明创造,总能制造出我们需要的东西。”

“哼,这就是你们这代人的问题,以为世界永远向前,生活就是等待苹果的最新手机,在‘脸谱’上找艳遇,在‘推特’上自我吹嘘!我告诉你,这个世界脆弱的很,今天是这样,不代表明天还继续。可能有一天醒来,你突然发现,世界经济崩溃,全球经济危机,韩国产品不再能出口,多数韩国人失业。或者另一种可能,美国和中国爆发战争,韩国被无辜殃及,首尔被彻底毁灭!”

“美国和中国是超级大国,我们生活在巨人的阴影下,受到影响也在所难免。”

“我真不敢相信一名军事情报部的军官会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郑智薰不满地看了眼徐奉竹,好像他应该负责。徐奉竹不为所动,安静地坐在皮椅上。

郑智薰目光转移到孙朴伊的脸上,伸出一根手指说,“永远不要忘记你身上的责任,你需要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大韩民众的利益!”

孙朴伊忍不住反驳说,“郑董事长认为我应该怎么尽责任?是阻止美国人和中国人的战争,还是干掉北朝鲜金正恩?”

“如果让你去刺杀金正恩,你愿意吗?”郑智薰森严地看着他说。

孙朴伊一怔,随即坦然地迎视郑智薰的目光,“如果这样能够阻止朝鲜半岛战争,拯救无数韩国人的性命,我愿意!”

郑智薰凝视他半晌,快速和徐奉竹交换目光,脸上严厉的表情一下子松弛下来,举手做了个手势。女服务员迅速地送上酒杯,并斟酒。

郑智薰等服务员退下后,举杯说,“有你这样愿意为国牺牲的年轻人,大韩民国的未来一片光明,让我们干杯!”

孙朴伊心里翻江倒海,醇香的美酒喝在嘴里没有半点味道。北朝鲜经济濒临崩溃,内部控制却极为严密,韩国特工极少能够渗透到平壤,郑智薰派他去北朝鲜,几乎是死路一条。

郑智薰似乎看出他的忧虑,微笑说,“不必担心,暂时不需要你去处理金正恩,他的存在对我们还有好处,没必要动他。我说这番话是希望你能跳出惯性思维,想想是否还有其他办法?商业上,如果满足做跟随者,那就永远不可能超越。假若当年大宇集团不想着超越通用电气,今天就不可能有美国人来买我们的电机!”

“郑董事长,恕我愚鲁,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您谈的是什么问题?”

“当然是领导亚洲的问题!”

孙朴伊瞥了眼徐奉竹,试探说,“中国和美国的矛盾不是主要围绕着谁领导亚洲吗?这两个超级大国不会容忍其他人插足。”

“什么话?你的目光应该放的长远些。”郑智薰呷了口酒,“中国和美国是超级大国,那是指人口众多,疆土辽阔。可我们都知道历史上超级大国最后的命运是什么,罗马人曾经无比强大,最后被野蛮人贡献首都。蒙古帝国横跨欧亚大陆,最终四分五裂。中国就更不要提了,一亿多人的明朝,被几百万人的满清征服。”

“但今天的中国再次崛起。”

“你说崛起?中国早已走上一条崇拜金钱、迷信权力、道德沦丧的歧路,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危机重重。能够领导亚洲的,只有日本,可日本人战败后失去雄心壮志,又被美国人压制的喘不过气来,只满足于做美国的跟班。美国人终将离开亚洲,这一天可能很快到来,我们必须未雨绸缪。”郑智薰两眼熠熠闪光,“韩国现在的实力没法和中国、美国相提并论,但也没必要妄自菲薄,我们有五千万的人口,加上北朝鲜的两千五百万人和在美国、中国的朝鲜族人,有八千万之众,和德国差不多。如果德国能够成为欧洲经济和政治中心,韩国为什么做不到?”

他重重地敲击一下皮椅扶手说,“我们有世界一流的企业和工业、受过现代化教育的人口、强大的民族凝聚力、奋发图强的工作精神,没有理由不能崛起!”

孙朴伊吓了一跳,心说这家伙要做什么,挑战美国?这些话煽动老百姓可以,情报官员倚重的可是数据。韩国和中美两国多项数据对比,相差太远。

徐奉竹开口说,“这点我同意郑董事长。假如我们把机遇看作风险,就会束手束脚,畏怯不前。倘若克服畏惧,冲破枷锁,很可能开创一番前所未有的新格局!”

孙朴伊暗暗嘀咕这世界怎么了?疯了吗?“徐部长,您需要我做什么,请吩咐!”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必须表态。

徐奉竹又一次和郑智薰交换目光。

“我将退役,车敏珠将军接任军事情报部部长,朴槿惠总理明天将宣布这一消息!”

“为什么?”孙朴伊大吃一惊。

按照韩国政坛惯例,重要位置的人事更迭总要酝酿一阵,先取得国会反对党的支持。徐奉竹掌握很多政坛人物的把柄,朴槿惠民众支持率不高,党内位置不稳,没理由突然冒险撤换徐奉竹。倘若国会发难,她不仅会灰头土脸,甚至可能丢掉总理职位。

“因为美国人认为我亲近中国,不符合华盛顿的反华政策,需要拿走我这块绊脚石。朴槿惠总理早就看我不顺眼,正好顺水推舟。”

“太荒谬了,您和美国人打交道这些年,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是您一直反对韩国和中国军事领域合作!”

“一个月前,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哈里斯将军来首尔访问。他要求我提供韩国在中国的间谍名单。这些间谍多数是朝鲜族人,出于爱国情怀提供情报,我怎么可能把他们交给美国人?哈里斯非常恼火,当场说会让我为这一决定后悔。”徐奉竹眼中寒光闪烁,“我估计他确实想让我后悔!”

“哈里斯将军是美军有名的鹰派,他上任以来一直宣称要准备对中国战争,美国政府怎么任由他乱来?您在华盛顿的朋友呢?”

“一朝天子一朝臣,奥巴马政府任期很快结束,大多数人忙着找下一份工作,正好给哈里斯将军可乘之机。美国人的政治斗争,不比其他国家温柔,指望他们能考虑韩国利益,未免天真,只有像朴槿惠总理这样胸大无脑的女人才会做这种傻事。她徒有朴正熙将军的血脉,却没有他的眼光,真是可惜!”

“那您的意思是?”孙朴伊目光扫过郑智薰。

“我们不是职业政客,政治的事情还是留给他们去做吧。孙朴伊少校,我们找你来,不需要你操心徐部长的仕途,汉川研究会自会安排。我们需要你做一件事,”郑智薰停住话头,目光冷峻地注视着孙朴伊,好像还在考虑他是否可靠。

“请吩咐!”孙朴伊此时意识到,郑智薰在汉川研究会的地位比徐奉竹高。

“这是一个十分困难的任务,风险巨大,你必须做好牺牲的准备。”

“我愿意执行。”孙朴伊很清楚自己没有选择余地。

“可你看起来有些担心。”

孙朴伊心里一震,郑智薰比徐奉竹还不好应付。“新任部长车敏珠将军素来不喜欢我,这点徐部长很清楚。车敏珠将军接手军事情报部,势必会限制我的行动。”

“不用担心车敏珠,如果他想钻到朴槿惠的裙子下,没人阻拦他。但是军事情报部没那么容易接手。从今天起,国会批准的每一分钱都会被严格审核,不会再有企业暗中赞助,他没有秘密行动基金,我倒要看看他这个巧妇怎么调制无米之炊。”

孙朴伊暗说歹毒。作为情报官员,他深知金钱的重要。没有钱,没法收买线人,没法组织行动,没法贿赂关键人物。多数人不在意什么政治理念、爱国情怀,人类普世价值首先是贪婪,也是情报官员最愿意利用的。缺乏资金,军事情报部的所有行动都将嘎然而止。

“孙朴伊少校,你不存在资金问题,也不用担心车敏珠。徐部长已经安排你退役,从现在开始,你专门负责我们的任务!” 郑智薰伸手指着孙朴伊的胸膛说。

足球场上传来一阵惊呼,一名西班牙球员连过数人后大力射门,韩国队守门员尽管全力扑救,还是无奈地看着足球飞进球门。兴奋的西班牙球员奔向看台,高高地挥舞拳头。韩国守门员沮丧地跪着,其他球员呆若木鸡。

 

上一章节    目录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